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31,32  

2009-03-12 01:52:19|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第31章 酆都花匠

章节字数:3557 更新时间:09-03-09 00:11

    蝉鱼有些费解。

    自她醒来之后,姬雅弥便一直躲着她。虽说他每次都找些奇奇怪怪的理由搪塞过去,但那种刻意的躲避仍然会让任何一个人觉得不舒服。

    那个白色头发的女孩总让自己觉察到剧烈的熟悉,仿佛一起相处了很多很多年,但是那种感觉又隔着一种假象,一时间说不清楚。

    师兄也有事瞒着她,似乎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但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语塞,谈论起姬雅弥的时候总会半开着诡异的玩笑。

    小姬?……他嘛,过阵子就好了吧,说不定是更年期哦~

    ……

    实在拿着两个家伙没办法。

    只是,快三天了,雅弥他也不愿意和自己说一句话,只知道到处躲……这也太过了吧?

    蝉鱼的内心暗自窝火。

    午后的日光毒辣起来,漫不经心的夏天在纯润的水面剥削,留下一朵朵莲花高傲不倒的身影。

    莲花池边的树影里,白色的身影安静的抱膝而坐,两眼看着水池中的莲花慢慢招摇,日光在生机面前越发热情。这种感觉很舒服,就像是……活着的感觉,让人忍不住不断回味不断留恋,趁着还有一点点剩余的时间。

    “雅弥。”

    一时沉醉,不想忽如其来来的呼唤把墨羽吓了一跳,他惊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想要逃跑。

    “我——就——那——么——吓——人——你——每——次——见——到——我——都——要——跑——么?!”

    蝉鱼不满的提高了声音一字字的哼出来。

    墨羽一时间不知所措,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留下。

    “……对不起。”还是留下吧,反正结局不是都一样么。

    蝉鱼在墨羽身边坐下,墨羽别过头,不敢看她。

    就这样隔着一段距离,没有语言。

    湖面的风掠过,荷花抖动,送来淡淡的清香。

    “雅弥……你的身上,有种奇怪的气味……”

    “……”

    “以前是一股有点酸的苦味,现在的……有些像……有些像莲花。”蝉鱼回过头,淡淡的微笑。

    “莲花?……”

    像这池中的白莲一样,阳光下闪着光的莲花么?不,不对。

    “只是像,但又似乎不是……”

    “白莲,漂亮么?”墨羽看着池里的白莲花,愣愣着出神。

    “清水出芙蕖,白莲比起红莲,更来得清澈。”

    “有种莲花,比这尘世间的白莲,来的更美……”

    “是么~?”

    “嗯……”墨羽安静的看着这一池白莲,眼里有隐隐的墨色在翻涌。“它伴着轮回六世,生老病死,唯一不变的是它,自顾自的,一直美丽。”

    “它长在忘川河畔,绵延三途之远,它的名字,叫冥莲。”

    “冥莲,这种花……真的会存在么?”

    “如果相信,它就存在……包括,专司培育冥莲的那个花匠。”

    蝉鱼安静的坐在一边,听墨羽安静的声音,缓缓的开始叙说遥远的匪夷所思的故事。

    =========================================

    就算是黑白无常,也有存在的形体腐朽的一天。

    行将枯朽之时,他们会变成种子。有一位花匠将他们种在三途河岸,他们抽枝发芽,开出黑色的莲花,那就是冥莲,冥府酆都的莲花。

    冥莲的香气可以让灵魂麻醉,减轻他们的痛苦,宽恕他们在人世间留下的罪。当一朵冥莲香气散尽,他便凋零入土,这样,便能重入轮回,转世为人,再次去拥抱这个阳光之下的花花世界。

    “那个花匠呢?他可以离开么?”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他有罪,重的很难赎清的罪。”

    “什么罪。”

    “他可以培育冥莲。”

    “这也是罪么?”

