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番外——预想旅行(2),玻璃脸酒鬼  

2008-03-30 21:59:54|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不知自己的轻功在偌大的江湖能排上第几,但如论起逃走,是谁也追不上的神速!!

玄雅弥一手拖着人,助跑几步,猛然跃起,在屋顶之间漂亮的划出几道弧线,迅速逃逸。不消一会儿,两个人就稳稳地落在了围墙外。

“哈~看来本事还没退步嘛~哈哈……”玄雅弥开心的轻笑。

不过想偷偷看镜虫的初衷是毁灭了……被今晚这么一闹,以后也难有机会了吧,可惜呀……

“……你的轻功真好……”

一边的人沉默了好久,忽然淡淡的开口。

“怎么?羡慕了?也是阿~做你们这一行轻功很重要的,不然被发现时……”

“都说了我不是采花贼!!”

他一瞬间又火了,恶狠狠的瞪着一脸贼笑的玄雅弥。

“好啦~开玩笑的……”玄雅弥立刻又换了一张极其友善的脸。

“其实轻功好都是被逼出来的,以前老是被师父追杀,所以只能拼命练轻功,不然逃不掉啊~~……”头又开始疼了,手轻轻扶住额头,难以忍受的晕眩……对了,自己没事跟他说这些干嘛,一定是中了毒的缘故……

接下来,一个巴掌落在玄雅弥的脸上。

愣住了,思考有一瞬间的停止。

“解毒。”清澈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淡漠,飘然渐远。转过头,只看见他的背影慢慢离开。“我姓姬,有……还是算了……”

什么算了?

玄雅弥摸摸被打的脸,看着他消失在四更的黑暗里。

头不疼了,也不晕了,刚才那一下似乎真的是在解毒。

姬,姬,姬……姬?

玄雅弥噗的一声,忍不住笑起来。什么嘛~最近也太背运了,这大都和我犯冲么?人生的第一个耳光就这么被人随随便便的甩了,还是个男人甩的!

 

阳光,好东西。滋生万物,杀菌消毒,同时,也可以让人方便的发现无意中的目标物。

鬼栈。

酒馆的名字。这名字起得实在是……囧……

不过,从这家酒馆里飘出的香味却是货真价实的诱人,勾得肚子里的馋虫一蹦一蹦的,实在是受不了~决定了!早饭+午饭+晚饭就在这里解决~

玄雅弥满心愉悦的迈进“鬼栈”的大门,冷不防的,一个酒坛从里面飞出,完全没反应,只是条件反射的拿手臂去挡。空酒坛在撞击下碎裂开来,在玄雅弥身上划出了细碎的口子……

“客官!您没事吧客官!!”一脸憨厚的店小二急忙奔过来,一脸惊慌。“您受伤了么客官?!实在对不住,我立刻就请大夫来……”

还没跑出大门,店小二就被玄雅弥揪了回来。

“嘘,安静……”

地面上满是酒坛的碎片,空荡的店,一侧的桌上堆满了尚未开封的酒,除了伙计之外,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位俊朗的青年,他坐在一张桌上,捧着酒坛,眼神微醺,却掩盖不了依然的神采飞扬。

另一个……背对着自己,,正在猛灌着一大坛酒。他灰白色的长发束在脑后,依然是那么惹眼。

“实在抱歉啊客官,今个你怕是要去别处了,这里已经被掌柜和姬公子……”

还没说完就被玄雅弥捂住了嘴。

那位年轻的掌柜已经注意到了玄雅弥的到来,对他友好的微笑示意。而另一位还在毫无知觉的灌酒,这种喝法不会胃穿孔么?玄雅弥有些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担心这个小家伙,单纯的出于同情心么?

又一坛被倒空了,他似乎是习惯性的,把空酒坛朝脑后一丢。

没听到应该有的碎裂声,浅发的少年回过头。

那张脸上满是微醉的红晕,微闭的一对丹凤眼淀满沉沉的烟,抑郁,又困惑,竟给精致的面容平添了几分憔悴。平滑的眉角有隐约的不悦,因为接住了酒坛的来人脸上挂满了熟悉地、狐狸似的微笑。

“又是你。”

“怎么?受害人好像一直是我啊~”

“……”

“闷酒喝多了?你似乎醉了哦~……”

“胡说!我没醉!”

“呀~耍酒疯么?要我说,就算你现在是清醒的也喝不过我~”

“我不信。”

“不信就试试~”

一边的老板忽然笑起来,他把酒坛子往桌上一搁,“好!现在没我的事了~小兄弟,你今天就赔小姬好好的喝到醉死吧,你们的酒钱,我请了!!”

“那可真是谢谢了~”玄雅弥脸上堆着微笑,心里却在犯嘀咕。好奇怪的大叔……“喝到醉死”?难怪这里叫“鬼栈”,酒鬼专署的客栈啊……

酒,是陈年的雷雨。

酒如其名,浑厚有力道,却又有青涩缠绵的后劲,像极了春日的雷雨。

尤其,当这些好东西冠上毫不附加条件“免费”二字时,就会变得更加销人魂魄。

“托你的福啊~小姬~”将新的一坛开封,玄雅弥拎起酒坛向对方致敬,“如果今天不把你灌到死,可就辜负了掌柜的一番美意了~”

“你叫我什么?”

“小姬呀~”

“什么小鸡鸭……你那么有信心把我放倒?不要小看人。”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浅笑,斜眼看着玄雅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玄雅弥回应的笑容中夹带了一丝邪气。

小姬……小姬~~好玩的家伙,我算是蹭上你了!

拎着坛子的手上抬,仰头,一坛雷雨,以及其优雅又粗犷的方式被全心全意的享受。小姬呆呆的看着玄雅弥,直到绽出一个没有谁能察觉的苦涩笑容,重新把心放回了醉生梦死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好冷。

玄雅弥翻了个身,却有水进入了鼻腔里。水!?所有的睡意和酒气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玄雅弥借着由窗外射入的微光,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水牢里。

水不深,在坐姿时只到胸口。水算是很干净,里面居然还种了莲花。

玄雅弥歪歪头,靠在自己肩上的小姬还没醒,自己的手腕依然被他牢牢的扣着,已经痛的麻了。

让我想想啊……一开始只是纯粹去蹭酒喝,喝着喝着酒开始认真地和小姬拼上了,结果没想到这小子胜负心太强,自己中途想走人,可他硬是抓住自己的手腕不放,直到现在也没放……

然后,又是怎么来了这里?……啊,这就完全没印象了……

“唔,啊……”

肩上的人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一脸痛苦的样子。头疼了吧~活该~谁让你不要命的喝那么多……

“哎?这里……”

他清醒过来的反应和玄雅弥一样,只是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内容。

“这里……是雷鸣门的囚剑室。”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