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番外——预想旅行(3),囚剑室的乌龟大军  

2008-04-08 23:17:52|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囚剑室?”

不深的水面,黑色的莲花旖旎的挺着。妖娆,优雅,在昏暗的光线下放射着动人的光华。这间水牢出乎意料的大了些,四面没有门,看来是嵌在地下,由屋顶开启。半空吊着数条锁链,依然光洁如新,没有任何锈蚀的痕迹。四面狭长的窗镶嵌着透明的云母薄片,骨架均为金属质地,镂空的蜿蜒成图腾,描绘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云母的角度各不相同,将各个角度射来的光线折射,汇聚……它们在水牢中央聚集,投放在一把悬在半空的,孤零零的细剑之上。

“囚什么剑?”玄雅弥的目光落在那把灰色的细剑上。

“囚魂剑。”

“魂剑?”

“……对,镜虫、禅月都是魂剑……”他犹豫了片刻,继续说。“雷家最疯狂的铸造就是魂剑了,似乎是把妖精的魂魄封入剑中,用以提升剑的灵性……但是,不是所有的魂都会驯服,所以,才有了这囚剑室……”

“真残忍啊……”玄雅弥的声音暗淡下来,像抹了一层霜。“……它们里面都封了什么?”

“你生气了?”

“没有……”

“……禅月里的是狐,镜虫里的似乎是蛇,月说那些都是从在外游荡的死灵中寻获的,所以……”

“那就麻烦你,下次见到那个叫月的,告诉他,如果以魂铸剑真的是对的,那就不需要这囚剑室!”玄雅弥忽然激动起来,带着一丝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心痛。“就算是死灵又如何?百年之后,我们都是死灵!到时,如果自由和轮回被替换成锁在一把剑中永生永世,怕是这剑要恨的刺向执剑人!”

 

“胡说!!”

恼怒的轻喝从头顶传来。

“胡你个叉!我原本以为雷氏的铸造冠绝天下,今日看来,所用的法子果真疯狂至极~高超至极!以魂祭剑,这和以人祭剑有什么不一样!”玄雅弥昂起头,毫不客气地回应。

“你住口!”上方的声音在轻微的颤抖。“你不是铸剑师,根本不会了解铸剑师的心情……”

“怎么不了解~你们眼中只有你们的作品,哪里还顾得了别的?”

“……你以为……”

“对,我就是这么以为!”

回答的是一段不简短的沉默。

上方传来沉闷的敲击声,不知是什么在响。

“……雅弥,”

小姬抬起头,安静的听着,仿佛这种事已是司空见惯。

“对你的一点点惩罚是经过姬叔叔同意的,到时可别去告状啊……”

平复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所以,就请你和你的这位朋友在这里暂留吧,如果不是你抓着他的手腕,掰也掰不开,也不至于被迫把你们两个关在一起……”

“……这算我的错么……”

头上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囚剑室里充斥着不知从何处传出的水流之音。时而是安静的水滴,时而变成急流的拍击,源源不绝,不知所在,不知所往生。

而玄雅弥疑惑的看着小姬,包子一样的表情。

“刚才那个人是谁?”

“雷月,雷叔叔的长子,我名义上的表哥。”

“那他……刚才叫你什么?”

“姬雅弥。”他朝空中翻了个白眼,“真够烂的名字,我一直都想改……唉?你怎么了?”

“没什么……”

玄雅弥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

 

奇异的水声还在继续,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暂时还没想到任何可以逃离的办法,只好静下来等。黑色的莲花散发着淡薄的香气,让人昏昏欲睡,而水里透着八分的寒气,折磨着早已疲倦的感官。只得顺其自然,安然的忍受。

莲花的名字似乎叫做冥莲,传说长在三途之川,是被放逐的黑白无常的化身。它们用花香麻醉即将受苦的死魂,减轻他们原本应得的痛苦,只是可遇而不可求。

不知这是不是真的冥莲……如果不是,那么这仿制的也太神似了,可如果这是真的,从何处得来且不说,将它们放置在这里有什么用处?难道,这也是镇剑的一种方式?

