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5)——迷路,在蝉林异界  

2008-01-21 14:50:04|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可波罗早早的就已经跑来了中国,人民对于外来物见怪不怪。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有个习惯古怪的占星师受到人们热烈的追随,甚至被普遍的称作:“蝉仙师”。

此时的蝉仙师,正悠闲的享受着午茶时间,她顺手的拨动了一下手边的算筹,嘴角浮现出闲适的笑意。

“有客人要来了呢~而且是老朋友……赭黄,赭灰~”

她轻唤着停落在竹帘外树枝上的两只琉璃金刚大鹦鹉。

“迎客。”

 

 

被称作“老朋友”的客人,被两只鹦鹉领着——或者不如说是她领着两只鹦鹉,熟练的穿过小庄园的走廊。似乎是带着一腔的的愤懑,水池里颇有灵气的鱼群害怕的躲在池底,试图躲避这暴躁的怒气。

“什么事,能让你气成这样?”蝉鱼用带着笑的声音,悠然的提问。

雷蕾掀开帘子,一身不吭的坐下。许久,才叹了一口气,露出异常寂寞的表情。

“雅弥他逃婚了……我就这么差劲么?我配不上他么?他就那么讨厌我?他……”

雷蕾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直到突然的停滞,她轻抿着嘴唇,勾勒出漂亮的弯曲的弧线,眼角微微的红,像一个受了伤的小孩。

“也许,你们之间本就是没有缘分的,与其强求,不如顺风离去……”

蝉鱼拨动了一下算筹,不过这只是习惯而已。感情这种事,向来不是可以计算的事……人心最善变,这是师父一直告诫自己的箴言,绝不敢有片刻的忘记,人心最难测,也最难捕捉,师父每每说到这里总会出现一瞬的寂寞表情……蝉鱼轻叹自己还不是个顶级的占星师,否则也许会如师父一般有无限的苦恼,她不喜欢伤心的感觉,即使伤心的是别人也是如此。她提起那只精巧的哥窑碎纹瓷茶壶,为雷蕾斟上一杯飘着糖香的花茶。

就这么默默地陪着她,也许是现在可以做的,最温柔的事……

 

前院突然迭起了一片躁动的鸟雀声。赭黄赭灰拍着翅,音调古怪的尖声大叫:

“找小鱼!找小鱼!找小鱼!”

原本心情就不好地雷蕾迁怒的瞪了两只鹦鹉一眼,再吵就让你们变烤鸟!

“别这么生气嘛,是有另一个熟人来找我了~”蝉鱼开心的站起来,摸摸赭黄赭灰的头,让它们安静下来。

“这个人~赭黄赭灰不怎么喜欢他,所以才叫的这么警惕……你来的时候,它们哪一次这样无理过?”

“是么……那我还是暂时回避一下……”

“谢谢啦~”

蝉鱼弯出一个有点诡异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应该好好招呼一下,不然,可就犯了门规了。”

 

 

姬雅弥的心中很郁闷。

到不是因为被玄雅弥一路拖着走过大街被人指指点点……而是,眼前的一切让他素来认为无比健康积极向上的神经有点不能接受。

就在刚才,自己还没来得及阻止,龟仔就一掌推开了这座“蝉林”的门,风风火火的往里面闯。搞什么啊,简直像强盗嘛!可是,刚走到曲桥的中央,他就被迫接受了打出娘胎以来,最旖旎的景象。

四周的空间在一瞬间,如同凝固了一般完全静止。水池中溅起的水花,也在半空突兀的静止,像一件不可思议的玻璃器皿。他想说话,但似乎连声音都静止了似的,压得他无法张开嘴巴。

一个很清澈的女声在周遭响起,仿佛不在此处,又仿佛无处不在。

“两年三个月零九天,抱歉,时间已经超过了。”

“哇……小鱼你又俘虏了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想提醒师兄你,以后就算是超过了时间,敲门也要轻一点,毕竟……”

她似乎是笑了。

“……毕竟,门也是会生气的~”

“什么?!小鱼!小鱼!”玄雅弥突然像是打了个冷颤,倒吸了一口冷气。

凝固的空间,像是在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原本被定住的鸽子,像没发生过什么一般,惬意的飞过二人的头顶,初夏的暖阳温柔的照着,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正常……

“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姬雅弥还没从刚刚的异像中回过神来,回头看看玄雅弥,终于警觉起来。

玄雅弥冷着一张脸,表情难得的严肃。

“太虚异界……”他苦笑着恢复正常,“顶级的幻术啊,小鱼……你是不是也太狠了……”

“太虚?那是什么?”