    “只有他一个会培育冥莲,所以,上天说这是罪,这就是罪……也就是所谓的‘天意难违’”

    “……”

    花匠的肉体早已回归泥土,灵魂却被锁在地府。因为只有他,可以让徘徊在死生之间的黑白无常们,拥有可以重入轮回道的机会。

    他从不抱怨,也不敢抱怨,时间长远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不计算,只是每天看花谢花开……似乎冥莲的香气连他也麻醉了,所以,时间长的连痛苦也淡忘,甚至自己是谁,都险些淡忘。

    直到,地府来了特殊的客人。

    “特殊的客人?”

    “她是一件神器的精魄,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因为它能看透一切。”

    “被看透也会觉得快乐么?”

    “……因人而异吧。”

    如果……如果有一天,有个人让你忽然记起,自己其实还会说话,那么,被看透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吧。

    “她很好……但是就是那时候,她向酆都大帝提出的要求,却改变了这个花匠最后的一点时间。”

    “……和冥莲有关?”

    “对……”墨羽颔首,闭上眼睛。“一切都从冥莲开始,又因冥莲而结束……”

    那个银发的神魄,面对着酆都大帝,直白的提出要求,要借花匠用一阵子,代价是给酆都一个一千年不变的预言。就这样,她带着花匠离开酆都,去往了人世里。

    “她借花匠有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需要一个玩伴……之类的。”墨羽面颊的微笑一闪而过。

    “但是在那之后才知道,此行是一去不复返。”

    在河畔停留了那么多已经遗忘的时间,冥莲的香气早已渗入他的五脏六腑。无论是人是妖甚至还有流落人世的散仙,纷纷循着这冥莲的香气纷沓而来,只为了那香气的一瞥,便能在还没有堕入地府之前,抵消生前这些沉甸甸罪名。

    原本的游戏变成了亡命,最后他们还是没能逃掉,只不过,抓住他们的不是妖不是仙,是人。

    那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族内的术士居然有让他们无所遁逃的力量。

    那个神魄被从宿体中分离开来,宿体不知去向,灵魂被囚在地下封印住的冰窖里。

    而那个花匠,被再次剥夺了肉体,只能在贴满封印符的房间里以一只鸟的形象出现,自此,违心的为人类培植冥莲……

    “……怎么会这样……”

    “也许这就是他们违反轨道,私自离开酆都的惩罚吧……”

    “难道自己的命,真的只能顺天意,不能尽人事么……”

    “不知道,不过他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短短十年之后,这个家族一夕倾塌……连带着他们,一起被封在了地面之下,但是上不到人间,下不到地府……就这么各自被囚禁了五十年,就连黑白无常也找不到。”

    “……很孤单吧……”

    “……可能吧,也许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呢。”

    “没有人会习惯孤单的。”

    墨羽愕然,转过头,蝉鱼认真的眼神没有防备的传入视觉,墨羽胸口一紧,一瞬间城池就倾塌成残渣……

    “雅弥你怎么了?!”

    “别过来!小心不要碰我!”墨羽捂住胸口拼命地稳住身体,紧闭的眼睛随眉头皱起,胸口窜过的电流将心脏和悲伤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我没事,你只要暂时不碰我,我就没事了……”自欺欺人吧,墨羽心里明白,自己现在这个状况,已经随时都可能……

    对了,那个花匠的故事,已经有了结局。

    “那个花匠的故事,我还没有讲完呢。”墨羽捂着胸口垂下眼睛,安静的声音越发的虚弱。

    “雅弥……”

    “五十年后,有个人救走了那件神器,顺路无意间闯入了囚禁花匠的密室,然后,阴差阳错的,花匠附在这个少年的身上,重见天日,只是,从他重见天日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他活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

    “……他爱上一个人。”墨羽苦笑,“原本这个少年就是不适合附身的体制,而且,一个身体,如何能够容纳两颗心呢?他爱的越多,心就越大,这个狭窄的身体上再也不能容纳……但是他被抽离本体太久,如果离开这个暂时的寄主,就灰飞烟灭了,连最后的存在也被消灭。”

