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苜蓿》-去往幸福的新一年  

2009-01-24 03:54:14|  分类: 短歌(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过年我来放贺文~嘛~无论怎样都是要祝大家新年快乐的啊~虽说我写的东西可能有一点麻烦……就是语言比较散跳跃性太大而且有系列性……比较不容易看懂……囧!!所以把这个放出来了,还算是很独立的一篇~

其实很早以前就写好了,而且很早以前就画好了图(就是中间四张连起来的4P超短篇……)……话说那图拿到现在来看虽然功力差了很多~不过依然是那时候很下功夫很用心的东西。所以再加上几张草图,匆匆的把它放出来,纯粹的对这个《苜蓿》的构想有爱啊哈哈~话说想了很久干脆还是把这篇公开吧……TAT……原本想私藏的……

那么来么?来我的苜蓿田?

 

 

苜蓿

所有的一切,从命运里最无定的旅行开始,那时,我看见你的眼角,集满了无知的泪。

 《苜蓿》-献给朋友们的新年 - 弦天君 - 玻璃城

 

千山不觉,万里难端,这就是我们长途跋涉的旅行。

一叶草只能生存,二叶草永远等待,三叶草没有幸福。

……

而我想找到与自己镶嵌的另一半,成为完美的四叶苜蓿。

苜蓿 - 弦天君 - 玻璃城

苜蓿 - 弦天君 - 玻璃城

苜蓿 - 弦天君 - 玻璃城

苜蓿 - 弦天君 - 玻璃城

 

“我们就在这里说再见吧。”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呢,二叶?”

“嗯……等我的工作结束,就去找你们。”

“好~一定要早点回来!”

三叶挥挥手,拉着一叶跑开,一转眼,就消失在了热闹的街角。二叶孤单的立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他掏出三叶给的“四叶草”,静静的凝视,忽然笑了。

这次的刺杀目标很简单,只是个运动无能的学者。

“二叶草永远等待。这就是我的命。”

转身,离开。

系好的“四叶草”落下,碰撞到地面,立刻被来来往往的脚步碾成了泥……

 

有些事情,是固有的,不可改变,不可抉择的。

就如这繁华的都市。也许看起来歌舞升平,人人安居乐业,但是,在看不见的角落,总有人在死亡的边缘苟延残喘,过着连下贱的蝼蚁也不如的生活。繁盛的日光城就是一个例子。

地下的交易市场,非法的工会明目张胆的把人当作商品,一个出色的舞姬,或者一个杀手,往往能买到很高的价钱。自己以前的价码是多少?二叶摇摇头……太久了,不记得了。应该不便宜吧,因为主人付钱的时候并没有很干脆。

渐渐远离了热闹的集市,人越发的稀少。再往前就是贫民区,但是,不会看到什么活人,因为活着的,不是被抓走,就是快死了……这些都和真正的死亡没有什么两样。

一个全身上下裹着斗篷的矮子从肮脏的巷子里跑出来,正撞在二叶身上。他急急忙忙的道着歉,看也没看二叶一眼,又急急忙忙的向二叶的反方向跑去。

“水之涛,未迭未息,玄零之引,冰凌。”

矮子的胸口立刻被急驰而来的巨大冰锥穿透了,啃也没啃一声就倒地咽了气。

斑驳的墙面还生着绿苔,和地上尸体下的红色生着强烈的对比。二叶走过去,从矮子的手里翻出一条镶着黑耀石的手链。

转身,离开。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苜蓿》-献给朋友们的新年 - 弦天君 - 玻璃城

“看来我们很般配~”

背后的声音,不可思议的接近,轻松的语调,透着隐隐的巨大力量。

二叶安静的回头。

断墙上,坐着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浅得近白的淡蓝色短发过分的招摇,弯曲的嘴角和眼睛,停留在二叶最不喜欢的角度上。一身怪气的装束,不伦不类,更重要的是他左脸上的印记,标志了他是二叶应当最讨厌的人种——魔导士。

对方依然挂着之前的笑容,似乎在无视二叶的不悦。

“虽然对我而言,偷钱者也是罪无可恕,但是,这么干脆的杀人灭口也太过了吧?”

“抱歉,魔导士先生,”二叶面无表情地回答,“首先,他偷的不是钱;其次,对于你的尊贵来说,我们只不过是下贱的蝼蚁,活着或者死了,您都可以当做没看到……所以,请不要随便把‘般配’二字挂在嘴上,辱了您的身份。”

离开,不去理会这个让人不安的来客。

“你想不想要自由?”背后的声音忽然变得清澈而神圣。

脚步停住,犹豫,又重新前进,越走越快。

“不劳您费心,我已经很自由。”

传来可恶的笑声。

二叶恼火的再次回头,断墙上已经空无一物。那个声音带着一阵朗笑渐远……

“水之涛,未迭未息,我叫未迭~有缘再见!傻瓜水术士!”

