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20-21)  

2008-07-12 14:11:51|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弥 正文 第20章 罗盘夺还了又怎样……
章节字数:3369 更新时间:08-06-27 20:49

    一定不是人类……

    当玄雅弥的轻功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几乎不可能的平移过身后时,山贼头目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重重的扣在地上。

    “玄姬先生!请受张靖一拜!!”

    原本准备踹上去的脚,在离对方脑袋只有2公分的地方刹车。

    玄雅弥觉得,既然趟入了泥潭,如果身份有一天会被公告天下,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如果是现在,随随便便被一个自己完全没印象的山贼认出来,还在后面随随便便的加上“先生”这种奇怪的字眼,实在是一件伤透了自尊的事。

    “小姬,你的责任啊。”

    “谁说一定是我的,说不定是我来之前你捅出的篓子呢。”

    姬雅弥抬起头,有点惊讶的发现,那些原本准备四散奔逃的山贼们又乖乖跑了回来,跪在他们老大身后,有样学样的拿头撞击地面。

    “玄姬先生,你不记得我了?”那个叫张靖的小子,泪眼汪汪的仰起脸,脸上的泥巴被眼泪一糊,看起来要多丑怪有多丑怪……

    玄雅弥皮笑肉不笑的抽了下嘴角。

    “您还记得两年前,在大理边境的那批玉石么?”

    “哦……”

    忽然想起,两年前,的确是因为一时的愤懑,截下了朝廷的一批石头。不过那一次在玄姬看来真是人生中的败笔,否则,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记得这么清清楚楚,完全没有一点失忆的迹象?

    “我就是那个监运官,因为重大失职,好不容易靠关系逃了死罪,买了一条命回来,却也倾家荡产……只能和一帮部下一起逃到此地做了山贼……”

    “啊,这样……”

    “虽然那时根本没看清您的脸,但我始终记得那如鬼魅一般的轻功横移到身后的瞬间……您……您实在是太有型了!请再受在下一拜!”

    啊啊……原来是这样。没空理那还在用头凿地的人,龟仔和小姬面面相觑。

    “有型么?”玄雅弥瘪着猫嘴问。

    “……你觉得呢?”姬雅弥回头问蝉鱼。

    蝉鱼无谓的耸耸肩,小姬转过头,黑着脸嫣然一笑。

    蝉鱼策马上前,笑眯眯的看着满地的凿路机正在工作。“这位叔叔,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么?”

    张靖抬起头,立刻被晃了眼,傻傻的定在原地,只是愣愣的盯着蝉鱼发呆。

    “既然您身为山贼,一定知道这周遭地域有无珍宝咯?”

    “啊,啊……是……”

    “那~能不能说给我们听听?”

    “好、好的!姑娘想知道的在下一定全力作答……请问姑娘芳名……”

    “说重点!”姬雅弥忍无可忍的低吼。

    那张靖吓得颤了一下,只得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回答。

    “回爷的话……”

    姬雅弥很窝火,为什么到自己这就变成“爷”了?真恶心!

    “这里是小地方,估计是没什么您看得上眼的珠宝古玩什么的,除非是往南再行百里去到苏州……”

    “我们要的不是珠宝,”蝉鱼微笑着眨眨眼,提高了音量,“而是真正神奇的珍、宝~有么?”

    张靖面露难色,冥思苦想,此时玄姬二人都正在用急得想杀人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他,激得他心中一阵小鼓。

    终于,大汗淋漓的他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风波寨似是得了一件宝贝,据说,那宝贝神通的很那~”

    “如何神通?”

    “似乎,是有心想事成的大神通!传闻,只要拿着它,它就会为你指明心中所思之物的方向,百发百中那~!”

    “摒住呼吸。”

    对方沉默了好久,张靖才听到这一句莫名其妙的回音,他困惑的抬起脑袋,却见一团白色的灰吹到自己脸上,瞬间便没了知觉。

    后面的跟班也依样倒下,横成一片大字。

    “这会不再弄错了?”玄雅弥不放心的补上两脚。

    小姬把瓶子收回怀里,瞪了龟仔一眼。

    “这剂量,说不定能把他们学的东西全部洗掉。”

    “这么厉害?”