    “……怎么会……”蝉鱼的双手不自觉的捂上脸颊。

    “哪有什么办法……从那时开始,他就只有几天的命,但是,爱这种东西什么理由都不需要,于是他也只好接受……只是,他在那短短的几天里,也会不可以抑制难过……”

    “……”

    “他爱的人看着他的时候,口里总是呼唤着另一个人的名字,眼里映着的是另一个人的容颜,就连心里,装的也是那个人……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么?……就连最后他飞灰死去的时候,他爱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那个花匠,叫什么名字……”

    “他没有名字……应为他是一只纯黑羽毛的云雀,所以,他照顾过的黑白无常们给了他一个称呼……”

    墨羽的眼中闪过一抹孤独。

    “称呼他为……墨羽公子。”

 

 

正文 第32章 糖罐子前进药卢

章节字数:5559 更新时间:09-03-12 01:44

    赭黄赭灰从树间飞落,双双停落在墨羽肩膀上。赭灰甚至把头伸进墨羽的发丝间撩拨,甚是亲密。

    蝉鱼在一边看着,忽然咯咯的笑起来。

    “雅弥~赭黄赭灰突然好喜欢你啊~”

    “是么……”

    这笑容看的墨羽一阵头晕目眩,心中有快乐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痛如刀绞。

    赭黄仿佛也不甘示弱似的,金刚鹦鹉硕大的身躯攀在肩头已是不小的重量,还硬是撒娇一样,在墨羽耳侧蹭来蹭去,硬质的飞羽在墨羽脸上左右撩拨摩擦,弄得他向一边斜斜倒去。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赭黄赭灰这么喜欢一个人~雅弥,你最近一定会交好运哦~”

    “……”墨羽不说话,只是微笑回应。

    好运么?算是吧……

    两只鹦鹉攀在墨羽身上不断扑扇翅膀,说不清那是撒娇还是变相的欺负。墨羽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两只鸟一定不平凡,否则怎么能感觉出寄宿在这具身体里的自己?那些看似亲密的撒娇,其实意图正相反,只是这两只鸟循着灵性,在他就快附着不上的地方条件反射的刨挖罢了。挖的不是皮肉,是魂魄间浅浅的附着带,只是这种痛感,比割肉尤甚……

    如果拿这种疼痛,换她面对自己时的笑容……很值得,很值得了。

    “墨羽……”

    “唉?……”

    “没,没什么,”蝉鱼连忙摆摆手,接着垂下头,“我只是想叫叫看这个名字……”

    蝉鱼抬起头,没有焦点眼神迷离的投向前方。

    墨羽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浅浅的微笑,享受着这最后的一点时光。

    不远处的树枝上,玄雅弥和罗盘晃着腿抱着零食看着莲花池边的树荫。

    “如果是小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两只鸟烤了吃。”玄雅弥咬着柿饼微微叹气。

    “他不会的。”罗盘一边吃柿饼一边斩钉截铁的接话。

    “是~么~?”玄雅弥故作疑问的拖长口音,“他讨厌动物蹭他的脸且不说,那两只鹦鹉明明在抓他的肩咬他的脖子吧……小姬可不是被欺负了还不还手的人~”

    “嗯,你很了解他,说的也没错,他从某种程度上也已经接近睚眦必报这一类的性格。但是,他一样不会。”

    “为什么?”

    “因为那个女孩子。”罗盘回答得很肯定,没有丝毫犹豫。“他和墨羽都是一样的,所谓爱屋及乌。”

    玄雅弥托起下巴扁扁嘴,一手上还没吃完的柿饼悬停着,被罗盘径直取走,塞进嘴里。

    “哇……”玄雅弥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满满的袋子一会便空空如也,连自己嚼了一半的也被抢走,不禁低呼出声,“喂喂你也太能吃了吧……”

    “你不也吃了很多。”罗盘舔舔手指满脸不在乎。

    “我原本以为神仙都不吃饭的……”

    “谁和你说的?”罗盘脸上蔓延开一种名为鄙视的表情,“神仙怎么就不需要吃饭了?神仙施的每一项法术难道不需要消耗卡路里么?神仙比凡人吃的还多才能维持正常的各种可以和神仙两字挂钩的活动,比方说上天下地潜水刨坑之类的……谁告诉你他们不需要吃饭的?”