傻瓜……

二叶垂下头,默默的亲吻黑耀石手链,闭上眼……


 

你自由么?

……

真的自由么?

……

想不想要自由?

……

傻瓜。

……

 

转过漆黑的巷子,是一个简陋的坟场。人死了归于尘土,可以是尘土之下,也可以是尘土之上。坟场里难见墓碑,更多的是一块草垫旁码着几根不完整的白骨,骨头上遍布牙印,有野兽的,也有人的。空气不意外的很清新,没有腐烂等格格不入的臭味,因为任何血肉都是宝贵的东西,没有谁会希望它浪费,尽管这种节约的方式与野兽无异。整个坟场……不,与其说是坟场,不如说,是千万场不得已的宴会后留下的垃圾堆。

而在这垃圾堆之中,住着那个把坟场当作自家后院的古怪学者。

二叶慢慢的朝那座房子走去,心里反复的思量,这个怪人到底有什么值得杀的地方?

结论是,这种事,自己本没有资格去疑问。

没有资格。

是的,只能等待命令就够了。

 

抬起手,轻轻地叩门,没有人应。再转动门把,门并没有锁。

二叶犹豫了一下,没有进去。在这种地方居住,门不锁?只怕是有诈。

离得远一点,二叶再次向这座房子抬起左手,散落着细碎骨片的地面,布上了一层灰白的霜。

“媒之霜,绝热之舞,结晶帝王,刺穿之刑!”

呼啸的冷风刺穿空气,水流在地底穿梭,房子的周围幻化出一圈坚冰。接着,无数巨大的冰剑由地底刺出,贯穿了这座可怜的房子。

术法激起的冷雾还未消散,但二叶的心中已泛起了不安的疑团。

没有声音。没有人的声音。要杀的人不在屋里,那么,他又在哪里呢……

带着十二分的警惕,二叶慢慢靠近已经被冰结的房子。还未靠近五步之内,屋里突然传来了碎裂的声音,是冰碎裂的声音!

一侧头,一只魂狼擦过二叶的侧脸,从门里窜出,半透明的毛发如同盔甲,在二叶的脸颊和肩头,留下好几道深长的伤口。背后的地面,几只魂狼挣扎着从地面钻出来,半透明的身躯微微的闪着红光,这是饿了太久没有进食的讯号。

可恶,这种幽灵系魔兽几乎没法应付!魂狼,不是已经灭绝了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住在这种地方,为什么要杀掉这个所谓的学者,原来,是怕他为敌手驯养魂狼!

“迅捷之风,转瞬……啊!!”

还没吟唱完成,其中一只魂狼便扑上来,二叶伸手去挡,它就一口咬住二叶的手臂,用力撕扯,其他的也不甘落后,纷纷涌上来。

“……转瞬,无垠神隐!”传送术吟唱完成,二叶瞬间便化为一缕烟消失了。

后来者扑了个空,和别的魂狼撞在一起,又被生生地甩开,一只魂狼咬着牙,嘴里发出滋滋的咀嚼声,不时竖起毛发警告周围的同类,接着,又纷纷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不远处的废墟,残垣之中,两个人正看完了刚才的演出。

“如何呀?魔导士大人?这可是我半辈子的心血啊~看这些魂狼,多可爱,多听话!如果把它们用来辅佐联盟……嘿嘿,您觉得如何?”

未迭皱着眉,凝视着坟场,摇摇头。

“啊?您……难道是不相信这些魂狼的威力?”

“区区魂狼……还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吧~”

未迭冷笑一声,转身离去,看也没看那个疯狂的研究者一眼。

被冷落的人愣在原地。

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一脸愤怒的咬着牙:“不相信是吧,哼!我就要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魔导士知道,我的魂狼不比你们差!!我要你们来求我!求我来振兴这沦丧的弗洛斯大陆!!”

未迭走在前面,隐隐地听到背后的叫声,实在懒得去理会。掏出传音符,未迭停下,用难得严肃的声音和看不见的另一方说话。

“我是未迭。”

“办得如何?”传音符里发出了清晰的回音。

“东部魂狼祸乱的元凶已经找到了,如何处置?”

“剿灭所有日光城周边的魂狼,至于那个人嘛……消除记忆吧。”

“太仁慈了,打成白痴可以么?”

