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29、30  

2009-03-04 23:20:48|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第29章 枪侍的搅局

章节字数:3244 更新时间:09-03-01 03:05

    猎人之所以为猎人,猎物之所以为猎物,猎物在强悍的猎人手中无所遁逃,是因为实力的巨大悬殊,一方是赢家,另一方,只能任由宰割。

    雷涟第一次有了种自己人在砧板的感觉。

    无论是身体还是神经,都完全跟不上反应,不知道自己是该承接还是闪避。暗红色的长鞭袭来,雷涟这一刻居然愣在原地。

    屋顶的崩裂声一瞬间淹没了所有感官。

    下一个瞬间雷涟终于猛然清醒,只见眼前的一杆枪平插入屋瓦,镶着细密图腾的枪尖钉着长鞭末端投入碎瓦,泛着出一道凌厉的辉光,枪杆悬在雷涟脖颈前,带着余震的鸣音,原本挑热的气场,一下子冷却下来。

    另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他一手轻巧的拔出长枪,枪头一侧,将长鞭挑回。

    “震!你来搅什么局!”万俟离收回长鞭,朝来人大吼。

    万俟震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头看看背后的雷涟。背着微光,雷涟看不清这人的容貌,只觉得对方充斥着一股子浑然而宁静的气质,压得他开不了口。

    “你,是雷涟?”万俟震静静开口,沉静的声线里并没有什么疑问的语气。

    “……我是。”雷涟如实回答,只是满腹疑惑,为什么现在这么多莫名奇妙人认识自己,自己却一个都不认识。

    得到肯定回答的万俟震回过头去,语气有点无奈。“离,这下你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哼……我可不想明白……”离没好气的扭头轻哼。

    “坎的特别关照,如果我们杀了他,可是会……”

    “不用你再来提醒我!”万俟离恼怒的打断对方的话。“我不过是想装作不知道而已!这样都不行么!?”

    万俟离有些失控的冲着万俟震大吼,褐红色的发丝掠过面颊,看不清表情,只听见一腔难以熄灭的凄冷和不甘。

    “这个家伙有哪一点值得坎牵肠挂肚?!他凭什么!坎他怎么能因为他来开罪我们!”

    “离,你自己心里最明白,不用我多解释了,但是……”

    像晨鸟一样的鸣叫响起,回风从屋檐下旋转飞出斜插向屋顶。万俟震提枪击落回风,金属撞击,四溅出花白的星点。

    屋檐下,雷漪奔出来一把接住回风,谁知退回来的力道居然如此之大,回风带着雷漪向前几步才停住,雷漪疼的暗自咬牙,惊于对方的力道和对方兵刃的韧度,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用这么大的力道将回风打回……

    雷涟见状忙落至地面,拦住想要再来一次的雷漪,面对雷漪的疑惑,也只好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

    虽然尚不明白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复杂的状况,但是如果和他们动手只能是凶多吉少。看起来他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雷漪就难说了……当那个男人击落回风的时候,自己明显感觉到了身边那一掠而过的杀气,不敢想象,那如果爆发出来,雷漪是不是现在还有命在……

    万俟震并没有攻过来,只是将那杆枪向下扎进屋顶,只听得亢的一声,像是金属崩裂,空间挤出了裂缝。

    “回风。”万俟震幽幽的开口,“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别的魂剑。”

    别的?雷涟护住雷漪的手隐隐的渗出一层冷汗……

    “而且也没想到,看似普通的一家药店,屋顶竟然全是用钢板打造。”

    万俟震抽出长枪,瓦片的裂口处,下方隐约透着星星的光点,皆是钢板因为枪尖戳刺而翻卷变形的边缘。

    “没什么好奇怪的。”屋檐下,姬莱面无表情负手而立,“因为这是姬家的药房,所以怎样都是不足为怪。”

    “姬家……”万俟震轻笑,“也是,若是姬家那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所以,请两位公子不要再在屋顶大声喧哗或者是破坏房屋构造,”姬莱的声音依旧不卑不亢,平静的有些怪异,“一来,两位身上一定没有带赔偿的维修费用,我也不方便向两位讨要。二来,我们这里收容的伤患需要静养,现在这种时间该是享受睡眠的时候,请两位念在基本的修养和操持上,不要再在医馆的屋顶上大吼大叫或者是破瓦破砖,可以么。”

    平静的语气却坚定,没有丝毫商量和退让。

    “你是谁?”万俟离不喜欢姬莱的这种语气,原本已经压下去的不满又重燃起来。

    “我只是这家医馆的掌柜罢了。”

    “……是么。”万俟离足尖在瓦片上缓缓转着圈,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崩裂声。“普通的掌柜又怎么会留在积姬家。”

    “没什么,因为我恰巧是雷洛合的大弟子罢了,所以才有幸留在大都的这家五气堂。”

    万俟离和万俟震忽然觉得眼前一阵晕眩。

    “头晕么?”

