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38,39  

2009-11-01 22:21:48|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觉得再不更我就得脑补到脑裂了……OTL

 

【一】寻千里  第38章 预兆

章节字数:2685 更新时间:09-09-14 15:14

    宁静的湖畔,有庭院傍水而建。青竹铺就的阶梯,门帘处细软的纱随风招摇着,像等待着战士回家的女子温润的手指。

    万俟乾和万俟离坐在水道口的小亭里喝茶,一个看起来惬意而气定神闲,另一个却是焦躁不安。

    有人驾着小船,驶回庭院,那个黑影刚翻身上岸,便被大声的喝住了。

    “你去哪里了!?”万俟离气急败坏。

    “与你何干。”万俟坎一脸漠然。

    “我知道你去了哪里……你又去找那个雷涟了对不对!”

    “是又怎样,”万俟坎坐到桌边,拾起万俟离喝了一半的杯子,安静的抿了一口,“答应你的事我自会做到,你不用担心……再说了,我想做什么是我的私事,你要插手,估计不太像话吧?”

    “私事私事……你什么时候有了那么多私事?!坎,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

    “离,你就消停一下吧。”万俟乾一边喝着茶,平淡的语调看上去很是漫不经心。

    “……我以前那个样子,就很好么?”万俟坎一阵默然。

    “至少……”

    “……我已经厌倦了,万俟的生活,我已经厌倦了。”

    “你可以厌倦生活,”万俟乾放下茶杯,郑重其事道,“但是小坎,对于你头上的那个姓氏,不可以厌倦。”

    “姓氏?”万俟坎嗤笑,“被冰冻了五十多年,万俟氏早就毁了,只留下了我们,有什么用?”

    “小坎,注意你的措辞。”

    “即便找回少主,又能起到多大作用?一个家族的辉煌,不是靠几个人就能撑起来的……哈,如今的人评论的真好,万俟成在家族,败也败在家族。既然早已都毁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苦苦挣扎,为什么不能散了万俟的心,去过自己的……”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结实的落在万俟坎脸上,他微微惊讶了一瞬,便又如习惯了一般垂下眼帘,嘴角悄无声息的划下一道血痕。

    “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万俟乾冰冷的眼中浸满了压抑的杀气。

    万俟坎没有再回话,只是默默地站起身,径直向后院去了。

    “坎他变了,”万俟离喃喃道,“笑容不属于我们了,温和也不属于我们了……全都,飞走了。”

    “别想那么多……”万俟乾按上离的肩头。

    “另外,坤快回来了,你若有空,这几天就去接应一下他。”

    “哎?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么?巽和艮呢?关外难道很好玩么?”万俟离有些诧异。

    “他们俩似乎在关外遇到了一点有意思的事……暂且随他们去吧,”万俟乾端起茶杯,满面笑容,“坤是我特意召回来的,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没有了他,可是会辛苦很多呢。”

    ===========

    头好晕,脑子好涨……

    雷涟从榻上坐起身,手撑住额头。视线有一点模糊,他环视着这件朴素却精致的房间,觉得熟悉,却想不起它的出处,想不起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屋里的安神香还没散,心里有着似乎很眷恋的平静,也有一点点不知出处的悲伤。

    光亮隔着纸窗,感觉上很温暖的样子。雷涟站起身,手脚有些软,像是蛮久没有运动过。他推开房门,阳关落在脸上,很是刺眼,便条件反射的抬手去挡。

    “哥!你醒了!”

    突然的一声惊呼把雷涟吓了一跳,下一秒,便有一个很面熟的少年欣喜的奔过来,一把将自己紧紧抱住。那人身上的气味也是熟悉的,只是……想不起来。

    “扶他进去!快点!你那臂力是准备用他练怀中抱猪杀么!”侧过头,又是一个似乎很面熟的人……那个白发少年抱着一堆瓶瓶罐罐,气急败坏的脸真的很熟悉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哎?这么快就醒了?你不是说起码两天后么?”

    “啧,安神香分量不够吧,要不就是他又被哪个大嗓门吵醒了……”

    “哎呀?是涟公子么?”

    “涟少爷终于醒了啊,吉人天相啊吉人天相……”

    “……”

    熟悉的面容越来越多,恐慌越来越强烈,脑子里像是平白的缺了一块,任自己怎样努力,就是无法将它填满。

    头好晕,脑子好涨……

    “涟?你……”

    眼睛似乎又开始模糊了,雷涟微皱起眉,面容呆滞了很久,终于轻声的吐出一句话。

    “你们……是谁?”

