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螣蛇(2)  

2009-04-30 20:00:25|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喵得个咪……阳光真刺眼……”慕容弦抬手挡住直射的阳光,嘴里小声的怨念。

“现在是四月底,阳光那里刺眼了?”顾绵流仰头伸伸懒腰,一脸懒猫一样的悠闲,“难道说夜班的人真的都是针眼……”

“……你会被他们从后面打晕绑成粽子晚上丢进夜行鬼巢穴里啃成蜂窝煤。”

“……说说而已嘛……”顾绵流翻了个白眼。

 

鉴于早上的短暂会议,将这起案件列为“关乎赤炎司声誉的重大案件”,于是大家都诚惶诚恐了。连慕容弦这个夜班的熊猫眼也一反常态的表示愿意加入白天的案件调查。尚留在皇都的日班同志们都集结起来,以两人为组,向各个案发地点做重复调查——调查什么?大约是各位倒霉同志的被窝吧?

“话说你怎么肯留下来白天查案?安姁都说了不能加薪了……”顾绵流似乎是对这位老朋友超越一般正常情况的行为产生了疑问。

慕容弦前进的脚步突然定住,脸色阴黑。只是一瞬间,他恢复了原本的面无表情,继续往前走,只是脚步加快了些许。

“在我的房间里发现尸体,我不出来加班可以么?就算我可以继续回去睡然后照常晚上执勤,一堆人在我房里翻东找西,我睡得着么?”

没什么抑扬顿挫的语调里隐隐透着强烈的愤怒。

“哈……难怪……”顾绵流一脸冷汗。

“等我找出凶手,就把他关到密室里,开几十盏探照灯日夜不停的照他,也让他四五天不能睡觉。”

“我还以为你会说把他绑起来拴在马后拖死他……”

“那招太费力气了,”慕容弦斜眼,“以前遇到过力气大点的犯人,马没拖死他,他反而拖起马就跑,封天他们花了好大功夫才重新捉回来,你忘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档子事……”

头顶前方突然传来嗤笑声。

像是某胃病患者在饿了三四天以后看见一桌可以吃的玩意,那种不能忍耐的想笑的冲动。

慕容弦和顾绵流应声抬头。

两人高的墙头上,蹲着一个捂着嘴的少年,诡异的笑声从指缝间断断续续的挤出来,别在耳后的两根雉鸡尾羽随着身体抖动着,像鸡群逃跑时追鸡人的眉毛,一左一右从两鬓延伸上去,正好是一个欢喜到欠揍的表情。

“噗哈哈哈……想不到那种老套损招现在还有人用~~”

少年一边笑一边向一边歪倒,斜斜的挂在墙顶上。

“你是谁?”顾绵流不悦的大声招呼。

“我嘛~”少年停止连串的笑声,晃晃脑袋,头上的尾羽跟着转了几个圈圈,嘴角向上扬出夸张的角度。

“我就是传说中的龟息门掌门~雌雄莫辩,波谲云诡的仁盅诡!”一边还伸出大拇指。

“扔乌龟。”慕容弦面无表情的回答。

“仁蛊诡啦你扔乌龟!”少年卯起来大叫。

“扔乌龟。”

这次是两个人的和音。

“你们……”少年以手掩面,沉默了许久,想必内在一定正纠成一团又或是在心里狠狠地将面前的两位吊起来鞭尸。

“我今天好不容易有空出来逛逛……”少年耷拉着眉毛一摊手,耳后的两根羽毛也跟着耷拉下来,“原本想出来看看美丽世界看看漂亮姑娘的,怎知居然遇上两个赤炎司的笨蛋……”

那个“蛋”字音还没完,慕容弦不知是何时突然窜上墙头,一脚把仁蛊诡踹了下去。

“你才笨。”

仁蛊诡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凌空翻身,稳稳落地,抬起头对着后一步到达墙头的两人拉了个极端猥琐的鬼脸。

顾绵流毫不意外的看到慕容弦的脸色在一瞬间赶超锅底。

“我说,放着工作不管做这种事没关系么……”