    屋檐下的声音依然没有什么波澜,像一潭死水。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在香炉里多加了一枚香丸。”姬莱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笑容。“请不要动怒,你们和老爷总算有点渊源,我可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只是想提醒一下两位,晚上不睡觉是会折损元神的,所以点了安神剂,请二位早点歇息。”

    “……你原来是嫌自己命硬么?”万俟离咬着牙,无奈药性的驱使,差点一脚踩空,万俟震拉住离的手臂,却也头晕目眩脚步不稳。

    “不敢,只不过你们的声响吵醒了我的病人,无奈我只有用一点药让他重新睡过去,如果不想被波及的话,敬请两位暂且离开五气堂,日后如若想要取在下项上人头,姬莱随时候教。”

    万俟震提了枪搀着万俟离,跃上一旁的屋顶,在昏沉的天色里消失不见了。

    雷涟明白的看见万俟离离去之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带着他无法理解的……愤怒,还是嫉妒?

    雷漪的回风当的一声掉落,张开手,手心一片模糊地血色。那时弹回来的力道终究还是没有接住,劲力竟然穿透手掌,现在手掌的骨骼就像是崩裂了一般,疼痛钻入神经,无法抵抗。

    “漪!你怎么样了?!”雷涟回身握住雷漪的手臂,心疼,但却又不敢触碰。

    雷涟低头不语,只是在尽力的忍耐疼痛。

    “进来上药吧。”

    姬莱转身,平静的走进店里。简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哥……”雷漪忍耐着手上的痛楚,断断续续的开口,“他们……是什么人……?”

    “……万俟。”

    “鞭侍万俟离,枪侍万俟震。”姬莱一边帮雷漪上药,一边慢慢的开口,“根据你们在屋顶上的对话,我总结得没错吧。”

    “你全听到了?”

    “我又不是聋子,自然是全部听到。”

    “……”

    雷漪忽然惊道,“哎?姬莱你究竟是怎么让他们中毒的?为什么我们没事?”

    “因为那个根本不是什么香,也不是什么安神剂。”姬莱弯起笑容,“是这屋顶上的的钢板。”

    “哎?钢板?那个……那个也能……”

    “钢板的表面和瓦片之间密封了一层散魂香,只要是破坏了屋顶的这个结构,散魂香就会挥发出来,屋顶的人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自然中招。这是师父还在世的时候就备好的,现在的药力绝没有那时候强,但是,也足够让他们头晕目眩好几天了。”

    “还好那个时候我跳下了屋顶……”雷涟喃喃道。

    “不过他们,也真是惊人……”姬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居然可以撑那么久,还有力气用轻功离开。如果是一般人,在药剂挥发的一瞬间就应该不省人事的……”

    “姬莱……你这次……”

    “你是想问,我这么做,他们日后一定会来找我报复,我该如何应对吧?”

    姬莱将雷漪的手掌包扎完毕,将擦拭血迹的方巾向香炉任取,还没贴上,方巾竟然自己燃烧起来,一瞬间就成了灰烬。

    “还能怎么办,”姬莱收敛起刚才短暂的笑容,又换回一张冰冰冷冷的脸,依然操着毫无感情,平静又无韵律的腔调。

    “如果我会死在别人的手上,也只是证明我的能力仅此而已罢了,既然这样,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如何?”

    雷涟看着姬莱的背影转入徐请风所在的内室,只觉得胸口憋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窗外的天边泛白。

    万俟?姬家?或者是自己?……剧烈的不安在胸腔中转成团,疼痛又袭上额头,雷涟扶着脑袋,最终无法抵抗,顺着椅子,倒了下去。

 

 

 

正文 第30章 缺失记忆的伤痕

章节字数:2347 更新时间:09-03-04 23:12

    此去经年,红灯十里,静默俟涟人。

    琴箫笙瑟,句句留人,无暇念倾城。

    雷漪朦胧间想起了这两句词。

    很小的时候,爹爹曾千里迢迢请蝉先生的师父为自己和哥哥卜过将来,涟哥得到的就是这两句话。那时,哥哥他只匆匆看了一眼就将那唯一的手稿揉成团丢到了窗外,自己偷偷摸摸的将那纸团捡了去,抚平开来,柔顺的墨迹带着隐隐的扭曲,留下这两句话,自己依然参不透的两句话。

    两年前,似乎是一场大病,夺走了自己和哥哥的记忆。所有一切关于自己的过往全都忘了,忘得干干净净,唯一记住的是哥哥,所有关于哥哥的一切……和自己一样的脸庞,总是牵在一起的双手,奔跑在前面的身影,曾经一样的笑容,却在某一些断断续续的模糊剪影中躺在倾盆大雨里失声痛哭。差不多还记得的部分全是和哥哥有关的片段。这让自己越发的依赖,因为不那么孤单。

    而哥哥,似乎被夺走了更多的记忆。在某一个记忆的断层之后,他便不那么常笑了,原本温柔的眼睛时不时的蒙上一层彻骨的哀愁,常常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发起呆来,问他怎么了,他却像惊醒一般,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哥哥……

    即使不好起来也不要紧,还有我在,不是么?