“好吧,随便你。”

传音符被重新收回口袋。未迭决定不浪费时间,立刻行动,刚准备回头解决那驯狼疯子,却闻到了一丝不和谐的血腥味。


 

实在,太大意了……

二叶靠在斑驳的墙上,滑下,只剩下喘气声。右臂大约已经废了吧……就连喉咙也被刮伤,现在这般凄惨的境地,连治疗的术法也不能用了……血液在不断的流失,剧烈的疼痛,叫不出声,眼睛也开始模糊。

不愧是魂狼。顶尖的幽灵系魔兽不仅攻击力强大,而且,还能免疫许多各个属性攻击系的术法……哈,要如何做,才能完成这一次的任务呢?二叶想笑自己,却笑不出声音。

轻敌,落入圈套,失败……失败便意味着死亡。

在犹豫什么?并非畏惧死亡,那你又在等待什么?在等待什么……在等待什么……

“输啦?”

一个带着调侃与一丝关切的声音迫使二叶勉强的将头抬起。

“要不要我帮你?但是要付费噢~”

别过头,不理他。

“好嘛,就免费服务一次好啦……”

未迭用手轻触二叶的颈项,原本狼藉的伤口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么?!”二叶用未受伤的左手按住此刻已经痊愈的脖子,惊异的看着一脸笑容的未迭。

“呵~业余就是业余,还不知道怎样舍弃咏唱吧?”

二叶气红了脸,一声不吭。未迭开开心心的欣赏二叶的狼狈样,看上去很乐……

“呐~这是你的吧?”未迭的手中是一条黑耀石手链。“路上捡到的~”

二叶接过手链,默默地覆在胸口。

“很重要的东西?”

“……是,它是唯一只属于我的东西。”黑耀石粘了血,却仍然掩不住固有的光彩,斜射进巷子的阳光,贪恋着这一点风情,不肯就此离去。二叶注视着他,似乎时间就这么停止了,什么痛苦也感觉不到,仿佛拥有一场贵为错觉的幸福。

“……只属于我,从开始到现在直到终结……就像另一个我……”

“那,你想不想要自由?”

“……我已经很自由。”

“嘴硬哟~~被关在笼子里还不自知。”未迭将手移至二叶的右臂,原本已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组织开始快速的再生,逐渐的复原。

“要不要和我一起?”

未迭伸出手,淡蓝的眼睛里满是摄人的光彩。

“你不是在寻找二叶草么?不是在寻找等待的理由么?傻瓜水术士~~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魔导士联盟?”

“……一起?”二叶沉默着,站起,无视未迭还悬在空中的手。

“不一样,永远不一样……永远找不到……”二叶缓慢的移动着还未治愈的腿,自言自语的走出巷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二叶草永远等待,这就是我的命。”

“这么相信命运?”

“……嗯。”

“那你就舍得永远躲在自己的笼子里?!”

未迭丢下最后一句话,化为一缕烟,消失了。


 

幸福究竟是什么?

是人人所追求的安宁?是三叶所说的两两契合?还是未迭的邀请,一起离开……

不敢奢望。本能的退守是唯一能保留住的理智,哪管自己得到的究竟是不是真的?表面都是假象,仿佛自己什么都拥有,但也可以是一无所有,为了所谓的幸福去守候,去等待,有意义么?

二叶自嘲的笑了。

还好,还有一叶和三叶。就算自己被排解在四叶之外,至少不是孤单的。

想到这里,胸口忽然一阵剧痛。

腥浓的气息在靠近,右手在隐隐的发抖。才经历不久的噩梦,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在尖厉的回响着。又是魂狼!二叶已经恨透了这些贪食的厉鬼,手臂上被撕咬的感觉仿佛还在,那贯穿全身的痛苦绝不只存在于肉体,就连灵魂也被一并的撕咬,不得超生。

这里太危险,绝不可久留。

“迅捷之风……”

一个凄厉的尖叫声划过二叶的耳膜,擦过巷道的另一头,指向那片危险的坟场。

是三叶!!

原本尚算理智的神经一下子被全部打乱。三叶?!他怎么了?!

这个危险的气息,是魂狼。

顾不了自己之前是如何脱险,顾不了目的地是如何的危险,顾不了尚未治疗的腿每迈出一步的彻骨疼痛,二叶穿过巷子跑向坟场,留下一路凄迷的血迹……

 

二叶!你看~是四叶草哦!

所谓的幸福,就是找到与自己镶嵌的另一半,合成完整的四叶!

你是谁?你孤单么?

二叶……你就叫二叶吧~~以后我们来做你的家人好不好?

 

第一次向神祈祷,请你保佑值得你保佑的人……

就算没有幸福也好,就算永远等待也好,至少,请不要让我孤独,请不要让我再一无所有,连他们也失去啊!!

坟场周围,捡骨虫亮着异常妖娆的橘色荧光,上下翻飞,划着奇妙的催眠图案。而坟场中央,在稀疏破败的木质十字架群中,有个新鲜的影子躺在那里,二叶的心忽得一片空白。

没有任何思考,身体就自动飞奔过去,将地上弱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只是,冰冷的像不曾活过一般。

忽然颤抖了一下,怀里的人慢慢得睁开眼睛。

“傻瓜,不是早告诉过你们,千万不要离开城东的吗!”