    姬雅弥不大的卧室里此时塞满了人,雷涟端坐在床沿,被整屋的人盯着看,浑身上下没一处自在。

    小姬抬起手在雷涟眼前晃晃,被回馈了一个疑惑而懵懂的眼神。手搭上雷涟的手腕,意料之外的四平八稳。

    “如何?”玄雅弥小声的发问。

    姬雅弥摇摇头,“……很奇怪,但就脉象来说,除了一直都有的体质虚寒以外,雷涟什么毛病都没……”

    “换我来,”姬夜寻接过雷涟的手腕,诊视许久,还是叹了口气,“奇了,真是什么都没……”

    姬雅弥和雷链对视着,指指自己的脸,“记得我么?”

    换来的是意料之中的迷茫。

    “那他呢?”转而指向了雷漪。

    “……我,弟弟?”

    “哥,你想起来了!?”雷漪激动的握住雷涟的手臂。

    “因为,因为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叫我哥啊……”

    “看来还不错,”姬雅弥拉开雷漪一直不肯放的手,“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还不是?哥……哥他连我都……”

    “至少基本的逻辑能力没有丧失。”小姬手心贴上雷涟的额头,“好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记不记得你自己是谁?”

    雷涟犹豫了一下,“……雷涟?”

    “哎?你记得么?”姬雅弥有些诧异。唯独记得这个倒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犹犹豫豫的态度……

    雷涟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眉头却越皱越紧。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还记不记得他是谁?”

    姬雅弥向一边退开,背后,雷镜纹垂手而立,束着灰白色的长发,也束着一脸的凝重,和痛。

    “他是……你父亲?”雷涟小心翼翼的询问姬雅弥。那种灰白的发色真的很相像啊,若不是父子,那又是什么?

    “啊?你猜错了,他是……哎,舅舅?舅舅!”

    姬雅弥一边忙着和雷涟解释,却见雷镜纹一言不发的扭头离去,脚步声沉重的根本不像一个久习轻功之人。

    “他……他生气了?我……”雷涟有些慌乱,那个刚才离去的人也是很熟悉的,甚至第一眼就会让他泛起无上的敬重,但是,为什么这种敬重会让自己觉得害怕?

    姬雅弥摇摇头。

    “虽然可能是有点像,但我的发色是遗传了我娘,我娘是他的妹妹,而他……”小姬深吸了一口气,捧住雷涟的脸,幽黑的瞳色似是要深邃进别人的心里。

    “他是你爹。”

【一】寻千里 第39章 寻千里,远方去

章节字数:6078 更新时间:09-11-01 22:11

    也许人生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总有事不能如愿,总和计划中背道而驰。小小的挫败可以提神,大挫败可以改变人生……但是对于姬雅弥来说,在自己的领域一再挫败简直是一种不可原谅的屈辱,特别是当自己都无法收拾自己的摊子时。

    姬合山庄的药卢后面是一个禁止靠近的水池,说是水池却并不是露天的,它位于一间密闭性很好的房屋内,四面还种满了去瘴的花草。不是因为关着什么秘密而被锁起来不让下人出入,而是因为,那是一个巨大的废药池。从姬家搬入这个庄园开始就启用了它,大抵是因为姬夜寻姬庄主的夫人雷洛合醉心于毒术,而调配新药总是会有很多很多的失败品——无论毒药解药都一样,失败品也不能随便乱扔啊,于是干脆就有了这么一个集中抛弃的地方。而子承母志,废药池也就一直没有停用过。

    有个在清风阁说书的老头曾戏言道,姬家虽说世代行医,但最厉害的却不是医术是毒术,为什么呢?那个存在了几十年的废药池就是一个好例子,里面常年灌着各种各样被抛弃的毒物,配方不明,没有解药,却积淀着几十年的威力,就算是江湖上的用毒行家,一样是碰上了必死……故姬合山庄虽不参与江湖帮派的争斗,却也算是赫赫有名无人敢惹。这位说书老头不知名姓,自称胡爷,被大都的酒鬼们当做江湖百晓生一般供着。而他对于姬家废药池的言论却被一白毛的姬姓少年贬作一文不值,原话似乎是“啊,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胡爷你一直认为我家的垃圾桶很值钱”,平淡的口气,伤透了胡爷的心。

    而此刻这个少年却戴着面罩怒气冲冲的往废药池里扔瓶瓶罐罐。

    “可恶,还是不对!”回到药卢的姬雅弥扯下面罩,眉毛快揪到了一起。

    “哎……真是难得能看到你这个样子,”玄雅弥在药卢里慢慢的翻着那些老旧的记录,语气颇有些感叹的意味,“为了做解药而一天到晚抖眉毛真不像你……而且居然这么久还做不出。”

    “我本来就不擅长解毒!”姬雅弥干脆往长椅上一躺,“从小到大我做那么多毒就没怎么做过解药,根本一点手感都找不到……”

    “小姬啊……可能我这方面懂得没你多吧,但是一般说来不是应该施和解同时学么?类似于……攻和防那样?”