“现在没时间解释,重要的是我们要赶快想办法出去。”

玄雅弥看着小姬似乎还迷迷瞪瞪的眼,不放心的叮嘱一句:

“从现在开始,不要相信你看得见的任何出口,任何人……就算那个人是我也一样。”

话刚说完,就在小姬的面前,凭空消失了。

 

“龟仔!”

开玩笑的吧……难不成是撞鬼……

就在姬雅弥转了个圈慢慢思索的时候,前院已不知是何时忽然变了样。就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来说,左边是庄园大门,右边也是庄园大门……像中间插了一块镜子,完全对称。原本的前院消失了,只剩下被曲桥连接起来的两道门。

“这就是所谓的‘门也会生气么’……龟仔啊,我这次算是被你害死了!等我出去,一定撬掉你的壳!!”

等在原地绝对不是办法,也不是姬雅弥的作风。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怒气冲冲的推开门。

……不是的吧……还好没有一脚踩出去……

现在的小姬,正站在一道悬崖边缘,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已经够深的地方萦绕着一片雾气,看不到底,石头落下,半天也听不到回音……万一掉下去,可就是真正的粉身碎骨啊……不知和猪骨粉比起来吗个比较粉,希望是后者,心里起码还有点安慰……

回头,再试另一道门。

这下更好了……出现的是一个六角形的环形壁,每一面上各有一道门,每个门的形状大小都一样,就连门上漆面磨损的位置都一样。小姬略思考了一下,纵身跳上墙头。只见无数的六角环形壁连接在一起,像巨大的平面蜂窝,绵延开来,看不到尽头。而每一个六角格子里,都有一模一样的六道门!而刚才走过的曲桥,哪里还有影子?

看来这迷宫是不允许自己偷懒了……小姬愤懑的跳下来,挑了一扇门,在心里暗数了一二三,然后推开……

眼前是金色的沙滩。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着远处深蓝色的海平线,想要把灵魂吸走一般迷人。不远处三三两两的沙滩凉椅以一种脱离物理常识的状态斜放着,凉椅上的奇怪生物正悠闲的喝着茶。似乎是感觉到了小姬的存在,其中一个回过头来,它硕大的脑袋上镶嵌着两个棉花柚一般的大眼睛……他举起软绵绵的章鱼一样的前肢,做了个似乎是问好的动作,不知长在哪里的嘴巴悠悠的开口:“Excuse me,can I help you……”

嘭!!!!

小姬猛地关上门,用背顶住,大口的喘着粗气。

人生呐……刚才那是什么?!

惊魂未定的小姬,用还有些颤抖的手,又推开了邻近的一道门。

这次是望不到边的黄沙。炙热的阳光仿佛要将人的皮肤烤出皲裂,面前是那座狮身人面像,胡子还在……等等!狮身人面像这个词哪来的啊,太扯了吧!小姬刚想退回去,背后的门已经不见了踪影……沙丘的另一边,雷吼一般的古怪声音卷起滚滚的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这一支浩荡的狗头人军队接近了狮身人面像,并且还在不断地向这边移动,小姬才提起快崩溃的最后一条神经,快逃啊!妈呀!!这些都是啥玩意儿啊!!凄惨的狂奔着的姬雅弥简直要悲哀的哭出来,龟仔!我恨你啊!!门!门!门在哪里呀!小姬想也没想,跑到狮身人面像下的一个缺口,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好暗,但有光亮。耳边一片片不间断的“嗨咻”“嗨咻”,身下摇摇晃晃的,还夹杂着水声……该不会是到了船上?小姬抬起头,模模糊糊的看到有个人向他走来。