“对不起,因为总是找不到你……所以……”

“别说了三叶……我来帮你治疗……”

“所以……”

“不要怕,你会没事的……”

“所以……”

怀里的原本虚弱苍白的面孔忽然瞪大了眼睛,嘴角往两边裂开了不似人类的巨大开口,那是野兽的笑容!

“所以,才要用这种方法引你来啊!!啊哈哈哈哈哈!!!!!!!”

那张血红的嘴发出狼嚎一般的恐怖笑声,接着被冰线打开,落地时毫发误伤,居然还学狗的样子对二叶吐着舌头,摇摇尾巴……

嘲弄。它们在嘲弄猎物。而那个猎物就是我……不愧是魂狼,高等的智力超乎人的想象,幻化的本事更是天衣无缝,难怪二十年前,魔导士联盟要倾巢而出对魂狼全面绞杀……

那故意扮狗的魂狼,演出迎来了尾声——不太地道的两声狗叫。接着,更多的魂狼,从地底爬出来,将二叶团团围住。

它们在笑,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结束了么……二叶看着这群聪明的禽兽,也笑了。不是没想过自己会死在这种地方,只是……

他吻了一下腕上的黑耀石,直视前方。


 

未迭坐在树上吃甜点,有一点生气。从没见过这么不领情的人……但就是想要帮他的自己才古怪吧。

幸福究竟是什么?

为了这种问题而毁了自己整个人生的人就是傻瓜!傻瓜水术士!未迭在心里,给二叶下了一个自己的定义。

“魔导士大人!魔导士大人!”有个麻烦的家伙正呼哧呼哧的跑来。

哟~~是训狼疯子~正好省了去找他的功夫。

“魔导士大人~~我知道你对魂狼的能力不了解,所以才会那么说,但是啊~我养的这一群魂狼,诱捕能力非常强!!您要不要现在就去看看?您绝对会满意的~~”

什么?!!未迭干脆地扔掉了甜点,从树上跳下来。

“在哪里?!”

“哈哈~我就说您会感兴趣的~~”

“少废话!快说!”

“就在我养殖用的坟场~啊……”

一道光闪过,训狼疯子已经趴在地上不动了。

“哼,算便宜你了!”未迭恶狠狠的瞪了地上的人一眼,影子便如烟一般荡开了。

 

当未迭赶到时,原来的坟场,已经变成了新的坟场。

地面上四处插着巨大的冰锥,横七竖八的倒着魂狼的尸体,其中一具,被冰剑从地面破出时刺中,悬在空中,像一道惨烈又哀婉的旗。

而面前,他和魂狼们一样,也躺在冰凌之中,没了气息。

“忘川降灵术……傻瓜,打不过就逃啊,干嘛这么拼命……同归于尽这种事,只有傻瓜才去做啊……”

手抚上二叶的额头,似乎还有一点热量。

“想不想要自由?”

没有回答。

“我曾经也是这样,以为自己够自由,只是不幸福……但是错了,那只是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笼子里罢了……”

蓝色的咒文阵出现在二叶的额头。

“呵~再帮你一下好了~这个术很贵的,记得以后要付我钱!”

蓝光骤然加剧,环绕在二叶周围,忽然又飞舞起来。

“海神的救赎,指引循环之门……”

周围燃起了无数的白色光点,温暖,像靠在一起的温度。

“……无生之鱼,越气之辩,星轨的舞蹈,聚集滴水之源……”

二叶的身体,被光点一点点的包容,直到没有人再记得他的容颜……

“……人灵祈求开启,无上之神,月光道重生!!”

 

回来吧……

白光散去的时候,留下的是一只小小的神使灵。

小狐一般的雪白身躯,四脚灰绿,尖长的耳朵长着可爱的绒毛,眼睛还是闭着,没有睁开。

“重新开始吧,傻瓜~”

未迭把黑耀石手链挂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抱在怀里,轻声地用咒文吟唱安眠曲。

 

请回来吧,只要还活着,就有幸福的可能。

你总说无论怎样都拼不成完整的四叶草,但你知不知道,四叶只是一个小小的完美,在它之上,五叶、六叶、七叶……都是超越了四叶的更美丽的幸福。

你又说了,不行,我没有那么多叶,就连四叶也凑不成。

傻瓜。走出你的笼子吧,看看站在你身边,一直对着你微笑的人们。

你不是孤单的一株。

 

你已拥有了一片广阔的苜蓿草田。

《苜蓿》-献给朋友们的新年 - 弦天君 - 玻璃城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