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番外——预想旅行(1),狐狸少年  

2008-03-30 21:51:08|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干干净净的,落满白白的棉花糖,嗯,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玄雅弥躺在一家酒楼的屋顶,嘴里叼着狗尾草,,身体伸展成一个“大”字,幸福的晒着太阳。

前些日子刚被那个怪人丢进大明湖……唔,看来自己很有游泳的天分嘛~在里面扑腾了好久都没淹死,虽然最后还是被他捞上来的…运气真的不怎么样呢,刚下山就碰到这种事,背透了!

狗尾草茎被一点点地嚼碎,涩涩的味道。

从长白山出来,条件反射的就奔去了江南,却忘了顺路来这大都逛逛。不愧为一国之都,比起江南的温柔雅致,更添了些许王者的贵气和豪放,所谓不拘一格的严谨,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

楼下的声音毫不客气地传播到屋顶。有醉鬼的疯言疯语,也有无聊到类似八卦的闲谈……证明了世上长舌的不只有妇人这一个品牌而已。

“听说了么?姬合山庄少庄主似乎要成亲啦。”

“哟~是哪家的千金?”

“八成是雷鸣门的大小姐,这下又有得热闹啦!”

“你就扯吧你!你当我们傻啊,姬少庄主才十五岁,就成亲?蒙谁啊?!”

“真的真的!你们别不信啊……”

“嗬~好!咱们就赌一把!说,压多少?!”

原本就不正常的八卦内容,在喧闹声中忽然又演变成了一次小型赌博。

真吵啊。

玄雅弥咪咪眼,在屋顶上翻了个身,轻扯嘴角,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

雷鸣门,是近二十年前超越了铸剑山庄的伟大存在,短短十载,武器行分号就开满全国,实在是有钱!但更主要的是,雷鸣门卓越的铸造技术,总结了前代的许多技师,并自成一格,别人学也学不来。门主雷镜纹嗜剑成痴,更是把每一件兵器当作艺术品来打造,“禅月”、“蕾雨”,“回风”、“镜虫”等等皆是雷鸣门不外卖的宝贝,再有钱也没门!与此同时,门主性情古怪,阴晴不定,开心的时候,甚至会为叫花子免费打造神兵,不高兴的时候,就算对方位高权重也会想尽办法推托……实在是个……好玩死了的门派!

玄雅弥开心的简直要控制不住地笑出声。神兵……神兵!既然到了这里,自然要去雷鸣门观光!不然岂不是太可惜了?禅月,蕾雨,镜虫……镜虫不就是门主雷镜纹的佩剑?哈,不说天下第一,起码也是排名前几位,这样的风景,若不看,简直是白来大都一趟了!!

 

 

日向西沉,宣告着又一个白天的结束。道路上挂起了绵延的灯盏,红红白白,在整个城中蜿蜒,像一条无意吞食的长蛇,只是衔着自己的尾巴,每一个颤动的光点都是它身上名为大都的最美丽的鳞。直到三更,仍不愿归巢……

“睡的人很多,不睡的人也很多~”玄雅弥又转着圈跳过一处屋顶间衔接的裂缝,抬头,雷鸣门坐落在前方不远,已是漆黑一片。

“看来雷家的家教中有规定早睡早起~”

轻巧的从屋顶落下,街道寂静无声。玄雅弥不知道,这么的安静是有原因的。

雷镜纹素来好静,可不夜的大都怎么愿意放过他?不堪忍受的积怨在过去的某一天得到了彻底的爆发。传说,那天晚上,有人不知死活的在雷宅附近练习吹吹打打,直到二更也不停歇,附近的住户怨声载道……结果绷断了雷镜纹最后一根忍耐着的神经,他带着镜虫忽然从天而降,落在那群噪音源面前,镜虫里冒出了许多发着光、凄厉的惨叫着的妖怪,把雷宅门前彻底的夷为平地,所以至今再也没人敢入夜之后在雷宅边发出一点声音……不过流言终究是流言,是否全部可信也未可知。但是,玄雅弥还是觉得,这里实在是,安静得有些过头了。

他困惑的用脚滑过门前石板路上模糊的刮痕,光滑,却又锋利,像是被什么烧过。上方,是写了“雷鸣门”三个大字的匾额,苍劲有力的字体,在月光下反射着银灰色的光。颜色暗淡的大门,竟是用寒铁镶边,冷色的调子,充满令人肃而起敬的威严。

而玄雅弥更多的感觉是:有钱!

