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1)——人生的开始就是被逼婚  

2007-11-03 12:15:40|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书人的嘴总是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它里面吐出的精彩,恨的是它兴奋的时候总会口沫飞溅。

此时的说书人正值兴奋的顶点,靠他稍近的听众都不得不找东西遮脸,免得被迫做一次口水面膜。

“知道玄姬么?”

“是不是大都的花魁啊?”底下有个小个子兴奋的接茬。

“啧!”说书人眉一横,猛地一声,一大口沫喷出,底下纷纷举伞……

“乡下土包子!连大名鼎鼎的玄姬都不知道!”

“就是就是~”底下响起一片附和的嘲笑声,“玄姬可是现在风头最劲的大盗!”

“嘿!既然还有人不知道,咱就不妨再说说~”说书人坐在房梁上,把大梁一拍,“说来这玄姬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没人知道真面目,连是男是女都无人知晓!”

“噢?这么神秘?”

人群之外,两位少年独占一桌,其中一位发色稍浅,看来不像汉人。此时他正把玩着酒杯,笑盈盈的看着说书人。

“这位也是远道而来?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真因为这份神秘,官府既不知道真名有不知道长相,连通缉令也发不了,只从他留下的‘玄姬敬上’,才勉强找了个对他的称呼!”

“哈~这么厉害?”

“这说来可就太多啦!”看着底下一片期待的目光,说书的又开始重拾兴奋点。

“话说两年前,朝廷派人护送一批极品玉石去大食国,结果还没出国境,就被莫名其妙的搬了个干干净净!”

底下有欢呼声,也有唏嘘声,躁成一片。

“远的不说,就两月前吧,东北那边饥荒,官不开仓赈灾,却反过来抓捕难民。结果有天晚上,粮仓被玄姬炸了个开口,县令被五花大绑,吊在湖中心不知何时插进的杆子上!好!”

“先生,你这么直言不讳的夸玄姬,不怕招来祸端?”那位浅发少年淡淡的问了一句,眼神里却充斥着赞许的笑意。

“既然敢说就不怕!”说书人很潇洒的摆摆手,“我向来都拿良心说书,玄姬做对的是那元人的朝廷!就是得夸!”

“元人呐……先生居然现在还是用‘元人’的说法呢……”

“哟~难不成公子是元人?”

“不,不算是。”浅发少年起身向说书人行礼,“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嘿~哪有什么高姓!叫我胡爷就行!”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同桌的另一人也站起,向胡爷致敬。“我们哥俩可就是冲着您的名声,才千里迢迢的从江南赶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黑发少年闪着黑亮的眸子,向胡爷拱手一拜。

“这么拘礼干吗?呐,这两位怎么称呼?”

“我叫姬雅弥,这位是玄雅弥。”浅发少年微笑着答话。

“哈哈~真有意思!今个我心情好,再给你们说个小道消息~”

众人赶忙竖起耳朵听着。

“也不知是真是假,据说朝廷里有人找到了五代就失踪的至宝和氏璧,结果还没献上去呐,就被玄姬抢先一步取走啦!”

胡爷故意用了一种说悄悄话的方式,引得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然而连胡爷也不相信的东西,信的人也不多,只当是个笑话。和氏璧可是至宝啊,若真的被盗,官府怎会默不作声?

 

“哎……”姬雅弥晃晃手里的杯子,“和氏璧?我们什么时候拿了?龟仔?”

“当然是没有拉~”玄雅弥漫不经心的拿筷子戳戳桌面,“传说传的太远了,总会有偏差嘛~不过这不是重点~”

“的确,不虚此行。”

“喂,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回家探亲不?”

“少在一边多嘴。”姬雅弥有点窝火的将一杯酒朝玄雅弥泼去,被轻快的闪开。

“小姬~做人要孝顺~”

“前提是他们要对我好。”

“还不够好?!两年前就给你忙不迭的张罗老婆,这么好的父亲那里找哇!”

“闭嘴!”小姬操起一个碟子就往龟仔的脸上砸。

“喂~我错了还不行嘛!”龟仔只得求饶,要是把小姬激的动真格就麻烦了。自己未必打得过且不说……说不定还会被下药,这个家伙一生气什么都做得出来!

