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33,34  

2009-03-22 21:20:50|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第33章 撕掉的药方

章节字数:3409 更新时间:09-03-17 21:32

    “唉唉唉唉唉唉??!!!”

    雷漪惊讶的叫起来。“让人失忆的药?!”

    雷涟愣在一边,心里凉了一大片。我听错了么?失忆的药?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连姬叔叔和爸爸都牵扯了进来,这种事情,有可能么……难道这一段一段在脑子里丢掉的东西,这一缕一缕让脑壳痛的要开裂思念,是真实的存在过的么?

    姬莱一边翻着档案,没有抬头。“没什么,不要那么惊讶。只是我突然想起以前,师父似乎有配制过致人失忆的毒剂,所以,从这一点出发,反方向找寻,治疗你们的谜底,说不定就藏在这一剂药的解方里。”

    雷涟雷漪都不再发话,各自低了头面色异样,揣着各自不同的心事。

    玄雅弥在心里暗暗叹气。

    姬莱摆明了是在说瞎话,还说的这么字正腔圆一往无前,他的师父会忧郁的从棺材里窜出来吧……

    那种毒,是小姬的独创。至少,对许多成名毒物都不屑一顾的小姬曾在自己面前因为这一剂猛毒而兴高采烈,说这是超越了他母亲的,只属于他的杰作。至于这药卢……小姬曾提过,自他母亲去世以后,药卢便由他接管,他做的每一剂新药都会备两份是没错,但是他不喜欢做解药已经成了习惯……而且那一帖失忆的药方这两年里还在不断的改进,怎么可能会留下解方在这里?

    玄雅弥偷瞄了姬莱一眼。

    他要找的,绝对不是什么药方,也不是什么解方……而是一个谜题的答案,雷涟雷漪为什么会失忆的答案。如果真的是小姬的毒导致的失忆,那么……下毒的人是谁?下毒的目的又是什么?等一下,玄雅弥脑海中划过一个荒诞的想法。连雷涟雷漪自己都不知道?这么说连他们的父亲雷镜纹都不知道么?雷镜纹溺爱子女是出了名的,自己的两个小儿子变成这样,难道他会无动于衷,或者是根本蠢得没有发现?怎么可能!这样推算,其中一个解释可能就是,雷镜纹就是下毒者之一。

    这个假设实在让人感到彻骨的不快。究竟是怎样的事,可以让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要知道两年前小姬那副药的药性还不稳定,无法收放自如,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他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么?还是说,某个已经不可抑止的事态,让他觉得即使是赌上雷涟雷漪的命也值了?

    大人的心里到底把孩子当做什么东西?!

    四个人,在偌大的药卢里怀揣心事,漫无目的的找寻。罗盘靠在一边的长椅上,似乎已经睡着了。话说她的眼睛不是没问题么?但为什么一看见雷涟雷漪的时候就闭起来了,闭着走路却还不会摔跤……玄雅弥耸耸肩翻了个白眼。

    姬莱依然在翻找着各种各样的卷宗,似乎依然毫无头绪。玄雅弥忍不住凑上前看看那些档案都记了什么。

    “唉?这是小姬的字么?”

    纤细的笔调,略带张扬的行书,乍看是小姬的字,但是,仔细看看,却又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应该是师父她老人家的字。”姬莱的回答有些犹豫,“少爷的书法,是师父手把手教会的,少爷总喜欢刻意的模仿师父的笔迹,久而久之,已经没几个人能分得清了。”

    小姬……这算是你想念母亲的方式么?玄雅弥沉默着在一边坐下,陪着姬莱一同翻阅记录。

    有的宗卷像是上了年头,昏黄的纸色,有些带着类似灼烧的黑斑。有些质地还很新,但是纸页上也落下匪夷所思的各色斑块。玄雅弥识趣的没有去触碰有色块的部分,用下丘脑思考也该能想出,小姬在记录这些档案的时候还在做些什么叫人心惊胆战的实验……

    至于记录下来的文字主体,则更叫人不敢恭维。笔迹太像难以区分那些是小姬写的还是他母亲留下的且不说,内容有的部分丰富详细的让人怀疑记录者那天是不是良心爆发连药材的外貌都一笔一笔的描绘出来,而有的部分简略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只记录了一个收藏位置的编号。

    看来如果那种药真的在这里,记录应该会稍微详细一点,玄雅弥翻着一堆堆的编号,无聊的直叹气。

    “涟少爷,可以请你帮个忙么?”

