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24~26  

2009-02-13 05:22:04|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第24章 所谓礼仪家的措辞

章节字数:2874 更新时间:08-11-10 21:59

    话说小姬替龟仔选了向上的路,可惜向上的也不是什么好路。

    这条路极其的短,短的有些玩笑的意味,直路突然向下,之后再过两个转角,就变成了死路。

    玄雅弥不慌不忙地抬头,深井一样的通道,门,开在遥远的头顶。

    “这……该不会以前是弃坑吧~哈哈~”

    说来,似乎万俟家的人都以轻功和身法见长,这个通道难道是专门用来欺负外人的?啊啊这个设想真让人不舒服啊……

    玄雅弥提起向上一越,一脚刚踏上墙壁,就直直的跌了下去。

    好滑!根本踏不上去。

    这时才发现,被打磨的异常光滑的墙壁上似乎还涂了一层滑腻的脂质,恶心的找不到上限。而这个高度,不是一口气就能跃上去的,就算是如玄雅弥般登峰造极的轻功,起码也要两段跳才能到达顶端。

    真可恶,万俟氏的人都属跳蚤的么?

    玄雅弥抽出墨鱼,向猪油皮一样的墙面毫不犹豫的切下。叮的一声,墙壁被利落的刨开一个开口。

    “这种东西也拿来耍人,太目中无人了……”

    切削墙壁的声音接连响起,漂亮的三级跳,龟仔稳稳的踏上顶层的台阶。

    =======================================================================

    “啪,啪,啪……”

    萧廖的声音在空旷的内室响起。

    万俟坎和万俟乾盘着腿席地而坐,万俟乾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轻声的拍掌在不绝回音中莫名的诡异。

    “我原本以为会是两个人一起来的。”他站起身,停止了满溢着古怪的鼓掌声。

    “我以为你会说,‘原本以为你们都来不了了。’”

    “哈哈~非也,如果没有人能到这里,就糟糕了。”

    “什么意思……”

    万俟乾不答话,万俟坎也从站起,两人互换了一个眼神,忽然双双向玄雅弥单膝下跪。

    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做什么?”

    “暂时还不是向你行礼。”万俟乾伸手一指,“我们不得不行礼的对象,是他。”

    他指尖的方向延伸,指向的,是玄雅弥腰间的墨鱼。

    什么?向一把剑行礼?!疑惑的抽出墨鱼,黑色的剑身在空中划过一道吸光的影子,冰冷,又炙热……像是要冻结空气般的夺目,硬生生的要刺伤你贪恋他的眼睛。

    “宗主……这真的是宗主么……”万俟坎看着墨鱼的眼神有些许的迷离。

    “……不会错的,我也能感觉得到……”

    万俟乾忽然抿起唇,往青石地上重重的磕了两个响头,玄雅弥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万俟乾闪至身前,伸手便要来夺剑!

    反手一挡,剑身画了个角度从反向滑向万俟乾的手臂,对方不但不挡,反而用另一只手将剑锋接下。殷红的血顺着墨鱼的纹路溢开,滴落在地上,开出一团散乱的花……

    “……手会坏掉的哦。”玄雅弥本没想伤人,但是万俟坎竟然在手掌中暗用内力将剑锋紧紧夹住。并非抽不出,而是若强行将剑抽掉的话,怕是他的手会四分五裂……玄雅弥还没想这么做。虽然他们劫持了蝉鱼,害他和小姬费了这么多周折,实在可恶。

    “是真的……”万俟乾的声音似乎激动的有些颤抖,而那眼中的光彩确是明明白白的狂喜。

    “什么真的?”

    “什么都是真的……”万俟乾慢慢放开染血的剑身,“你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这剑么?”漆黑的剑身,有红色的泪在反光。“师父说,他叫墨鱼……”

    “胡说!”

    沾血的手掌按上玄雅弥的肩膀,沉重又粘稠,像血筑的铁石。

    “你给我记好了,他是万俟!万俟息!!就算你死了也不能忘记!!”

    ==============================================================================

    忽然的爆炸声瞬间淹没了玄雅弥一时间混乱的思考。

    地面簌簌发抖,在仓促之间裂开绵延的细纹,空气的旋律在抽搐,昭示着巨大不安的到来。

    “啧,那只云雀跑了……”万俟乾和万俟坎几乎同时脸色一沉。

    玄雅弥挥开万俟乾的手,“蝉鱼在哪里?”