而且,也非常大胆。

附近一点声音也没有,连庄园里也没有传出一点声音,难道这么大的地方不需要守门或者是巡逻?再怎么大胆豪放,这是不是也……太异常了?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觉得想也无用,干脆翻过了围墙。

这一跳不打紧,落地时居然踩到了个软软地东西。

人?!被玄雅弥踩到的是个下人模样的年轻女子,玄雅弥一惊,匆忙去试探她的鼻息。还活着,只是被迷晕了而已,不过这迷药的药效真不容小视,被踩到也不会醒过来……有点危险呢,不过……这样就更好玩了~他笑了,像狐狸一样可爱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之中,添了三分很久没有过的警惕。

小心地穿过一个个走廊,不时地能够看见被迷昏的侍从,但是他们都被扶起靠在墙边或梁柱上,并非胡乱的瘫倒在地面。所有人都无性命之险,只是迷药的效力太强,他们全都变成了可以忽略的路边石。
究竟是谁做的?

贼?不像啊……有哪个贼会好心到迷晕你还把你安置好?灭口行动?更不可能……有哪个杀手是只灭屋主人不灭下人的?

正想着,右边突然传来微小的骚动,玄雅弥立刻窜上房梁,身体紧贴在墙壁和屋脊的夹角里,屏息凝气。昏暗的光线下,一身黑衣的他就像是融进了黑暗,叫人难以察觉。

右边的转角处,缓慢的出现了一个身影,因为是俯视,看不见他的脸,只看见那一头在黑暗中特别显眼的浅灰色长发。

那人在玄雅弥的下方略一逗留,又转身离去了。

确认安全无误后,玄雅弥从房梁上跳下来,又开始再次警惕起来。

那个人是谁?

他到底想做什么?

玄雅弥转向右边,小心地追了上去。

 

那人古怪得很,倒也并不伤人,只是一路畅通无阻的把遇到的人全都悄无声息的放倒。脚步不紧不快,越绕越深,路线很是熟练,仿佛这里本是他家一般……不,哪个人会无聊到半夜三更在自家玩这种游戏?傻哟……
穿过一片疏落的梅林,这里……说实话,像极了女孩子的地盘。

等等……迷药,半夜三更,作案者性别男,女孩子的房间……

玄雅弥看着哪个人轻手轻脚的进了那间很貌似的闺房,和上门。

采花贼!

原来是采花贼!真是好大胆好嚣张好潇洒的……采花贼,玄雅弥不悦的皱眉,虽然这不管自己的事,但是摆在眼前,怎可不管?!

消灭采花贼人人有责,采花?采叶也不行!

 

玄雅弥运功压低脚步,无声无息的接近了屋子。

整个庄园的灯全熄了,光线暗淡到极点,但是,透过没和好的门缝,那人的背影却像是在释放淡淡的光。只见他打开一个小瓶子,用手指蘸了,慢慢的伸向床榻上安睡的女子。

玄雅弥捏起一片落叶,运了两成力,隔着纸窗向屋里打去。叶子擦过那人的肩,钉在一侧木质的柜门上。

那人的挨了一记,没敢出声,停下了原本想做的事。

快闪!

玄雅弥转身立刻就要逃,忽然间背上像是被草芒撩了一下,顿时头晕眼花,半跪在地上。前方传来清澈又刻意压低的声音。

“你是谁?”

“你又是谁?”

“干嘛告诉你?”声音是上扬的不屑。

哈~好拽的臭小子,玄雅弥愤愤地抬起头,看着这位没能得手的“采花贼”。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年纪居然和自己差不多大,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那人也不悦的歪歪头,脸上的表情在逆光下看不清晰,但那微光中的轮廓确是漂亮得很,配一个采花贼,似乎太过分了……淡灰色的头发辫的乱七八糟,貌似纠结在了一起,却不可思议的和谐……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玄雅弥,周围的空气中,有淡淡的药草的苦味。

“我再问一遍,最后一遍,你——是——谁——?”

“干嘛告诉你?”玄雅弥学他刚才的口气,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但重复完又觉得后悔,为什么同样的话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就变得这么娘娘腔……

那人明显是愣了一下,他双手环胸,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玄雅弥。

玄雅弥被那种无形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舒服,头疼,好晕,不过感觉起来不是强力的毒,作用只是要准备开溜的自己停下而已。

“你也不过是个采花贼而已,问东问西,我又不是你同行!”玄雅弥极力的克制着越来越强烈的晕眩,不满的抗议。

“啊?采花贼?你当我是采花贼?!”对方突然提高了音量,大声地反驳。

“怎么不是?半夜三更到女孩子的房间里动手动脚,这不是采花贼那什么才是?!”

“总是我被别人采,我还没采过别人呢!而且,就算采我也不采那个泼妇!!”他很生气地一把揪住玄雅弥的衣领,大声地说,“这里就是我半个家,谁会蠢到半夜在自家玩这种笨死的游戏!”

“那人不就是你嘛~~”

玄雅弥忽然玩心大起。这个人欺负起来好有意思~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但还是忍不住……

老实说,这家伙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背后的屋里传来了不和谐的杂音,糟糕,这个傻瓜嚷嚷得这么大声,把人给吵醒了!头晕之类的都暂时抛到一边,玄雅弥拖住面前的这个小小“采花贼”,走为上计,开溜!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