    攻击精神和记忆的药,真的会有么?蝉鱼对此很是好奇。

    “其实这种东西如果不是必要,就最好不要用……毕竟留在脑子里的伤是永远也治不好的,我不想造成额外的麻烦。”

    “哟~难得你也会说这种富有人情味的话?~”玄雅弥笑着跃上马背。

    小姬又恶狠狠的瞪了小姬一眼。

    “呀呀~不要老瞪我啊~你要知道,总是被这么风情万种的瞪啊瞪啊~说不定哪天,我就把持不住做坏人啦~哈哈哈哈……”

    玄雅弥一边笑着向侧一斜,躲过了三根朝要穴射来的银针。接着是袭向左脸的巴掌,和闭着眼都能感觉到的怒火中天。

    轻轻松松的接下攻击,扣住对方的手腕,成功反制,将小姬压在马鞍上动弹不得。刚想挠他痒痒……按着小姬的手便传来一股热感,玄雅弥毫不犹豫的松开小姬,滑下马背,足尖点地,一个翻身,又跃上了另一匹马。

    “好啦好啦~我错了我错了~”玄雅弥蹲在马鞍上,满脸笑容的主动道歉。可那张脸上满满的全写着他玩的正兴起……

    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呢。

    蝉鱼跟在后面,看着这两个人,毛孩子一般的举动,只得无奈的放任。

    你们不要再闹啦……唉……

    两个月后,大都又有了新的茶余谈资。

    “话说这风波寨地处山道口,寨主却是个楞子~八成是精怪小说看多了,偏要学猴子占山为王!可他不想想,住在那洞里的都是些玩意儿不?”

    胡爷坐在他最爱的房梁上,一手敲着烟斗,一手扶着酒坛,脸上浮满了绯红色,眉梢神采飞扬的翘着。

    “要说这风波寨的来历,就这么多!就算是江湖百晓生什么的也不会知道更多啦~因为它原本就什么都没有。”

    “胡爷~所谓的江湖百晓生,不就是你了?”

    “瞎说,”胡爷耷拉着眼打了个酒嗝,“让他听见你这么说非来找我算账不可……啧!你这小子居然又扯我话题!继续,咱们说回…啊风波寨!”

    酒楼的人们带着快意,欣赏着悠闲可以带给他们的一切。

    “原本风波寨在江湖并无丝毫名气,但是,最近,它火啦~!为什么?”胡爷笑眯眯的灌了一口酒,“因为它被灭啦~”

    “完蛋了反而出名,这还有屁用?!”

    “废话!当然没用~但是,有人觉得有用就行,现在哪个门派不知道风波寨一夜遭灭的事?都不知是那张嘴放的风,这么大声,现在好了,不知道的人都得无辜的沦为傻子~!”

    “一夜?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有着本事的人多得去了。”胡爷丢去一个鄙视的眼神,“但有趣的地方就在,虽说是被灭,但寨中无一死者……几乎所有的人都变了失忆症的疯子。”

    “失忆?”

    “每个人的程度都有所不同,有些人只是失掉了一两年的记忆,而有的人,忘了自己的老婆孩子,更有甚者,连怎么说话都忘了~现在还得从头学起……”

    “竟如此……”

    “有人说是精怪作乱,也有人说是假消息空穴来风……”胡爷很享受的端起烟斗吸了一大口,“其实……嘿,说不定是天兵下凡尘呢~”

    “天兵下凡尘?”

    清风阁里,靠在酒桌前的龟仔瞄了小姬一眼,对方忍耐着没有回应,装作毫不在意,一席饭,吃得三人更加的忧郁。

    两个月了,脸上的瘀青和红肿终于好的差不多了,罗盘也找回来了,该教训的人也痛痛快快的教训了,虽说做的有点过分,但是,无奈的人生又再面临了新的困境。

    罗盘……有毛病。

    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它的指针,一直指向大都的方向。可是,进入大都城以后,它就出了毛病,指针毫无章法的四处乱摆……可走出大都城,它又会恢复正常,直指着大都的城墙……

    难道说要我们一人拿把铲子,慢慢的翻遍整个大都的地皮么?

