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雅弥(8)——大都的访客  

2008-02-11 15:05:54|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旁的茶棚里,蝉鱼正在给两个经卦白痴补习。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蝉鱼拿着一节枯枝,在地上画出八卦符号。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易经》六十四卦皆由八卦两两相重组成。八卦起源于原始宗教的占卜。八卦主要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四象为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四象表述空间的东西南北,时间的春夏秋冬。任何一组矛盾加中心,就构成为三才。天、地、人既为三才,又在四象的上,更进一层,又增加了阳明、厥阳两面项,它与四象组成六合之说。四象若加圆心就构成五行之说,南方为火,北方为水,东方为木,西方为金,中间为土。六合加圆心称为七星。四象通过‘一分为二’的切分,又构成八卦图,先天八卦方位表示为: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兑东南,巽西南,艮西北。八卦加轴心称之为九宫。配九宫数为乾九,坤一,巽二,兑四,艮六,震八,离三,坎七,中央为五……”

“拜托啊小鱼……请说得再简单一点好么……”

龟仔坐在一边,痛苦的捂着脑袋,听得要死要活。

“我生来就没什么道学天分,小姬也是半斤八两……求您了,伟大的占星师蝉鱼姑娘,饶了我们吧……”

“唉……好心当成驴肝肺,现在多学一点,到了师傅那里说不定还有办法应付……师兄,你该不会真想英年早逝?”

“比起学这个~我宁愿早逝啊~赖活着不如好死!”

玄雅弥把头瞥向一边,却看见小姬像着了道似的,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图案。他伸出手,在小姬眼前晃晃。

“不会是中邪了吧……”

“……嗯,啊?”小姬仿佛这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如何在一个月之内成为风水大师?”

小姬瞪了龟仔一眼,点了一下地上画着的离卦,“我以前看过这个符号……”

“梦里?”

“……不,在一个人脸上。”

小姬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脸上比划着。

“嗯……就在左眼下。那刺青的颜色好奇怪,又红又绿,当时我还以为我突发性色盲……”

“你在哪里看到的?”玄雅弥忽然收敛了笑容。

“就在我爹房里,那天他说有朋友来访,却叫整个内院的人全部退离,我好奇来的会是什么人,所以就去偷看……那个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可是好厉害!我还没听到几句就被他发现,刚反应过来,就被他捏住脖子钉在了墙上……”

“后来呢?”

“后来?我决定好好练功天天向上!”

龟仔毫不犹豫地劈了小姬一巴掌。

“你干嘛!?”

“这我不知道,就是想打。”

“你!”

“但你知不知道,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个这样的人……”不冷不热的口气,成功地阻止了小姬快拍到自己脸上的毒粉。

“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个,不过……”玄雅弥指指地上的图案,“同样是左眼下,但是那人的脸上刺的不是离卦,是乾卦。”

“乾?”

“嗯,那是……大约三年前,我刚刚拜别了师父,开始所谓的江湖之旅。途经江宁,在一间客栈遇到了那个人。那人好奇怪,看见我,张口就问我是不是叫雅弥……”

“唉?他是谁?!”

“鬼知道啊~~我当时还没什么防人之心,就承认了,谁知那家伙又盯着我看了好一阵,看得我鸡皮疙瘩直掉,最后竟然摇着头说什么‘姓玄?不……不对……你怎么能姓玄呢……’”

“啊?难道世上叫雅弥的这么多?不至于啊……我也不认识这种人啊……”

“唉……虽说在客栈里他是没有对我怎么样,但是,出了客栈后,他就一直跟着我,一直跟到大明湖……”

“变态啊,那么远……”

“最后我忍无可忍,虽然知道打不过他……”

“打不过?他有多厉害?”

“……不好形容啊,最后我被他打落湖里,差点淹死……还好他算是有良心,把我捞了上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玄雅弥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就算现在,我也没什么能强过他的自信~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点儿都不错~”

“我倒是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有八个。”蝉鱼说得很肯定,另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笑起来。这样的人,一个就够麻烦了,还来八个?要是有八个,江湖早被掀翻了,哪还能平静到现在?

“他们都有卦象刺青,可见一定有关联。而且,这种刺青不是偶然,既然有其一,必定也会有其他的,否则,就达不到平衡调和。”

玄姬相视而笑。

希望这不是真的……

但是,也绝对不假。

 

远处的尘烟像悄然涌起的涟漪,两匹快马一前一后飞驰而来,在掠过的地面划开一线轨迹。小小的茶棚,又迎来了两位客人。

只是,这两位客人一出现,就立刻吸引了三位先来者全部的注意。

一男一女。男子左眼下刺着震卦,女子则为兑卦。年纪都很轻,大约只有十六七岁。

雅弥三人不动声色的转过身,背对着这两人,暗地交换眼色,皆是压抑不住的惊讶。那对男女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坐下,安静的喝茶,之间并无任何交谈。喝完茶,留下茶钱,两人立刻翻身上马,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停顿,毫不拖泥带水。

直到轻捷的马蹄声又远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茶棚里,玄姬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一阵大笑,蝉鱼则抿了一口茶,苦笑着摇摇头。

“还真让你说中了!!”小姬冲着蝉鱼灿烂的笑,也不知是真的想笑还是极致的悲观……

“哈哈~~真的会有八个呀~~哈哈~~”龟仔则是笑得冒出了眼泪。

茶棚主人则是一脸惊慌的远观着,一头雾水的看着这群人又哭又笑……

“不过~现在倒是有点想去查查这群人的来历……不知他们和师父比起来,那一个比较可怕~?”