    “……但你不是说你是一个凝聚天地精华成形的精魄,本体是我师父的那个罗盘么?”

    “是啊,那又怎样?”

    “……哎,”玄雅弥长叹一口气直摇头,“真是荒蛮的世界,这年头连家庭用品都开口吃饭了……”

    话没说完后脑上便挨了一记。

    “吃东西只是我的兴趣。”罗盘拉着脸,“我可以不吃,但是吃东西让我觉得开心,就是这样……而且被关了五十年,所以更想吃。”

    玄雅弥嘴角抽筋,“被关了那么久,就这点愿望?”

    “当生命长的自己都厌恶的时候,你的愿望就会越来越简单。”

    “是么……”玄雅弥的目光远眺向荷花池边的树荫,若有所思,“那……他的愿望呢?”

    “我不说,你应该猜得到。”

    的确已经猜到了……但是这个愿望注定不能实现,玄雅弥轻咬下唇,因为自己绝不会允许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

    “不过……小鱼也有些奇怪。”玄雅弥突然想起了这一点。“她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那个是小姬还是别人呢?……难不成是病了一场以前的本事全都飞灰了?罗盘,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吧?”

    “你的问题好多啊,不想回答。”对方撇过头。

    “神仙真难伺候……”

    玄雅弥开始觉得,从某种意义上,师父会不会也是个玩转世间又会吃东西的神仙?这种想象让他浑身战栗不已……还是别做神仙吧,师父如果是神仙岂不是要管自己一辈子了?!哦弥陀佛呀哦弥陀佛……

    “对了~你刚才说的五十年又是什么?”

    “问题真多……”罗盘不悦的鼓鼓腮帮,“真想知道?”

    “当然~”

    “那好吧~”罗盘对着玄雅弥摊出双手。

    “唔?”一时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玄雅弥楞了一下。

    “带我去逛街吃东西~”罗盘弯出狡猾的可爱笑容,“我开心了自然告诉你~”

    “……好吃的神仙,你该不会是张果老转世吧?”玄雅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背着罗盘跃下树梢。

    “那个笨蛋哪有我聪明。”

    “……还是个好吃又自恋的神仙。”

    后脑上又挨了一记。

    玄雅弥觉得自己越来越好欺负了……

    ==============================

    牵着一个女孩子逛街吃东西本就够惹眼了,更何况这个女孩子还是一头亮闪闪的银发,比小姬的颜色更加耀眼。

    不过玄雅弥和罗盘压根不在乎这么多,无视众人或惊艳或鄙夷或惊恐的注目,自顾自的在长街上溜达,顺带嘴里还吃个不停。

    “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喜欢吃糖的男人。”罗盘嘴里塞着卷煎饼,一边对旁边吃着糖的玄雅弥表示不满。

    “注意措辞啊,我还没成年,大孩子爱吃糖可以理解嘛~”玄雅弥一边嚼着蜜饯一边回应。

    “……没成年?”

    “对啊,我今年十七,男子二十弱冠,我还差呢,好吃仙人~”玄雅弥看着罗盘略带疑问的脸,挑了下眉毛。

    罗盘转过头去,继续往嘴里塞东西,掩过了刚才的一点诧异。

    对呢,并不是人人都知道如同自己这么多……这种不在一根弦上行走的感觉,很……孤单。

    转过好几条街,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吃,顺便胡扯些人神共愤的话题。

    “大都貌似没什么好吃的……除了包子饺子面就是饼。”罗盘连塞了好几个饼,不悦的舔手指。

    “北方嘛~吃面比较多咯。”玄雅弥边走边嚼果干,自得其乐,“如果要比吃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江南,或者是更远的海湾,可以吃到新鲜海货……”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罗盘一把揪住玄雅弥的衣袖,目光充满了期盼,隐隐的可以看见跳动的鱼虾和不明生物。