    对方并不搭理。目中无人的态度实在有些不能容忍。已经快急疯了的人挥剑指来。

    “问你在哪里呀!?”

    地面在一瞬间崩塌,黑色的带状气焰从裂缝中撕扯出,竖直向上,真个地面被霸道的抬起。玄雅弥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人抓住了衣后领提了起来,像拔萝卜一样将他活脱脱的拽出地面。

    剧烈的烟气在地面处集结缠绕,玄雅弥被人丢到底上,呛得直咳嗽。

    待粉尘稍稍散去,他才看清,原来站在面前的人是小姬。

    “你拉我上来的?”

    “对啊。”

    “你什么时候轻功变这么好了?”

    对方居然只是笑而不答。

    唉?小姬是不是上来的时候被乱石砸坏了脑袋导致性格大逆转?玄雅弥带着巨大的疑惑再向四周看去,那两个姓万俟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更诡异的在于,原本因为地下室崩塌现在应该是大坑的位置,现在也莫名其妙的平了,丝毫未见一点破坏过的痕迹……

    这到底是……什么?

 

 

正文 第25章 节外生枝

章节字数:2614 更新时间:09-02-09 01:21

    小姬……

    倒不如说,是面前的这位小姬。玄雅弥隐隐约约的萌生一种不吉利的感觉,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似乎是这短短数个时辰发生的事情都太过仓促,地下室、万俟乾、万俟息……莫名其妙的名词和人一个接一个,又或者是面前的这位“姬雅弥”身上实在是太干净了……干净的有点陌生。

    偌大的骚动惊扰了入夜的姬和山庄,檐下的灯火接连浮起。姬夜寻披着长衫,身后追随着一票家丁,风风火火的赶到内院。

    “啊呀?被你爹发现了呢~”玄雅弥坐在地上,半自嘲的调侃。没有放过那位“姬雅弥”眼底一闪而逝的古怪笑容。

    这是小姬么?玄雅弥挂着一张笑脸,遮盖在黑衣下的手却下意识的握紧了墨鱼。

    “雅弥?!你半夜回家一次就是为了炸屋子么!?”姬夜寻顶着黑眼圈怒容满面。

    “爹~”姬雅弥忽然给了姬夜寻一个大大的笑容。

    咔嚓…………不知道是哪里传来天雷劈顶的声音,姬夜寻站在原地呆愣了近乎半柱香的时间,家丁们试探着在庄主大人眼前挥挥手,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姬雅弥则是莫名其妙的保持着笑容与姬夜寻对视,那种玩味的笑容看的玄雅弥不由自主的反胃……

    “我说,姬庄主啊……”玄雅弥忍不住从旁打岔。

    姬夜寻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哦,玄少侠也在啊……哎?这位姑娘是?”他同时终于注意到了裹着小姬的衣服,一直安静着坐在一边的罗盘。

    “对呢……小鱼还没找回来……她是哪来的啊小姬?”玄雅弥打量着罗盘,看到她额头延伸至鼻梁的紫色花纹,妖娆的银光在月下晃动着……纯白的长发,紧闭的双眼,稚气的脸庞却偏偏让人感到不能辱没的庄严。真是神奇……

    “她叫做……”姬雅弥微笑着将罗盘抱起来,“她姓罗,被关在地下密室里,我顺手将她救出来罢了。”

    “原来如此。”

    “爹,您可以替我们照顾这个孩子么?”

    “好……”

    “我可不要他照顾。”罗盘一边冷着脸,戒备的眼神游移着,“虽然不会有什么比万俟更让人难以忍受,不过,既然是可以留在万俟氏旧址的人,必然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

    姬夜寻有一瞬惊异。

    姬家家仆们对万俟一知半解倒是没怎么在意,玄雅弥端详姬夜寻的反映,回想起某次闲聊中关于姬和山庄是万俟山庄旧址的流言……看来流言都不是空穴来风。那个女孩是谁?她感觉上仿佛就像一个冷漠的长者,成熟却压抑。

    然而更让人惊讶的始终是今天的小姬。

    自从回到地表以后,他就仿佛是换了一个人,或者说,就像是换了一个……魂?