    “会不会东西原本就在皇宫里,我们只是被耍了?”

    “……我算过这种情况,卦象显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蝉鱼端着茶杯,一脸失落。

    玄姬耸耸肩,瘫倒在桌子上。

    “真是好久不见啦,姬公子。”

    小姬闻言直起身,木制的楼梯,一人微笑着踏上来。

    “徐大叔?”

    徐请风在桌子一面停下来,执剑而立。略长的双刃剑,柄开在中央,非常少见……或者不如说,世上,只此一件。

    “这是……”

    姬雅弥有一点诧异。

    “这不是雷漪的回风么?”
 
 
雅弥 正文 第2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章节字数:2924 更新时间:08-07-12 13:37

    “没错,是回风。”

    淡青色的剑身泛着清冷而坚硬的辉光,别致的双刃,微曲成完美的弧线。徐请风用仿佛宠溺的眼光欣赏着它,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指尖在辉光里滑过,一丝绮丽也带不走,霸道而优雅的美丽,叫人再难移开已被捕捉的心。

    “为什么它……”

    “为什么它会在我这里?”徐请风将回风入鞘,眉宇间荡起难以察觉的不安。“哼!漪那个臭小子居然把回风弄折了!又不敢同他爹说,于是就丢我手里了,断断续续我花了一个多月才把它复原……”

    “什么!?”姬雅弥大吃一惊,“回风断了?!”

    “不仅断裂,还变了好几截,和报废了没多大差距……”徐请风端起酒杯,默默的抿了一口。“花了我一个多月才修好……”

    都这样也能修好?

    “可否将回风借在下一览?”玄雅弥礼貌的向徐请风致意。

    徐请风露出一个玄雅弥看不懂的古怪表情,还是将回风递过来。

    接触到回风的一霎那,墨鱼忽然振动起来,玄雅弥诧异的将它按下。

    “难道说魂剑之间,可以共鸣么……”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徐请风摆摆手,“正好相反,魂剑之间,都是相互克制,相互排斥的……”

    话还没说完,被楼下店小二的吆喝声打断。

    “二位客观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

    玄雅弥在扭头的那时愣住了,徐请风的目光扫到那两人的时候竟也突发性的呆滞起来。

    “住店,要胡爷旁边的房间。”

    回话的男子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微笑,俊美的容颜却横了一道古怪的刺青,停留在右眼下。与他同行的另一人略显阴柔,半长的额发浅浅的遮住半边脸,白皙面孔上若隐若现的相似刺青,也指向了相同的位置。

    “乾,坎……”

    蝉鱼小声的念出卦名,却没想到,隔着数丈的距离和酒客的乱语,那两个人却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齐刷刷的看过来。

    霎那之间,无法看清那两人的身法如何,回过神来,原本还站在门口的人已在眼前。蝉鱼下意识的后退,没想到那垂发的阴气少年竟忽然伸手抓向自己的面门!完全来不及抵抗,只得本能的紧闭上双眼。

    耳边掠过风的声音,接着是药草微涩的苦味。

    被阴影完整的笼罩住,睁开眼,是姬雅弥有些杂乱的灰色长发,不时的擦过脸颊。

    “再有下次,我就烧化你全身的皮。”姬雅弥将蝉鱼挡在身后,划过那两人的眼神毫不掩饰厌恶与狠毒。

    原本差点接触到蝉鱼的那只手,被灼黑了一大块,他双手皆细密的缠了一层绷带,如今纱质的材料卷曲成焦状,散着叫人作呕的烟气。手的主人却只是微皱着眉,直视着姬雅弥的瞳孔看不出一丝情绪。

    “坎,你退步了。”另一人带着笑容,语气相当的轻松,仿佛自己的同伴不过是被猫抓了一下。

    这些莫名其妙的态度让姬雅弥愈加感到恼火,他缓慢的摩擦着手指,露出一点一点的绿色闪光,幽幽的晃着人眼。

    “小姬,停止。”

    玄雅弥依旧趴在桌上,用一只手撑着下巴。

    “掌柜就坐在这里,你想当着他的面拆店么?”