    玄雅弥被她那种眼神逗笑了,他空出一只手在罗盘头上轻轻摸了几下,“神仙大人,不是我不想去啊……我原本就是想下江南玩的,但是现在小姬成那个状况,又有一大堆麻烦接二连三的来……我总得留下来慢慢解决吧?”

    罗盘眼中的期盼瞬间转化为失望。

    “不过呢,”玄雅弥的手不自觉的又搭上罗盘的头顶,没办法,这个身高刚刚好啊……“你如果可以帮我,说不定这一堆麻烦的事情就能尽早解决,我们也可以早日奔江南去,如何?”

    两个人保持着这种姿势呆站了很久。

    “好吧。”罗盘终于做出回应。

    “嘻嘻~那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五十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想得美,”罗盘挥开搭在头顶的手,“等我开心了再说。”

    玄雅弥皱眉。

    “哎~真是难伺候的好吃自恋又爱耍人的神仙大小姐……喂喂我警告你再敢反过来敲我的头我就遇神杀神啦!”

    喧闹的长街又是一阵司空见惯的鸡飞狗跳。

    太阳的方位渐渐歪斜。

    五气堂笼罩在日光里,显得愈加平凡,除了屋顶上被翻开的几处破瓦还没有修复以外。不是不想修复,只是苦于屋顶的药香还没消散,配方久远已经没有解方,一时之间还没有工匠可以上去开工罢了。

    “姬莱!涟哥,涟哥醒了!”银灰发色的少年欣喜的呼喊。

    姬莱大步走进内堂,一手搭上雷涟内腕,稍停,浮出浅浅的笑意。“没事了。”

    “……我,怎么了?……”雷涟扶上额头,昏沉的感觉蔓延四肢。

    雷漪一把捉住雷涟的手。“哥,你昏迷了快六天了你知道么!你快把我急死了!!”

    “六天?……”雷涟抬眼看去,雷漪的轮廓在眼中朦朦胧胧的,但那手掌感觉到的力量和温度,让感觉逐渐清晰,简直有活过来的错觉。

    雷漪扶雷涟坐起,让他靠在自己胸前,一面接过姬莱递上的汤药,一点一点的喂进雷涟嘴里。姬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一言不发。直到雷涟勉强着把那碗看起来就难以下咽的药汁喝完。

    “觉得如何?”

    “没事……可能是睡久了的缘故,手脚使不上力气……”雷涟慢慢的活动着手腕手肘,皆是酸酸软软。

    “没有别的问题那就好,”姬莱向前厅的伙计招呼了几句,顺便从药柜里取出了几个不明用途的小瓷瓶,“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没什么时间可以浪费了。”

    “去哪里?”

    “忘了?”姬莱眯了下眼睛,左脸上花纹似的胎记跟随着变了形状。“我们去姬和山庄,那里应该可以找到医治你们的药。”

    “现在就去?”

    “当然,否则再拖下去,我可不能保证涟少爷不会再出事。”

    ===========================

    天还没黑。

    罗盘说想要看看大都的夜景,于是玄雅弥只好继续陪着她在街上乱逛,当然,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停止吃东西。

    远处扫了几眼,忽然看见几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雷涟~!雷漪~!姬莱!”隔着一条街,玄雅弥开心的朝着那三人挥手。

    “你很高兴的样子。”

    “那当然~”因为有人一起陪神仙大小姐逛街了嘛~

    姬莱诧异了一下,带着雷涟雷漪向玄雅弥走去。

    雷漪搀着雷涟,歪头盯着玄雅弥看了很久,突然恍然大悟般:“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跟踪狂……”

    “你才跟……”喂喂我们才分别没几天吧!