“你好,请问……”

那个人伏下身,小姬这才看清他的脸。已经腐烂的肉质勉勉强强的挂在已经灰白的颊骨上,泛黄的眼珠在肮脏的眼眶里毫不在意的摩擦着,不时地带出一两条叫不出名字的小虫……姬雅弥当场就愣在那里,半天也冒不出一个字。那人也看着小姬,忽然,对着小姬喀啦喀啦的笑,船上的其他人也停下手中的活计,集体转过头来,对着小姬嫣然一笑……

小姬基本上是一边颤抖着,一边古怪的笑着,一步一步地,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慢慢后退,退进了身后的一道门里,当他关上那张恶梦一般的门时,原本的木门已经变成了沉重的石门。而背后,非常不意外的传来了敲叩的声音……

这是一个密室,四周的石壁上刻满了离奇的花纹和看不懂的文字,而前方的一座石基上,放置着一个装饰的异常华丽的箱子。之所以称它为箱子,是因为小姬的潜意识里实在不愿承认那更像是个棺材……敲叩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转化为了击打的声音,忽然轰的一下,棺材盖被整个掀开,一个全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的人形从里边坐起来,开始慢慢的解他脸上的绷带。干瘪的脸一点点地露出来,还发出像撕胶带一般的声音,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终于解下了脸上的所有布条,干瘪大叔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吐出一堆尘土,用一种幸福的表情看着小姬,“噢~真舒服,你都不知道里面有多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姬转过身,几乎是催动了全部的内力,一掌打碎了石门。在石门碎裂的瞬间,一束强光射来,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当他再次恢复视力时,已经站在了一片美丽的野地里。不远处,一只穿着衣服的绿色妖怪牵着他老婆的手,在野花烂漫中浪漫的奔跑,奔跑……背后追赶他们的中世纪农夫举着铁锹和粪叉,也十分有活力的奔跑,龇牙咧嘴的奔跑,奔跑……

神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流连于各种异世界中的小姬,在各种门之间不断穿梭……晕头转向,要死要活……当他告别了一只身长超过猛犸象的大猩猩,陪他吼完“beautiful”以后,疲惫的推开门,原本已经麻木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他又回到了对称的曲桥中央。

 

怎么?怎么会的?又回到了这里?

姬雅弥逼迫自己做深呼吸,想要让疲惫的情绪缓解。仔细想想,这件事实在是有太多不对劲的地方。

 

“从现在开始,不要相信你看得见的任何出口,任何人……就算那个人是我也一样。”

 

等等,如果从空间停止的时候这个幻术就已经开始,那这个时候的龟仔也是假的咯?这样的话,这句警告的话也是假的?可是,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半真半假,到底,在这个幻术里,什么才是可以相信的?

幻术……

幻术?

姬雅弥终于醒悟过来,没错,这是幻术,也就是说,一切都不是真的,看得见的出口不是出口,最不像出口的才是出口!

他走向一边的门,推开。眼前是万丈深渊。

“大都哪来的悬崖,所以就算是掉下去也死不掉……”

姬雅弥对着崖底大吼一声,纵身跳了下去!

 

“拼了!!”

 

 

下坠的感觉那么真实,真实的不像话……

《雅弥》是不是五章就可以完结了?

刚想到这里,小姬就落入了水中。这也是幻术么?不!谁信啊!没顶的水让他无法呼吸,真实的压迫感,难以形容的熟悉的感觉,这一切,都不是幻术啊!

一只手,拽住姬雅弥的衣领,将他从水中拉起,接着搀扶着他,将他放到干燥的地面。

姬雅弥睁开朦胧的眼,逆光的地方,有个人影,跪坐在他身边。

浅灰色、自然卷的长发,专属于色目人的灰色眼眸……阳光从她的身上倾泻而下,落在姬雅弥被水浸透的身旁。似曾相识的声音,柔软的像一场浅眠。她伸出修长而白净的手,拨开小姬脸上快缠进眼睛里的头发。

 

“你好啊,我是蝉鱼。”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