    =======================================================

    月光有些淡,淡而安静。

    月上那些灰黑的斑块,像一只鸟半透明的翅,轻盈,又沙哑。

    玄雅弥躺在屋顶嘴里叼着狗尾草,眯着眼看星空。蝉鱼还没有找到,但是他的直觉让他安心。虽说如果蝉鱼出了什么事师父一定会绑着他的脚把他吊在长白山某个断崖上活活风干……但是今天的直觉异常强烈的告诉他,这种时候,可以安静的晃晃脑袋看看星星,而不用担心某天因为无法和师父他老人家交代而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小姬……

    一个白影忽然越过墙头,玄雅弥吐了草,条件反射的追上去。

    白影闪入内院停下,一头灰白的长发混淆着月光,转身,回眸,定格。

    “小姬~”玄雅弥一手搭上对方肩膀。

    此时才发现姬雅弥怀里抱了昏迷不醒的蝉鱼。

    “唉唉唉唉?!你从哪里找到的?”

    对方居然是耸耸肩不回答,只是抱着蝉鱼走进屋里,将昏迷的女子扶到床上。凝视许久,突然捂住胸口,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玄雅弥倚在桌边,缓缓道:“小姬,你从哪里找到小鱼的?”

    “秘密。”姬雅弥半眯眼睛,轻勾嘴角。

    “喂喂……这种事也要保密啊?”

    对方只又耸耸肩,不置可否。

    “那……还有个问题。”玄雅弥顿了一下,“刚才你干嘛翻墙进来,这里可是你家啊,从大门走不就好了?”

    他居然又耸肩,一脸笑容。

    “啧……你这家伙……”玄雅弥皱眉,“算了算了,总之小鱼平安回来就好……那么~我们开始游戏时间吧~”

    “游戏?”

    “你不会掉下去的时候摔坏脑袋了吧?那游戏我们每天晚上都玩,你最喜欢了~”玄雅弥勾勾手指,做了个“过来这里”的手势。

    姬雅弥会意附耳过去。

    “就是……”

    姬雅弥刚反应过来,凌厉的一掌便对着面门拍上来。他侧头闪过,但还是擦到了一边的钢制耳环,耳环被掌风击碎,破散的残片划过小姬的脸,留下一条细小的伤口。

    两人在屋内缠斗数招后跃出门外。姬雅弥手中突然翻出几只黑色的羽毛,玄雅弥讶异着急忙躲开。那羽毛掠过空气钉入地表,微光闪过,地面轰然炸裂开,坑洞中的灰烬被风卷起地面瞬间多出了几个洞。

    爆裂声再一次惊醒了姬和山庄。仆从们纷纷赶来……

    “出了什么事?”“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哈哈~~”玄雅弥突然环手大笑。“小姬你又进步了~看样子,再过一阵我空手就赢不了你了呢~”

    “什么嘛……原来是少爷和玄少侠切磋武艺……”仆从们虚惊一场,又匆匆散去。而姬雅弥轻触脸颊上细小的血痕,面无表情。

    玄雅弥伸伸懒腰,“哎呀~快天亮了~去睡个回笼觉~”他一边挠头一边走向厢房,脚步落下,没有一点声音。“对了……小姬你什么时候开始戴耳环这种东西了?”

    “……没什么,突然有兴趣。”

    “这样……”厢房的门合上,内院寂静,在这太阳升起的前一刻,没有一点声响。

    姬雅弥抬起头,上方的枝桠上罗盘悠闲地晃着腿。

    “你被发现了哦。”罗盘平静的声音略带调侃。

    “无所谓,”姬雅弥……不,或者是说现在姬雅弥的这张脸,浮现出古怪的得意笑容,“我一早就没打算藏起来,而且这个身体我很喜欢,总是要带走的。”

    “唔?是么?我原本还想提醒你,如果好好扮演这个躯体的角色,就能和那个叫蝉鱼的女孩子多好好相处几天呢。”

    “……无聊。”他有些许的急躁,扭过头,转身出了内院。

    罗盘继续在高枝上轻晃着腿。

    “真是的,比人类还会口是心非。”她轻叹一声,摇摇头。

 

 

正文 第26章 墨羽公子

章节字数:3412 更新时间:09-02-13 05:15

    “一,二,三……十四,十五,十六……”

    罗盘坐在树枝上数数,脸上有淡淡的得意。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七,二十八……”

    前面的那个转角处,原本已经扭头离去的白色影子又转回来了,他微皱着眉心,在树下犹豫了好一阵,终于仰起头。

    “喂,你刚才说,我最好怎么做?”