    “一般来说的确是那样。”

    “看来你是例外。”玄雅弥挑眉,这个回答已在意料之中。

    “……我不想学,因为学了就一定会用,”姬雅弥别过头,“像我娘那样,半辈子在做毒药,另外半辈子用来做解药……于是就这么过完了,我才不想和她一样。”

    真是任性的小鬼,玄雅弥在心中给这位好朋友存储的形容词又多了一个。

    “龟仔,雷涟怎么样了?”

    “在你房里休息,看起来有点呆呆的……打击太大了吧。”

    “也说不定是药坏了脑子……”姬雅弥翻身起来,急得直打转,“这么下去万一哪天突然变白痴了该怎么办……”

    “你就别关心那么多赶快想想怎么做解药吧,丹丹现在在照顾他,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会来通知的。”

    “什么?你找了个才认识没两天的小妖精去照顾病人?”

    “早跟你说过,小鱼找的就安心吧……而且估计也不是什么小妖精了,师父说过,若妖能修成人形,除非天生,要不就起码有个两三百年道行,纯按年纪的话我们都不知道要差到什么遥远的地方去……”玄雅弥挖挖耳朵,徐徐道。

    “……对了,她说她是妖精的时候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姬雅弥沉思了一会,开口问道。

    “哦,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不像是人。”

    “怎么能看出来?如果是那种夸张的眼妆也不应该啊,我记得雷蕾以前好像也画过,只把我吓到了而已……”

    “不知道,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可能是以前和伽倻师妹相处多了吧,她可是正牌的狐妖啊。”玄雅弥翻着书,不以为然道。

    “是么……”

    小姬在窗台坐下,看向不远处的树荫。树枝上坐着的女孩子一头亮闪闪的银发,晃着小腿,似乎满面怒容。

    “那个罗盘小姐又来了。”小姬托着下巴,忽然弯起嘴角一个贼笑。

    玄雅弥的心突然咯嘣了一下。

    “你是不是欠了她很多钱,她才会这么扭着脸看这边……哦,错了,她的眼睛好像没睁开。”

    “……我前几天答应带她去看大都夜景,结果到现在都没去成,大约是……咳,因为这个吧。”

    “原来你也有收拾不完的烂摊子啊。”姬雅弥幸灾乐祸道。

    “你的比我少?”玄雅弥不甘示弱,“就拿你做毒不做解药来说,你的摊子还少了?”

    姬雅弥笑得很开心,“哪有?反正差不多每次都有二……”

    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卡壳。

    “哟,每次都怎样?”玄雅弥懒洋洋问道,静了一小会突然恍然大悟,“哈,每次总会给你收拾结尾的解毒人,是谁?”

    “……二师兄。”姬雅弥耸肩。

    “那还不去找他!?”

    “他两年前搬走了,现在应该在安庆的五气堂,要么就是在家吧……”

    “安庆,真够远的。看来我们得顺着运河走上好些日子才能来回。”

    “说来他……你应该还记得。”姬雅弥摸摸鼻子。

    “我没事认识你二师兄干嘛?”

    “记不记得我们两年前一起喝酒差点喝死那次?他就是那个店的老板。”

    突然一大堆记忆冲进玄雅弥的脑袋。想起他刚认识小姬那时候,一起被雷家长子雷月关进囚剑室,一起突破重围奔向澡堂,一起被误当做入室贼追赶,还有,一起在一家名为“鬼栈”的酒馆里喝到差点丢了小命……

    “陆清玄,我二师兄,好像从小到大我因为用毒闯下的祸都是他帮我摆平的,解毒功夫……很厉害。”小姬难得很诚恳的赞美了一句。

    “被你说厉害那就是真的很厉害了……还犹豫什么,快开路去找他吧!”

    “等等,让我先去交代一下雷涟的药。”

    “快去,快去交待完后事我们好开路。”

    “再提后事就缝起你的嘴啊!”

    “……”

    不远处,坐在树丫上的罗盘沉着脸,看着这厢打打闹闹的两个人,恶狠狠的扯了一把树叶。

    ==============

    “涟公子,涟公子?”

    单丹丹在山庄后院寻找着雷涟,终于见他呆立在荷花池一旁,眉头微锁,像是在思考些沉重的难题。

    “涟公子,外面风大,还是回屋里吧。”单丹丹轻喘着跑过来。

    “啊,好的……”雷涟应了一声,却没有动作,两眼直直的盯着水面的粼光。

    “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不……只是在想一些事?”