    被一时忽略了的徐请风这才被人记起,姬雅弥咬咬牙,虽不甘心,却也只有作罢。

    “而这两位……”玄雅弥的手在墨鱼上划过,懒洋洋的音调忽然蒙上一层寒意,“无缘无故的对一个女孩子动手,是不是闲着没事做~想死一次呢?”

    “我叫万俟乾,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并不慑于玄雅弥满是杀意的怒气,甚至干脆的报上了姓名。

    “没有。”玄雅弥的回答也很干脆,毫不犹豫……虽然他在说谎。

    万俟乾也不追问,只端着下巴盯着玄雅弥,只把他盯得浑身发毛……

    “哟~两位雷少爷,里面请!”

    跑堂高亢的吆喝声又一次把人的心神打断。雷涟雷漪双双迈入清风阁,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发现了早他们一步到达的来客。

    “万俟坎?”

    雷涟诧异的脱口而出。

    “……原来你记得啊。”原本阴冷的少年,忽然消融了一般绽放出柔软的笑容。

    “是你!”

    雷漪头脑一热,半点思考都没有的就冲了上去,就是他,这个折断回风的罪魁祸首!!雷涟迟了一步没能拦下他,便差点铸了大祸。

    回风从二层的木质结构中旋转飞出,在室内划过一道大大的弧线。擦过雷漪的头顶,扭出几道曲线后又重新飞回二层,被徐请风稳稳的单手接住。

    整个清风阁的人都没了声音,几乎所有的酒客,都把目光投向了二层的那道栏杆。徐请风有点狰狞怒容缓慢的出现在所有人的可视范围。回风在他手中,简直有了物归原主的错觉。

    “雷漪,你今天来,是准备拆我的店么?”

    简单的语调,可怕的压迫力。雷涟没有蠢到和这种状况下的徐请风对着来,只得低下头乖乖认错。

    雷涟则在一边旁敲侧击,委婉的说尽好话,哄得徐请风原本糟糕透顶的心情在表面稍稍缓和。

    “徐叔叔……实在对不住,漪的性子一向直来直去您也是明白的……况且,他忽然想要在您的店里开打也是有他的理由……”

    “说来听听。”

    雷涟微微欠身,眼角的余光划过万俟坎。

    “请问,回风对您来说,是什么?”

    徐请风异常认真的正色道:“回风自我手铸造,由我亲手赋魂,对于我而言。回风有如亲子!”

    此番言辞,店内的酒客无不动容。就连玄雅弥和蝉鱼的心中,都泛起了小小的涟漪。若一人能视一件物品如己出,那么这份认真若用在了他处,该会是如何景象……

    “徐大叔还是老样子~铸剑狂一个,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推出这一行去开什么店……”姬雅弥充满抱怨的口气,却陪着难得轻松的微笑。

    雷涟倒是对这个反应很满意,他上前一步,放慢语速,“那么……如果有人将回风毁坏……”

    “他是谁!!?”

    没等雷涟说完,徐请风高涨的怒吼声便响彻整个大堂。离他近的人纷纷自觉自动的搬起凳子坐到远处,都觉得心惊,但是任谁都不愿错过接下来的结果。

    “如果真有这个人……您会将他如何?”

    “碎尸万段!以血祭剑!!我要让他尝到和回风一样的痛苦!!他是谁!!!?”

    雷涟犹豫一下。

    他缓慢的抬手,指向站在徐请风不远处的万俟坎。对方,竟反对他妖冶的一笑。

    徐请风原地不动,脖颈僵硬的回转。

    “出来,屋顶。”

    去看徐大叔决斗吧~

    雅弥三人偷偷摸摸的后脚跟上,上了房顶。才刚露出头,回风就呼啸着从头顶旋转着擦过……

    “还好缩得快,否则这么被误杀就太冤枉了……”小姬和龟仔将蝉鱼按在身后保护好,皆是一身冷汗。

    月明星稀。空中半透明的灰白浮云在原处静静的呆立不动,回风成了在这月下独舞的帝王。黑色的风承托着它,在空中肆意的翻转、翱翔……夜舞者独我,翩若惊鸿,它一次又一次的转身,俯冲……月下的两个身影置于其中,仿佛红色的血只会是此时最靡荼的点缀。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