    姬莱终于从书卷中探出头来,面上的表情依然平静,却似乎压抑着一种莫名的冲动。手上的一卷记录被紧紧地攥着,另一只手貌似若无其事的盖住了其中一页。

    “怎么了?”

    “请帮我出去拿一碗清水进来可以么?和厨房的郭婶说是融药用的就好。”

    “好的。”

    “还有,漪少爷,也有事想请你跑一趟。请你去找一下少爷,请他来一趟药卢好么?”

    “还是我去吧,我知道小姬在哪里……”玄雅弥急忙开口。

    “不,玄少侠请留下,我还有些事要请你帮忙。”姬莱暗暗地对玄雅弥使了个眼色,玄雅弥立刻会意。

    雷涟雷漪离开药卢,虚掩上药卢的门。

    姬莱低下头,眼神里跳满了类似兴奋的东西。

    “找到了?”玄雅弥探头过来。姬莱借故支开雷涟雷漪,必是有所斩获。

    姬莱移开遮盖的手,记录的书页之间,缺了一页,留下一道裁断的撕边。

    “这……”

    姬莱点头,低声回答,“少爷和师父的习惯都一样,他们记录的时候都是单张的书写,等积攒了一定的数量以后再行装订,而且每本记录都是亲手书写,只此一件……”姬莱缓缓起身,再次翻看手中那本被攥的发皱的薄本,“而且,被装订的部分他们从不在原本上直接修改,顶多是编上记号,在后面的记录里补充,这种撕掉书页的事是断然不会发生的。所以,这件事就一定是外人做的……敢来姬和山庄药卢偷窃的人,自然也该有给雷鸣门后人下毒的胆量,说不定这一剂药就对了……按照记录的顺序,它应该在……”

    “等等,”玄雅弥打断姬莱的话,“为什么把他们支开只告诉我?按理来说我才应该是外人吧,告诉一个外人这种事没关系么?”

    “外人?”姬莱微笑,“你是少爷的朋友,而少爷就我所知还没什么朋友,所以你是很重要的……重要到,少爷的那一味药你是一定知道的。”

    “……你说对了,那的确是小姬的独门药方。”玄雅弥耸耸肩,“就这一件事,想必你也已经推断出很多别的东西了吧?”

    “……是的。”

    自己的猜测正确了,姬莱暗自咬牙。药卢有可能失窃么?没有可能。进入药卢的许可是外人不可能有的,那是一道特别的解药,内容只有少爷和已经离世的的师父知晓。而服过这一帖解药的人屈指可数,只有雷姬两家的数人而已。而面前的这个人,不用说是少爷的关系,如若没有解药便贸然进入药卢,就会像那边的白发女孩一样昏睡过去直到离开这里……于是,可供怀疑的圆圈骤然缩小,已经,没有什么悬念可言了。令人疑惑的只剩下动机。

    按照记录的顺序,二人找到那个带着标记的小小柜子。打开,一枚蓝色的青花瓷瓶安静的放置其中。

    “……被拿走了一瓶。”姬莱的神色有些激动,“没错,就是这个了……”

    伸手取出瓷瓶,瓷瓶外念了一张灰灰白白的纸条。上面落着秀丽的行书,一笔一划皆是熟悉的轻扬。

    “这个是名字么?”玄雅弥嗤笑,“……重生,没想到小姬会取这种名字。”

    药卢的门被费力的推开,雷涟费力的推开门,一手护着盛满水的杯盏。

    “涟少爷,药,我找到了。”姬莱向雷涟投去一个略带欣喜的笑容。

    “是么!”雷涟有些莫名的激动,他放下手中的水奔过来,眉心略皱,一脸的难以置信。

    “是的,我想,就是这个无疑。”姬莱将药瓶单手托出,小小的青花瓷,在微光中恍惚又莫测。

    “可以让我看看么?”