    “什么事?”

    “……不知道,我记不起来。”雷涟看着这一池涟漪,眼神越来越彷徨。

    在想什么呢?原本好像应该有很多事可以想,又好像生来便这么一片空白。荷花池里的光,闭上眼似乎还看得见,那些残像在脑子里慢慢具体,幻化成另一座水上楼阁,那么熟悉。那是真实存在过的么,还是为了填满空空的脑海而徒生的幻象……就算是自小修仙问道的蝉云,面对着一池水也不会有这么多纷繁的杂念,思考对雷涟而言也许只是一个总在进行的习惯。

    “那丹丹就陪你一起想。”

    雷涟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女孩笑得像波光般粼粼。

    “……谢谢。”

    “这是丹丹的分内事,”单丹丹亮着眼睛比了个手势,“你要是想到了什么可以和我说说看,说不定我也可以帮上忙!”

    脑子里的残像朦朦胧胧的,但又仿佛很真切,像是只手可及的镜中花,水中月。

    “……我刚才在这里看着水面,就觉得……”雷涟闭上眼,努力地捕捉脑子里的碎片,“就觉得,似乎有这么一个地方,石阶竹梯,建于很美的水潭之上……”

    雷涟一边说着,单丹丹便一条条的记下。石阶,竹梯,水潭,很美的水潭……

    “它被山谷环绕,所以潭水即使是冬天也不结冰,溪流过走道间,竹青色长留不退……你说,这样的地方到底会不会有……”

    “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去找吧。”

    “……你愿意陪我去找?”

    “当然啦,这样的地方丹丹也很想去看看,说不定它比我家世代住的涧谷还要漂亮呢。”

    女孩脸上似乎总是那么天真又自信满满的笑容,看的人心里有慢旋而出的暖意。

    “嗯,如果有那样的地方……”

    如果没有那样的地方,为何自己仍没有忘记。雷涟轻蹙眉,嘴角一抹浅浅的苦笑,一瞬间又吃惊了一下,自己是什么时候……习惯了这种并不快乐的笑法。

    “涟!单单单!”

    不远处,那一黑一白两个人急匆匆的奔过来。

    “早说过了,那个字不念单!”单丹丹憋红了连,冲着那个白发的少年抱怨。

    “好吧好吧,三单小姐……”姬雅弥完全不为所动,“我们来辞行的。”

    “像你这样子一点都不顾女孩子感受……肯定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单丹丹气红着一张脸一溜烟跑远,远远地还听见几句“白毛的都是混蛋都是混蛋”之类的话。

    “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这句真严肃啊。”玄雅弥一脸幸灾乐祸。

    “随便她。”

    “话说妖下的定语都很有那么一点诅咒的意思在,你要不要考虑去道个歉……”

    “你们……要走了?”雷涟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突然觉得脑子似乎更加的空旷。

    “嗯,我们来辞行的……你后面的药方主要是调理身体用的,我已经交给姬莱了,我现在去安庆找我二师兄回来给你解毒,所以说……”姬雅弥按住雷涟的肩膀,轻拍了拍,很像个哥哥。

    雷涟蒙蒙中觉得这种感觉也很熟悉,只是,那时候会搭着自己肩膀,摸自己头顶的人,似乎并不是面前的这一位。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就马上去找姬莱,留在我这里不习惯就回雷鸣门,到时这边的人也会一起跟去的……”姬雅弥一边唠唠叨叨的交代着,全然没发现雷涟的思绪已经飞到了别处。

    “差不多就这些了,你记得了么?”

    “啊?嗯……”

    “……好吧。我们这就走了,等下雷漪会来陪你的,我们尽快回来……”

    “我从来都没发现小姬你原来这么唠叨。”玄雅弥挖挖耳朵,一把扣住小姬就拖走。

    “记得药一定要按时吃……”

    吵闹声渐渐的远去。

    天色已近黄昏,红云薄卷,幕垂。

    池边的雷涟又是呆立许久,才弯起嘴角,慢慢的吐出一句。“告辞。”

    手摸上眉间,却不知是何时又皱了起来,刚弯起的嘴角还没有温暖起来就消失了。“这个也叫做,习惯么。”

    这就叫习惯。若有那么一天,脑子里的记忆被破坏被丢弃,再也认不出曾经与你生死与共的伙伴,认不出曾经魂牵梦萦的爱侣,不再拥有满腹经纶,也不再懂得这世上晦涩而多姿的道理……身体的记忆却不会散去。它会是或咸或淡的胃口,会是一个弯腰的姿势,会是每一件不自觉就会去做的事,也会是一个微笑的方式。除非摧毁了肉体,否则身体的记忆总是不会消失……也许因为如此,不死,便算不得“重生”二字。