    “这位少侠,没想到居然再此相遇,幸会。”姬莱适时打断了一场无意义的争执。

    玄雅弥摆摆手,“我不是什么侠,直接叫名字好了,我叫玄雅弥。”

    姬莱和雷漪均是一愣。

    “愣什么嘛~”玄雅弥撇撇嘴,“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陪着小姬一起用这个名字,不是很好的一件事么?”

    “失礼了。”姬莱拱手作揖,“我们还要去姬和山庄,就此别过。”

    “回去姬和山庄?做什么?”玄雅弥很好奇。

    “没什么,只是向少爷请教一些药材。”

    玄雅弥猛抽一口气,糖丝差一点吸进气管。在一边呛了许久,他喘着气喊出声,“我和你们一起去!”

    “岂敢劳您大驾。”姬莱脸上堆着笑容,语句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罗盘也不满的扯住玄雅弥衣角,“我要看夜景。”她小声的提醒。

    “等一天大都会跑掉么?!别忘了现在的小姬啊小姬……”姬雅弥转过头,小声的冲着罗盘叫唤。

    “我要看夜景。”罗盘不依不饶。

    “拜托了神仙大小姐,好歹是几千岁的人了你也懂事一点好不!”

    姬莱三人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两个人在一边小声的对话,同时脸上变换着各种表情,数量之巨绝对能让人感慨人类是多么感情丰富的高级生物。

    讨论最终还是以玄雅弥的胜利终了,罗盘在一边黑着脸不说话。

    “那么~”玄雅弥开朗的表情在面颊上闪耀着胜利的光芒,“一起回去吧~”

    “回去?”

    “我现在暂时住在小姬家,因为他和我师妹蝉鱼自打从那个怪气的地下密室出来以后就不大对劲……”

    “不大对劲?少爷怎么了?”姬莱有些吃惊,谁能让少爷有些“不对劲”?

    “原因不大好说……但是再过几天就没事了,放心吧~”玄雅弥笑的如沐春风。

    姬莱三人只好与玄雅弥和罗盘同行,一起赶回姬和山庄。一路上,零零碎碎的得知了分开的这几天对方发生的事,除了惊讶之余各自都满塞了沉沉的疑惑,但是这疑惑始终无法解开,因为他们自己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古怪的事,而知道一点苗头的人又各自把秘密埋在心底……

    玄雅弥比较感兴趣的是那新出现的两位万俟氏成员。鞭侍,枪侍……从这个差不多可以推断,这八个人都应该有一件足以和魂剑媲美的无双神兵。那么,那个万俟乾的是什么?可恶,好想知道啊~

    断断续续的对话没有进行多久,大家都各自保留着重要的一部分,于是渐渐的无法沟通。罗盘看在眼里,沉默不语。

    回到姬和山庄,姬莱带着他们直奔药卢。

    陈旧的大门,镶边的镔铁却依然光亮,费力的推开门,一股子清冽的烟气挥散出来,只让人觉得不舒服。

    毕竟是两年没打开过了,少爷不在,这里也无人敢来叨扰。

    姬莱领着众人走进药卢,点起壁上的灯,一瞬间,雷涟雷漪和玄雅弥都睁大了眼睛。

    难怪姬莱管这里叫做小姬的储藏室,虽然外面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没想到屋内的空间居然这么庞大。一排排整齐的横柜排满各种各样的瓷瓶,很多透明的瓶子里用药酒浸泡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有蝎子,蛇、蜘蛛一类的,也有蜥蜴和鳄鱼等等。没有繁复的装饰,没有雕梁画栋,各种成品药剂和大量的书籍拥挤了这个已经不小的空间。嗯,果然像是小姬的风格,追求实用。

    “接下来做什么?”雷漪看着这眼花缭乱的药剂数量,有些疑惑。

    “找一种药。”姬莱翻阅着药卢的记录档案,平静的开口,“找一种可以让人失忆的药。”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