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6)——加量……不加价  

2008-01-28 15:35:28|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姬雅弥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他把头别向一边,试图平静心中异样的感觉,谁知刚一转头,神志立刻就清醒了。

玄雅弥和他一样,全身上下滴着水,坐在一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想也没想的,扬手就给他一下!可是有心无力,还没得手,便被对方轻松的挡住。

“小鱼啊,建议你把整个蝉林的水全换了,这泡过小姬的池子,怕是三五年都不能养鱼了。”

“嘻~养是能养,只是……三五十年后,这池子里出的不是仙,而是一群妖精了~”

妖精……

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最近不祥的预感这么多啊!但这次和以前有点不一样,是让小姬每一根汗毛都卯起来的熟悉。

玄雅弥说着说着,忽然停住。空气的节奏被另一个声音取代。

 

“落雷式。”

 

一把剑从天而降,向着小姬的脑袋直插而去。姬雅弥用脚钩住桥栏,向侧一滑,避过了直接攻击。那把剑插入桥面,震出了雷击一般的裂痕,这还不够,剑尾连着的锁链牵引着剑身将它拔起,原来的曲桥,竟从这里被硬生生地破成了两半!

姬雅弥就着避开的速度,顺势站起,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泼妇!你到底想怎样!”

锁剑在空中划了一道弧,重新落回主人的手里。

“当然是想要宰了你!破雷式!”雷蕾扬手将剑掷了出去。

玄雅弥将剑一掌拦下,在腕上绕了两圈,牢牢捉住。

“你应该就是雷蕾吧?”

“是又怎样!”锁剑的两端被两个人把持住,奇的是,竟然谁也拉不动谁……

“放手!我要杀的是雅弥这个混蛋,关你什么事?!”

晴空,仿佛闪过一道霹雳。

“怎么不关我事~这叫爱护动物人人有责,况且,他是我的现任搭档,要是袖手旁观,岂不落人笑柄?”

“哼,你都知道什么啊!雅弥这只该死的瘟鸡犯的罪,杀他十次都不够抵!”

咔啦,晴空,又闪过一道霹雳。

“唷~他犯的那都是哪些罪啊?什么都不知道的是你吧~还有,既然身为一个女孩子,说话的时候就不要带那么多没水平的脏字,很没教养唉~”

“这,这需要你管啊!我偏要说!”雷蕾几乎是气得红了脸,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和她这么说话!

“雅弥是我所有认识的人里面最龌龊最卑鄙最无耻最不是男人的胆小鬼!!我就是要说又怎么样!你难道能……”

“闭嘴!!”

晴空,真的在霹雳。

“那又怎样……逃婚又如何?你应该想想不够格的人是不是你!有事没事那着一把怪剑到处乱砸,你把小姬干掉也就罢了,刚才小鱼也在场,你万一失手伤到她我就杀了你,反正世上留你一个也只会徒惹风波……”

“师兄,你这么说可太过份咯。”一直安静着的蝉鱼,语气里有明显的不悦。

“哼,过分也罢,谁让她这么轻松的就惹火了我。”

 

“还是算了吧。”姬雅弥叹了一口气。

 

“……”

“原则上,我是不打女人的。”

“少装绅士!我是不会怕你的!”

“的确,”龟仔露出赞同的表情,“绅士风度根本没用吧,否则你会被从小欺负到大?”

此话一出,庭院中顿时一片沉寂。老大……你到底在替那一边说话啊……

“谁说女人不能打的?一下击到位,让她失去行动能力不就行了?”

……难,难道说……

“都提示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明白?要不要我帮你啊?”

“不太好吧……”

“你啊~天生就是被宰的命~~”

话音未落,玄雅弥不知是怎样的闪到了雷蕾背后,对着后颈,毫不犹豫地一切。还没反应过来,雷蕾已经一声不吭的倒下了。

 

气氛有一点抑郁。

蝉鱼冷着脸。以前,也被他这么打过,说什么男女一样殴,其实还不是手下留情……

姬雅弥心中很是感动,这两年来从来没这么感动过!

“龟仔……你以前怎么从来没为我说过这么多好话?”

“哦?是么?”玄雅弥朝小姬摆摆手,“其实不算是为你说的啊~”

“啊?”

“谁让她骂你的时候一直‘雅弥’‘雅弥’的叫,感觉上我也一起被骂了啊!否则我没事生气做什么?”

“……”

 

 

安置好雷蕾后,像一般的RPG一样,该是新成员加入,组队做任务的时间吧……可是,真的有这么容易么?

 

蝉林的内院还是很漂亮的,一色竹制的各种设备,发自心底的说不出的舒服。

“小鱼,这次来找你主要是……”

“我早就知道啦~是找和氏璧吧?”

“不愧是小鱼,聪明~”

“聪明又怎样?这件事我可帮不上忙。”

“唉?!!”

小姬和龟仔几乎是同时喊出来,不是的吧!那我们折腾到现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不用那么惊讶~如果要占卜一件物品在哪里,那是神才做得到的事,所以,我几乎帮不上什么忙。”

蝉鱼微笑着咽了口茶,小姬和龟仔的失望她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多折腾他们一下会多有趣啊~

“但是……”故意拖长了音调。

两人连忙竖起耳朵听。

“有一件东西可以做到这件事……”

“小鱼呀!拜托你一句话说完~please!”

“这件东西呀~”蝉鱼笑眯眯的又咽了口茶,“就是师父的罗盘。”

 

今天的晴空……怎么这么多霹雳……

 

“三年一个月零七天。师兄,我不得不提醒你,伽倻她也会用太虚异界……小心了~”

“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小姬推推身边面如死灰的龟仔……

“哎……”

龟仔脸上充斥着壮烈的表情,缓慢的抬起头。

“这是门规……如果同门两年以上没有相见,见面必须开打,直到一方战败为止……”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规矩……”

“还有更变态的,三年以上未拜见师父者,将接受师父本人的亲自招待……”

“啊……”

“呵呵~罗盘……真的能活着借到么……”

 

五月的天空,不知怎的……飘起了雪……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