    雷涟专注在这渐渐黯淡的天色里,却忽视了居高临下的两个陪客。

    一个是罗盘。她默默睁开的眼睛里有光亮似星,她在雷涟和远去的玄姬二者之间徘徊了很久,终于跳下树,追着离开的二人远去。

    另一个坐在雷涟头顶的树丫间,静气凝神,似是要与这棵老槐树融为一体。右眼下的坎卦刺青漆黑如墨,衬得肤色惨白如雪。他一手撑着下巴,安静的看着雷涟的一举一动,捕捉着各种各样从雷涟脸上一闪而逝的表情。他笑,他也笑。他皱眉,他便也陪着他皱眉。直到夜风起了,单丹丹捧着披肩,将雷涟带进屋去。

    抬头,浩浩星河已经流过中天。

    他叹气。他很少叹气。

    “我一定是被你传染了。”万俟坎脸上挂着一丝和雷涟很相像的笑容,说不清是学来的,还是本就如此。

    树梢轻颤,几片老叶坠地,人已不知去向。

    那一晚,夜很凉。

    很多年以后,那几个曾热血方钢人也许都会忘记了,自己那一天曾经在这个城池做过些什么。胡爷却一定还会记得,好记性有的时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记性好就会失去遗忘的快乐,如同千杯不醉的人会失去醉酒的快乐一般。

    已是后半夜,城市已经陷入沉稳的安眠。

    胡爷却被从梦中摇醒。

    窗开着,夜风灌入室内,虽是夏风,却仍让人觉得寒冷。同时灌入室内的还有星光,星光自是比不上月光,落在那人身上,只看得出浅浅的轮廓。

    “你是?……万俟坎?”胡爷勉强的借着这微光,看清了来者是谁。

    “我就不绕弯子了,七里,我有事要你去做。”万俟坎坐在黑暗里,眸子的光却凛冽的亮着。

    “……哈,哈哈哈哈哈……”胡爷楞了一下,忽然笑起来。“我都一把年纪了,何德何能,能去为你办事?”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七里。”

    “那时候年轻,”胡爷摸到床头上的烟杆,便拿过点起火来,“现在老了,早就不中用了。”

    “那个时候,‘帝国’的刺客七里,雷厉风行,绝不像现在这样,只会没完没了的打哈哈和抱怨。”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不要叫那个名字,我心烦。”

    “你不用这么快推辞,我又不是要你做回本行,”万俟坎轻笑,“只需要你稍微动用一下你手上‘帝国’的情报网,如此而已。”

    “帝国早散了,哪还有那种东西……”

    话音未落,那人的手就对着脖颈切了过来,快如急电。来不及抵挡,便被制住双手,侧头按在了桌子上。

    “为什么你不出大都却可以知道天下角落里别人不知的小事?为什么所有的说书人都有门派传承你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为什么……”万俟坎弯起嘴角,眼里却冰冷如雪,“为什么我向和冈询问你的下落时,他宁愿被拆掉两条胳膊,也对你的事绝口不提?”

    “你把和冈怎么样了?!”胡爷惊道。

    “看来昔日的同僚,你还是记得的,那么你应该也记得,帝国的情报网里,有一半都是万俟山庄的人……你有什么理由说,不?”

    “这么说你来找我还是看得起我了。”胡爷冷笑。

    “不,因为我还有别的事要做……”万俟坎放开胡爷,徐徐道。“再说了,就算是为了枫夫人,你也没理由推辞我。”

    “……好吧,说说看,是什么事?”思考了很久,胡爷终于妥协。

    “玄姬离开大都往安庆去了,这件事,你知道了么?”

    “今晚刚得知。”

    “我要你把这个消息散出去,就说毒公子姬雅弥独身离开大都去往安庆……越多他的仇家知道越好。”

    “你在捣什么鬼。”胡爷皱眉。

    “没什么,不想让那两个小子很快回来而已,再者以你对他们的了解,大可放心,他们死不掉。”

    万俟坎笑的很开怀,推开窗户准备离开,被胡爷从背后叫住。

    “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不想把活着最后的时间都浪费在家族游戏里了,晚安。”万俟坎仰望着星河,一跃而去。

    随后,夜风知趣的合上了窗子,只留下了满屋燃烧过的烟草味。

    

 

远目,接下来是要命的写雷涟的【涟歌】,我快变成文艺少女了……OTL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