“不过……”蝉鱼思索了一番,安静的开口,“看他们的方向,似乎要去大都啊……”

三人一阵沉默,有太多的可能可以思索,但都是不敢想的结果。蝉鱼排开算筹,认真地在演算什么……

“如何?”

“……不是凶相,但是和我们有关系。”

“这是什么意思?”

“不清楚,不过,既然非凶相,就无需担心那么多,该来的,到时候就会来的,顺其自然吧~”

“也好~……还是得去找师父啊……”

小茶棚的气氛,再次阴沉起来……

 

 

大都的夜晚,一半优雅一半热情,像绝顶的葡萄酒,醉人心神。

清风阁的屋顶上,聚集了八个影子,那白天路过茶棚的男女也在其中。

女子轻声地询问同伴:“震,我们白天在茶棚看见的那个人,长得好面熟啊……”

“不会吧,是你太敏感了~”

女子本来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其中一个人拍了拍手,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我们这次的首要任务,就是寻找少主,将他平安带回,其它的所有一切,都必须在这项条件之下。”

“明白。”整齐而清晰的和音。

“还有什么疑问么?”

“有,”刺着兑卦的女子上前一步,“少主长得什么样?”

“不知道,但是应该和主人长得很像,最重要的,不要忘了少主的名字……”

“明白。”

“那好。兑,离,震,你们三个往江南;巽,艮,坤,你们北上出雁门关,坎你留守大都,散会。”

屋顶上,八个身影,在瞬间又消失无踪了。

屋顶下,胡爷悠闲的吐了一口烟,“这些个臭小子……”

“跺房顶的时候那么大劲儿,想压死老头子么……”

 

 

静谧的皇宫,附着与庄严毫无关系的悄无声息。

失眠中的十一皇子百无聊赖的躺在长椅上,脑袋底下枕着一堆书,地上散乱的堆叠着诸如论语、孝经之类的官方名著……

“文言文……文言文……还是文言文……”

胡乱摸索着,又扯出一本易经。翻了几页,却是一声苦笑。

“《易经》第一卦,乾,乾为天,乾上乾下;乾:元,亨,利,贞。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再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呵~~为什么有人看着这种东西就能悟出一部《降龙十八掌》来?匪夷所思……”

再往后翻几页,笑得更苦了。

“《易经》第十卦,履,天泽履,乾上兑下……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安民志……唉……为什么有人看这一段却能悟出一件神兵来……古人,真不是人啊……”

易经也被干脆的扔到了地上。

 

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拾起被丢弃的易经。

“又在想家啦?”

“既来之,则安之。想也无用,徒劳的事我向来不屑做。”

雷涟没有接下去,只是微笑。

“玄姬呢?”

“何必问我?你不是已经把他们派去寻宝了?”

“寻宝……哪里有宝可寻啊?你真的以为和氏璧是宝贝么?”

“……此话怎讲?”

“所谓和氏璧,不过就是一块玉石罢了,但是,落到不同人的手里,它就成了不同的东西。在皇室手里,它可以是世传国玉玺;在政敌手里,它可以是叛国的罪证;在黑市里,它可以价值连城;但是,如若落到了外行人手里,它就可以一文不值……”

“那么~你为什么又想要它?”

“……自有我的用途。”

“是么……”

雷涟翻开手中的易经,随便应和着,眼神中带着荒唐的犹豫。就算是易经也解释不了的犹豫。

“孟羽,你相不相信有神?”

“当然,否则,我是怎么来的?”

“……这样啊……”

“怎么了,雷涟?”

“没什么……只是想来提醒你,最近的大都不太安份,你要小心一点……”

“……哈~你又知道了什么?”

“不,这次反而什么也不知道,纵然是从胡爷那里得到的消息,也有八成不可信,只能说,这是预感到危险的直觉吧……”

雷涟走出屋子,抬头。月光如沙,细细地穿过树影,撒到眼睛里,疼。

到底是怎么回事,胡爷为什么越发得不肯说真话?

闭上眼,砂子在眼睑里摩擦,疼痛传进脑子里,无法思考……

“雷涟,不要想那么多,就当是错觉也好,随它去吧。”

“孟羽……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说吧~”

“什么是降龙十八掌?”

“啊?”

“我进门前听你自言自语的时候有说啊?”

“……呃……这个……虽然不是我胡邹的……啊不,的确是我胡邹的……啊……这……”

这该怎么解释呢……

 

原本光洁的月亮,硬是滑下了一滴汗……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