玄雅弥从水中站起,朝那把剑走过去。

剑在低鸣,似沉闷的水流。玄雅弥里的越近,声音越剧烈,甚至连剑身都仿佛在轻微的抖动。

“这剑也是魂剑了?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啊!!”

像是撞上了一堵墙。

玄雅弥被弹回水里,还好走的不快,撞的不是特别狠……他摸摸差点撞出血的鼻子,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警觉地眯起双眼。

“……这是什么?”

“似乎是……是禅月布下的结界。”姬雅弥坐在原来的地方,纹丝未动,一脸“我已经习惯了”的表情。

结界?原来魂剑还有这种功能……玄雅弥就近扯了一小块莲叶,向空中一抛,叶片打着转,摇摆着穿过空气,落在剑的旁边。

“嗯?难道只有人通不过?”

再次撕下一块莲叶,聚力向那把剑所在的方向一射,在差不多是结界的位置,就像是玻璃珠撞上了墙壁,叶片带着清晰的撕裂声,被弹回来,化为一堆碎片。

玄雅弥叹了口气。

看来是没办法了,这一类的结界都不是那么好破的……只好退回原来的地方,重新坐下。

刚坐下,玄雅弥就跳了起来。原本应该平坦坦无一物的位置,有个东西狠狠地硌了他一下。

“是什么……啊?”

抓住那个东西,将它抬到眼前,两个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拖下一排黑线。

那玩意儿是……乌龟。

 

乌龟?哪来的乌龟?……好吧,水池里有乌龟也是情理之中,玄雅弥略想了一下,抬手将乌龟扔了出去。

剑忽然间发出凄厉的鸣叫,剑身振动起来,似要摆脱水面无形的束缚。那只无辜的龟,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之后被结界墙弹回,噗的一声落回水里。

“……那把剑里的,该不会是鱼吧。”

“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刚才似乎听到它喊救命~”

“……乌龟吃鱼么?”

“大概吧……”

“……”

玄雅弥四周的水面忽然间开始翻滚,正当他诧异之时,水面破开,一群黑色的东西从四面八方跃出水面,扑到他身上,牢牢抓住,死也不松手。什么!这些都是……是乌龟!

乌龟群不小的冲力把还没坐稳的玄雅弥推倒在水里,他挣扎了几下,重新从水里探出头来,吐出一大口水,甩了甩脑袋。乌龟群顺着他的身体向上爬,一直爬到头顶,似乎并不是想咬他,但无一例外的如同水蛭一般,攀上了就不松手!

“哈哈哈哈~~!!”

对面传来姬雅弥幸灾乐祸的笑声。

玄雅弥一面忙于捕捉在身上乱爬的龟,一面向小姬投报以怨念的目光。

“看看~这些龟多喜欢你~”姬雅弥托着下巴,上挑的凤眼细细的弯起来,“说不定你们前世是本家唷~”

“哦?看来我的亲戚还蛮多的……”玄雅弥苦笑道。

“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既然你和乌龟这么有缘,我就叫你龟仔~如何?”

“龟仔?”玄雅弥不满的撇撇嘴,“你没受过不可以随便给别人起外号的教育么?”

又扒下一只企图爬到自己脸上的乌龟……唔,这水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龟!

“哦?那该如何称呼你啊~龟仔?”

“玄雅弥。”

对方有意料之中的惊讶。

“……哪个雅弥……”

“闲雅的雅,弥合的弥。”

“……”

到现在才发现,两个人居然拥有一样的名字,除了姓氏以外一模一样,文法丝毫不差。

也许世上和自己名字相同的人成千上万,可是其中一个和自己莫名其妙的黏在一起从夜宅到酒馆到水牢……这是什么?奇迹么?还是……天意?

二人相对无言。

只是乌龟大军还在肆无忌惮的横行。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