    “最好不要,”姬莱挡下了雷涟伸过来的带着些许颤抖的手。“还不清楚这药的用法,玩意一不小心中招就麻烦了……啊!”

    背后飞来的一粒石子,准确无误的击打在姬莱的肩井穴上,打得姬莱的手臂骤然抽搐。拖着药瓶的手向前不受控制的一抖,并不紧致的瓶口松开,纯白的药粉沿着弧线挥洒开来……

    “屏住呼吸!”玄雅弥掩住鼻子惊呼,可惜为时已晚。大片的药粉不偏不倚的,正好洒落在雷涟身上,白了他一头一脸。

    雷涟一不小心吸入了太多粉末,呛得连连咳嗽。

    “雷涟,屏住呼吸,千万不要运气!”玄雅弥操起那碗水,对着雷涟身上的白色泼过去,药粉瞬间溶解,凝固成一大片妖艳的亮紫色。

    “涟少爷!”

    “别碰他!”玄雅弥连忙制止,“他身上的毒还没完全凝固,碰他连你都会被洗干净的!”

    话音刚落,雷涟忽然突然毫无预兆的喷出一大口鲜血,瘫软在地板上……

    “雷涟,雷涟!”

    

正文 第34章 记得……

章节字数:2619 更新时间:09-03-22 21:03

    “他妈的!”玄雅弥大声骂道,这才有空去回看石子飞来的方向,可是这种时候已经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那是什么人?!药卢只有一个入口,而且不是说只有解药才进的来么?罗盘仍然在昏睡,雷涟倒在地上,身上的紫色还没有干。玄雅弥一时间脑子里居然乱成一团。

    “姬莱,我出去找小姬,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直接用手碰雷涟!”

    语罢夺门而去。

    ==============================

    雷涟躺在冰凉的地砖上,知觉还没有完全丧失,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沿着呼吸的律动,慢慢的冷却了全身的力气。

    恍惚中,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周围的黑暗慢慢的靠过来,竟然让人觉得温暖。许许多多的杂音在耳朵里胡乱跳动,有些很熟悉,有些仿佛又很陌生。

    “胧雨冥迷兮一江秋……缱绻无意兮奈何云流……”

    飘渺的歌声在脑子里响起,若有若无,像隔在窗外的雨声。

    是谁?是谁在唱歌?

    “胧雨弥漫兮离人散……懵懂难明兮雨声长叹……”

    断断续续的歌声,像是雨声在呜咽,又像是寂寞歌者的哭声。

    是谁?究竟是谁?!

    恍惚中,似乎自己在蒙蒙的细雨里漫无目的的一直奔跑,跑着跑着,不知为何已经沾了满脸的眼泪。

    “哈哈~~有弟弟了~~!!!!”

    弟弟?什么弟弟?这是谁的声音?

    “秋胧现世,必招血光,忌外入,益远行,适雨不出户。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谁来告诉我?

    雷涟在雨里停住,周围空空荡荡,只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回响。他跪坐在雨地里,双手捂住耳朵,可是杂音毫不留情的穿透手掌,在耳膜里挣扎着叫喊。

    “就算它是首离歌也好,现在的我们,依然在一起啊。”

    “现在,就用我的方式来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

    “哥……你疯了么……”

    “哥……为什么……你不是说过,无论什么你都可以和我分享么?你的一切东西都可以让给我么?!……”

    “你怎么了,涟?”