    ===================================

    五气堂的内室,多躺了一个人。

    雷涟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姬莱坐在床榻,不断的换着方法把脉,先是手脉,然后颈脉……

    雷漪站在一边,看着姬莱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只得在一边干着急。

    许久,姬莱才半疑问的开口,“他……以前头部没有受过伤?”

    “……没有啊……”雷漪的脑海里迅速翻阅过一幕幕和雷涟有关的记忆。

    “……那就奇怪了。”姬莱面露难色,“像他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脉搏很正常,经脉也没受损,又没有受过大的外伤……”

    “伤倒是有的。”雷漪上前揭开雷涟的衣领,手指下移,紧贴着心口处,刻着一条已经变淡的伤痕。

    姬莱楞了一下,盯着那道伤痕。

    “不止涟哥身上……”雷漪拉开自己的上衣,接近心口处,也有一条类似的伤痕。

    “雷少爷,你……知道这伤痕是怎么来的么?”

    “不知道。”漪摇摇头,“这部分的记忆……涟哥和我一样都忘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伤痕是怎么来的,爹也不愿意告诉我们……”

    “记忆?”

    “嗯……”雷漪挠挠头,“快两年前我和涟哥同时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突然忘掉了以前的很多事……搞不好是那时侯的后遗症?”

    “这样么……那……我先给他开一副安神醒脑的药,其他的,暂且观察一阵子再说吧……”

    姬莱留下雷漪照顾雷涟,自己缓步离开,走到药柜前,呆愣很久,也不知道该选什么药材为好。

    两年前?大病?……这种事有发生过么?姬莱下意识的扶上药柜,用力撑住。如果是这样的一场大病,雷门主会找去为他儿子诊治的医师必然是出自姬和山庄,而大致的算算时间,雷涟雷漪变得异常已经是雅弥少爷出走以后,那个时候如果是自己儿子出了什么事,雷门主找的第一个人就应该是自己吧……但是没有,甚至自己是前一刻才知道了这件事。

    不过,最关键的不是这点。

    姬莱扳着药柜的手隐隐的崩出青筋……

    那两道伤痕,根本是出自一把剑,而那把剑就是回风!

    那道伤痕的形状,长度,绝不可能还有另一把剑做得到。回风两边的刃都呈勾型三角,从伤痕的长度推断,两个人都是侧过心脏,直刺而入,深度……应该已经穿胸而过。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受了伤以后他们又丢掉了记忆?如果心口的伤可以再两年里恢复到这么好,那么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会伤到脑子,但是不这么推断又作何解释呢……

    随便拉开几个抽屉,脑海中一点想法也没有,姬莱一声苦笑。

    少爷,如果是你,这个时侯会做什么呢?……

    等等。

    思绪中闪过一丝近乎不能实现的可能。姬莱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少爷……少爷……

    如果是你那里,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

    “雷少爷。”

    “怎么了?”

    “你这几天就在留五气堂吧,令尊那里我会遣人去知会一声的。”

    “好,”雷漪回答得很干脆。“我正好也能在这里帮忙照顾涟哥和徐大叔。”

    “然后……”姬莱默想了一会,“等几天后,徐掌柜的伤势稳定下来,我们一起去一趟姬和山庄。”

    “我们?”

    “我,你,还有他。”姬莱点住熟睡中的雷涟,“我们去一趟药卢,那里是少爷贮藏药剂的地方,在那里,说不定能找到治疗你们的良方。”

    不远处的床上,徐请风沉闷的声音打破了黎明前的死寂。姬莱连忙转过去查看徐请风的伤势。

    “徐掌柜,感觉如何?”

    “嗯……”徐请风慢慢的睁开眼,给了一个半肯定的回答。

    “动动你的手指。”

    张开手指缓慢又费力的握拳,看上去虽然还很虚弱,但总算是让人松了一口气。

    “很好,只要留在这里慢慢调理,完全恢复的希望还很大。”

    “徐请风……在此谢过大夫……”

    “不必言谢。”

    姬莱起身,走到窗前,将窗户拉开一道缝隙,微弱的红光从窗外一点点的渗透进来,荡漾出一层一层慢慢叠加的温暖。

    “虽然已经日出,但你仍是病人,所以在五气堂的日子要听从我的吩咐,可以么,徐掌柜?”

    姬莱回过头,笑靥如花。身后常常的影子划开一道琢磨不透的长长黑斑。

    “呵……但凭大夫差使就是。”

    远处,有眼睛看着这光华下的五气堂,直到一声轻笑盖过了这不明所以的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