对方根本没管他,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慕容弦撑开他那把镶着银边的蓝色布伞,从墙的最高处划了个弧线飞向前方,落地将伞往身后一并,立刻追着仁蛊诡狂奔而去。

顾绵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没有追着两人跳下去,而是踏着墙头并不整齐的青石碎片,以此为路,与慕容弦一上一下,渐渐的将仁蛊诡逼进了死巷里。

仁蛊诡见自己错入了死路,干脆不再想办法逃跑,只是掐着腰在死巷里站定。

慕容弦大口的喘着粗气奔入巷内,顾绵流也跟着从墙顶落下。

“啧啧~才这点路就爬不动了~?”仁蛊诡翘着猫嘴,头上的羽毛兴奋的一跳一跳。

“闭嘴。”

慕容弦闪身上前,折伞旋开,边缘排着细密的利刃,划过仁蛊诡面门,对方一时不察,顺势一闪,肩侧留下一道细长的开口。

仁蛊诡也不甘示弱,脖子一歪,耳后的羽毛居然像活了一样,突然伸长了扫过来。慕容弦伞面一旋将攻击格挡开,看似柔软的羽毛弯了方向,滑过一边的墙壁,居然留下了类似利刃砍过的痕迹。

“小弦,停手!”顾绵流冲上来拉住慕容弦,“喂喂,你该不会准备在这里闹事吧,别忘了,私斗伤人你是要被处分的!”

“私斗伤人?咿呀~看看他那张脸,其实很想把我就地处决吧~?赤炎司果然不愧是刑事部,权利真大呀~”仁蛊诡挑挑眉毛一脸得意。

“那个我不管,先让我把他揍趴下再说!”

慕容弦甩开顾绵流的手,面色铁青的冲上去。

“赤炎司的人脑子真死~~”

一根羽毛又伸长了扫过来,慕容弦突然收伞,反之用一只手接住了羽毛刀,接着用力一扯。

纯黑色的手套镶着银边,看起来,和坚韧的伞面是同一材质。

原本对羽毛刀极有信心的仁蛊诡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拉的失去平衡,接着后脑的空隙被落下的武器捕获。

哐的一声。

仁蛊诡趴在地上,再没了声音。

“你弄死他了?!”顾绵流惊道。

“怎么可能,我没用那么大力。”慕容弦收起伞,别到背后。张开手掌,手心的布料已经被划开,血色隐隐蔓延开来。

“话说你的伞真好用,既能当盾又是剑,还是棒槌~”

“我可不喜欢赤手空拳。”慕容弦在仁蛊诡身旁蹲下,伸手探上对方颈脉。

……嗯?

慕容弦有僵住。

“怎么了?”

慕容弦没有答话,他把仁蛊诡的身体翻过来,按上心脏的位置。没有反应。

“你,你该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

“……好像是……”慕容弦耸肩。

顾绵流也伸手过来,心脏部位果真是毫无反应。为了保险起见,两边都试了一下,还是没有任何跳动的迹象……

“现在,怎办?”

“不知道……”慕容弦顺势盘坐到地上,一脸无奈,“应该会被罚的很重吧……”

羽毛刀忽然扭动了一下,艳彩的羽翅骤然伸长,化作一柄利刃,向外荡开。慕容弦来不及解开武器防备,只好以手臂防住要害。

似乎已经死了的仁蛊诡从地上迅速的爬起来,带着满脸嘲讽的笑容,飞快的窜出巷子,不见了。

留下慕容弦身上的红色在白衣上不断扩散。

“走,回家里处理伤口。”

“……可恶。”慕容弦看着衣服的开口上逐渐暗红的污迹,眉头皱成一团。

“……看来今天又不能睡了,要浪费白天的时间,洗衣服呢。”

 

 

(待续……)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大人============

= =~

【本话新人物】

【仁蛊诡】= =||||||||……原型李柔,雏鸡抱抱~TvT~~我不是故意要揍你的……但是反派比较萌嘛~嗯嗯,这绝对不是龙套而是很重要的反派角色~~

 

放假有空我来画草稿人设吧~TvT~扔乌龟的羽毛刀太有爱了~~

 

请给我同事请给我名字~~翻滚~~

不要打脸……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