    “八十七,”罗盘笑道,“居然让我数到八十七才开口~”

    “好吧好吧……”他无奈摆头,“罗盘小姐,好歹我们是相近的同类,给点提示不算很过分的请求吧?”

    “哎呀~?什么提示,我忘记了呢~”罗盘掩嘴轻笑。

    “就是……”他低下头,“该,怎么扮演好我现在的这个角色……我需要你的帮助,越多越好……”

    “好吧。”罗盘正了脸色,“但是我的信息都是表面的,只能帮你一小部分,因为这个身体的主人,不是那么好模仿的,很多部分都不是靠模仿就行的。”

    “可以,越多越好,不行的地方我看着办。”

    罗盘一脸坏笑,“墨羽公子,我以前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配合~”

    “……随便你怎么说。”

    “好,继续正经的。你现在,叫做姬雅弥……”

    “好奇怪的名字……”

    “别挑剔……注意称谓,他有个外号,叫小姬,不过这个外号只是对他那个叫做玄雅弥的朋友用的,他的父亲和那个叫做蝉鱼的姑娘叫他雅弥,从这个称呼你觉不觉得有点幸运?近水楼台哦~”

    “……说重点……”

    “他不大喜欢笑,虽然笑起来是挺好看啦……但是别对着他爹笑,对那女孩子嘛……咳……”

    “……喂……”

    “他脾气也不大好,喜欢瞪人哦,而且是那种从下往上,很可爱的瞪……喂,学得会么?”

    “……”

    “还有……”

    “算了算了,”墨羽挥挥手打断了罗盘自顾自的演说,“直接说说他到底有哪些地方是我绝对模仿不了的。”

    “药理。”罗盘收敛了调笑,“他的药理已在他母亲雷洛合之上,特别是毒术,基本上在这片能走到头的大地之上已经鲜有敌手……这样的特征,你可以模仿么?”

    “这倒不是难事,视情况,我可以直接用术法代替。”

    “是么,那么还有一件……”

    “还有什么?”

    “心。”

    “……我自然明白。”

    “如果我是你,”罗盘沉了脸,“就立刻走,离开这里,远远地离开再也不回来了……留下来,若还是你的现状,这简直等同于自杀你难道不明白么?”

    “无所谓,”墨羽轻笑,“反正我原本早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心跳停止的时间,比你我认识的时间还长呢。”

    “蠢材。”

    “……的确蠢,”他转身,向着来的地方退去,脚步不再像来时那么轻快,“但是,那种感觉你不明白……那种,原本停了好久的心脏不断地跳啊跳啊,连自己都抑制不住,血液在身体里乱流……心跳声直传入脑子里连理智都搅乱的感觉,你不明白。”

    “但是……”

    “若你能明白,罗盘小姐,你也会甘愿只做朝生暮死的浮游。”

    玄雅弥挂在不远处的屋檐下,耳朵边举着灯罩扭成的放大听筒,听着这两位古古怪怪的对话。

    看来小姬被冤鬼一类的附身是肯定的了,不过……这个罗盘到底是什么?该不会是都城新闻记者一类的吧……要不怎么小姬小道资料那么多,包括他喜欢用什么角度瞪人都有……不过倒的确是蛮可爱的啦……

    还有那个……什么墨羽公子?浮游又是怎么一回事……玄雅弥听的半半拉拉,满腹疑问。

    “怎么了?刚才没听清楚?”

    突然的背后音,之前完全没有察觉,玄雅弥猛地回头,却发现原本应该坐在那边树枝上的长发女孩正站在自己身后,登时吓得倒吸一口气。

    “……原来你们果然都是鬼魂么……”

    “你才是鬼魂,偷听别人说话的大耳朵,玄雅弥!”罗盘鼓起腮帮,满脸不高兴。

    “嘛~那也没办法呢,谁让那个什么公子赖在小姬身上不肯走,做兄弟的自然要想办法救救他……”

    “不是‘什么公子’,他叫墨羽公子,是只黑云雀,墨羽公子是妖界给他的绰号,叫的久了,于是干脆连他的原名也忘记了。”

    玄雅弥楞了一下,“干嘛告诉我这个,你不是和他一伙的么?”