    “雷涟……”

    “涟……”

    雷涟,雷涟雷涟雷涟雷涟雷涟雷涟雷涟雷涟……

    雷涟抱住头,跪在雨中大声的叫喊,驱赶那些快要把他的心撕裂的声音。

    你是谁?你们是谁?!我统统不想知道!安静吧,安静!从我的身体里出去!雷涟捂着头,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冲出眼眶,带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声音,渐渐的走远了……

    原本撕裂一样的疼痛,在胸口处慢慢的止息。

    疼痛止息,仿佛知觉也止息。脑海慢慢变得空白,空白又模糊……我不要想了,不想了,好痛,好难过……不要再来了,不要再说话了,求求你们……

    雷涟躺在雨地里,慢慢的闭上双眼。

    ===================================

    夕阳就快触碰地面,天空的颜色慢慢的变化,像是伤口的溃烂在死亡的驱使下不可抑止的蔓延。

    墨羽明白,自己的路,差不多已经走到尽头,阳光消失的时候,他就会带着自己的羽毛,离开这个身体,离开自己已经不知道停留了多久的时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蝉鱼看着夕阳,眼神迷离着。

    “日落之后又会日出,生命循环着,本是不需要任何感怀的。”墨羽看着蝉鱼的侧脸,剧烈的心跳没有停止,却在此时觉得无比的平静。

    因为之后的事,怎样都无所谓了。

    “……可是明天不是今天,明天的太阳,也不是今天的太阳了。”

    “循环归来,他还是他,没有改变。”

    “不……”蝉鱼凄然,“明天的太阳没有今天的记忆,没有今天的时光……重生,有的时候要割舍过去放下一切……”

    “割舍过去的一切,这不就是重生么,如果不忘记,哪里来的重生?”墨羽笑道。

    “那还记着他的人怎么办?”蝉鱼回过头,凝视着墨羽的眼神慢慢的覆盖上左右为难。

    “……”

    墨羽一时哑口无言。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存在本来就意味着消失。”夕阳已经半入地平线,昏黄将明丽驱逐,逐渐暗淡,墨羽感到一阵恍惚,身上大半的地方都失掉了感觉。他挣扎着用还尚存的一点力气站起,远望夕阳,看那同样挣扎着的橙色一点一点的融入瞳孔里。

    “……我,只希望被记得就好了。”

    此时不远处传来玄雅弥气急败坏的呼声。

    “我要走了,他那里貌似出事了呢~”墨羽苦笑。

    “等一下……”

    蝉鱼拉着他的衣摆站起。

    “你……”

    一时间,像是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墨羽惊异的倒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含着,连呼吸都忘记。

    脸颊边女孩子柔软的发丝擦过,耳根感觉到对方柔软的呼吸,快失去感觉的身体被温暖所覆盖。墨羽愣在原地,任蝉鱼一言不发的贴在自己怀里,两只手僵硬在空中,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声音清晰的的传入耳膜,差一点击溃了神经……意识四散飞去,感官在慢慢的解体。

    隐约有灰黑的烟雾在墨羽背后腾起,烟气凝结成一双羽翼,纯黑的羽翼。那黑色的双翅颤抖了几下,忽然向后张开,像是要起飞一般,紧接着,在羽翼张开到最大值的时候颓然崩裂,双翼化作纷飞满天的黑色羽毛,直上,向天空,挣扎着盘旋而去。

    “……蝉……鱼……”

    墨羽最后的声音带着短短的裂音,归于虚无。

    天空的黑色羽毛在这一瞬间燃烧起来,趁着夕阳的余光,飘洒下带着橙红色的灰烬。

    橙红色,温暖的颜色,在这落地的一瞬间挥散成透明。

    蝉鱼搂着姬雅弥的脖子,微微颤抖。

    “再见了……”蝉鱼放开姬雅弥,转身跑开,一朵一朵的灰烬落在身上,划过脸庞,沾着湿润的泪痕,消失在黯淡的黄昏里。

    “再见了……”

    “再见了……”

    “再见了……”

    “……再见了,墨羽。”

    玄雅弥奔到这里,蝉鱼已经跑远了。

    姬雅弥躺在草地上,用手捂着眼睛。

    “小姬?”

    “恩……”

    “你怎么了?”

    “没什么……”

    “……小姬,你哭了?”

    “不……”姬雅弥虚弱的声音带着微弱的哭腔,遮住眼睛的手仍然没有离开,“……是他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