 

 

大都与两年前一样。什么都一样,也许不同的只是似乎比过去更加繁华,把不为人知的黑暗牢牢的掩盖了。要说有什么帝王是仁慈的也只能是相对而言,为了维护统治,没有一个是不会下地狱的。不过无所谓,这是死后的事了呢。

至少在姬雅弥的心中是这么想的。自己在这座城里长大,要说没感情是假的。但张大这个词也包括着太多太多不好的含义。

难怪人们总是说多子多福……哈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老爹都抽成神经质了!13岁就逼自己去相亲,15岁就要比自己结婚?!又不是种猪!而且对象还是那个……

“果然是思归心切啊……”龟仔忽然喃喃的念了一句。

哎?小姬这才从乱七八糟的回想中转过神来,居然发现自己站在自家大门口!妈呀!这么大的玩笑,谁开的!!

“从清风阁出来以后你就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就一路跟你到这儿啦~”

龟仔把手背到脑后,头上方的牌匾,银色的字迹还在微微的反着光。

“‘姬合山庄’……字真漂亮~谁写的?你娘?”

“也许吧……”自己还真没想过这种事……不。这里不是安全区域,得赶快闪。

“哎,你真不打算进去?这是你家唉~都离家出走两年了,你不想你爹?太无情了吧~”

“我哪敢想他啊……”

正说着,背后的门被轰的打开,小姬的老爹——姬夜寻,凭空出现,满面红光。

“儿子!你回家啦!”抓住小姬便拖进门里去,只剩门里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放手!!哪有父亲逼未成年子女结婚的啊!!我才不要那个泼妇!你还不如让我死!!”

玄雅弥一脸痴呆的愣在原地。

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都城新闻:姬合山庄庄主姬夜寻得独子大婚在即,女方是雷鸣门门主雷镜纹的爱女雷蕾。

“听说啊,姬庄主的儿子刚云游归来,少年有成,一表人才啊~”

“是呀是呀~姬合山庄和雷鸣门又是世交,这下亲上加亲啦~”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嘛~羡煞旁人哟~”

玄雅弥独自一人在酒楼,听着酒客们的闲言闲语,觉得事情不妙的几乎不能收拾了。原本以为他以前只是在开玩笑,不然哪有父亲在儿子十五岁时就给找老婆的?以前那次他逃了,这次还逃的了么?

还有比这更不妙的。虽然听来的都是些天作之合、天下无双之类的赞美之词,但小姬却是一提起这个被甩的未婚妻就一脸崩溃的大吼“泼妇”……天啊……真的是你作的合么?

要不要去救他?

现在烦恼的只有这一点。自己若帮忙,那么小姬一定能大摇大摆的逃出生天,但若这门亲事并不是如他口中所说的那般糟糕,而正是如人们的议论般是件好事的话……自己可不想帮倒忙呢~说实话,很想试试喝小姬的喜酒是什么感觉……

啊啊~好苦恼……

 

 

怎么倒霉成这个样子!

姬雅弥被五花大绑,像只粽子似的关在屋里,还被倒吊在房梁上以防逃走……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怎么想起来要回家的!智商都被抽干了么?真蠢!现在怎么逃啊!忽然希望自己是个大胖子,可以把拴在梁上的那根绳给拉断。

现在简直就像一条虫。任人宰割。

想到“任人宰割”这个词就浑身的不舒服。当初两家子是怎么想起来要玩指腹为婚的啊!?变态!身为子女的完全没人权啊!

还有雷蕾那个母老虎,怎么肯嫁自己?就算她想嫁,自己还不想要咧!

五岁的时候,她说喜欢小姬的发色,便硬是拿了剪刀来剪,差点把他脑袋剪了去;六岁的时候,她自作主张的爬上姬合山庄的一棵老槐树,结果掉下来,不仅压扭了小姬的胳膊,还害得他被迫闭门思过两个月;七岁的时候,在山中被蜂子围攻,她拖着小姬一起跳进湖里避难,差点把他淹死……那蜂窝还是她捅的;八岁的时候,她破坏了小姬的药方,致使他在莫名其妙中险些中毒身亡……还有更远的以后、以后……惨不忍睹的简直不能想!

什么青梅竹马!根本就是从古至今对童年最狂妄最白痴的幻想!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少扯了!!

龟仔啊!!你也不来救我!

 

与此同时,玄雅弥已经在酒楼上叹了第108声,还是没个定论……

“看!看!”

酒楼上的人们骚动起来,看样子,又有热闹。

龟仔倚着栏杆探出头。却看见……

 

<NEXT>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