    “非也,”罗盘晃晃手指,“对影响的双方都公平,这是我的原则。再说,我也没有把姬雅弥和你相关的一切告诉他啊,这也是一种公平。”

    “……我该说现在这世上怪人太多还是现在这世道妖怪横行呢……”玄雅弥抽了下嘴角。“不过我说既然你愿意公平的话干脆直接告诉我怎么把那家伙从小姬身上拉出来啊……”

    罗盘不回答,紧闭的眼睛微微的搐动了一下。

    “……等吧,”她过了很久缓缓开口,“不会很久的,这不是我们需要去干涉的事情。”

    地平线上,太阳弹跳出来,瞬间就淹没了黎明前浅薄的黑暗。

    =====================================

    姬家家仆们一大早就开始寻找他们的少爷,要是少爷他刚回来就又丢了,老爷不大发脾气才怪,到时倒霉的就只有他们这些可怜的下人了。虽说老爷一向待家仆们都不错,但是一旦发起火来……哎……

    “少爷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习惯去药卢的,今天怎么没来?”

    “也没有去厨房喝七嫂的甜汤啊……”

    “后面贮藏室也找过了,还是没有!难道少爷真的……真的夜里跑掉了……”

    家仆们叽叽喳喳扭作一团,煽动着各种各样离奇的猜测。

    “别找了,他还在。”

    玄雅弥啃着糖饼,懒洋洋的靠上走廊的柱子。“他在内院帮一位朋友疗伤,你们还是尽量不要来打搅得好……”

    家仆们纷纷念着“还好还好”、“谢天谢地”之类的话,各付其职,而且顺从的与内院保持了恰好的距离。

    “真不知道这群姬和山庄调教出的家仆是很聪明呢还是很不聪明呢……”玄雅弥啃着饼,若有所思。

    原来小姬喜欢甜汤啊,难怪他早上顶多只吃糖饼,对包子极度排斥,哼~真是挑食鬼。

    内院隐约有微弱的光芒在闪耀,玄雅弥慢慢的靠过去,光芒像断弦,戛然而止。不理会那些,他径直推门走进蝉鱼的房间,在桌边坐下,倒了一杯茶,边喝边看戏。

    蝉鱼还是躺在床上昏迷着,小姬坐在床沿,闭着眼睛,两指搭在蝉鱼额上,保持着这个姿势,什么动静都没有。

    “继续,不用理会我,”玄雅弥一边喝茶,满脸笑容,而对方始终没有进一步动作,“我说,你继续,就当我不在,明白么?墨羽公子?”

    “……你?”

    “别你你的,如果你有办法救醒小鱼的话我已经要感激你了……虽说你占了小姬的躯体,不过据说你用不了很久,所以我也不担心呢~”

    “……你都知道些什么?”

    “很多啊~比方说,小姬每天早上喜欢去厨房喝甜汤……所以,从明天早上开始要记得去喝哦~墨、羽、公、子。”

    墨羽扭过头,闭上眼睛,搭在蝉鱼额上的手指渗出流光。

    流光碎裂,飞散向整个房间内部,在墙壁上转着圈游走,霎时间让人看花了眼。玄雅弥呆呆的盯着这奇景,一时间忘了自己原来还有什么目的。

    原来属于小姬的银灰色长发,从发尖开始,随着流光的转动,慢慢的蔓延墨色,仿佛有一对黑色的羽翼在背后展开。墨色深入、渗入……直到额头,墨色的发丝划过他越发死白的面颊,不知不觉,已是满头冷凝的汗珠……

    好一会,流光终于慢慢散去,黑色的墨从银灰色上褪去。墨羽撤回手指,呆呆的看着蝉鱼安睡的面容,目光流离过她脸颊的每一条曲线……忽然,胸腔里撕裂般的疼痛……

    “你怎么了?!”看到对方突然瘫下来,玄雅弥条件反射的上前接住。

    “可能……”墨羽薄弱的声音不断地抽气,“可能是心跳得太快了吧……”

    “哎?”

    “……没什么,蝉鱼姑娘中的蛊很厉害,带着股妖味,再过……再过两天……或者是三天,我应该就能把它拔干净了吧……”

    “……为什么救小鱼?”

    “我想要救她,就这么简单。”墨羽捂着胸口,安静的开口。

    “哎……”玄雅弥翻起白眼,轻叹一声,“墨羽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墨羽笑道,“我……只不过是一只借了你朋友身体不还的妖怪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