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螣蛇(3)  

2009-05-09 06:04:07|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封天和夜隐莲在石阶路上慢慢踱着。

  “这出案件比以往我遇到的每一件都复杂。”封天托着下巴仔细的思考。

  “每具尸体都查不出死因,内里的某些伤口也是解剖时不小心造成的。动机实在不可探究,难道说凶手是专门为了向赤炎司示威?!”

  “应该不是。”夜隐莲摆摆手,“如果是为了向赤炎司挑战,来杀司里的同志不是更好?把尸体特意放进别人的被窝里,着看起来简直像恶作剧。”

  “唔……难道真的像安大人说的那样,是放错地方了……”封天立刻猛甩头表示否认,毛茸茸的耳朵一翘一翘。“不过弦仔说的,每具尸体长相都一样,我倒是没看出来。”

  “别听他的,夜班的晚上不睡伤五脏六腑,视力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夜隐莲振振有词。

  封天白了他一眼。

  “那你还这么想进夜班?……”

  “那是两回事啦~”夜隐莲突然亢奋起来,“夜班多帅啊~!我们日班只负责处理人类的案件,他们却可以接手妖怪啊妖怪~!那些传说中的美丽妖怪们……怎么可以只让夜班独占!”

  “夜,淡定。”封天踮起脚拍拍夜隐莲的肩膀,“别太激动了……我想你对弦仔他们的工作有误解。据弦仔说,他入了夜班这么多年,就没见到哪个妖怪长的稍微有点人样的,用他的话形容就是,随便从哪个坟地里起一具尸体出来,剁烂丢进半夜的妖怪群里,它也是艳光四射美丽摄人的一朵绝代奇葩。”

  “夜班的眼神都不好!”夜隐莲依旧目光灼灼的坚持着,只是面颊上雀跃的表情有点僵滞。

  “而且貌似夜班的入门试炼很残酷啊……”

  “残酷?残酷好啊!”夜隐莲原本被浇熄的热血又燃起来,“残酷才有挤进去的价值~!强者生存可是世界唯一的定义!”

  “好吧好吧……”封天无奈的转身,毛茸茸的尾巴跟着在身后一摆。“不过我也是妖怪来着,你怎么就对我没兴趣?”

  “你是可爱型~”夜隐莲摸摸封天的头,“我想要美型系。”

  “……啧,不要摸头。”

  街角,原本应该空无一物顶多排出几片落叶的干净街角,现在多了一大团黑色的东西。

  两条腿,两只胳膊,像只暴毙的乌龟一样趴在地上。

  封天上前,轻轻的推了推他,没反应。于是加了点力气,提脚在这件物体中央踩了下去。

  一声闷哼。

  啊哈……原来还是活着的啊。封天与夜隐莲面面相觑。

 

  某生意不怎么样的茶楼,之所以生意不怎么样大约是因为这里的茶实在够难喝。

  但是今天,茶楼老板那张如浓茶一般苦涩的脸怕是终于有舒展的一天了,因为有那么三位客人在不足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将他的茶消费了4大壶,且尚有意犹未尽之势。

  封天和夜隐莲托着下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一杯接一杯的猛往嘴里灌茶。其实也不算完全的陌生人,至少他黑衣上那个灰灰白白,新印上不久的脚印,封天还是非常熟悉的。

  至于别的么……白净的脸庞堆满疲倦,像是轻轻戳上一下就随时会瘫倒的样子,黑色斗篷底下刚才搬动他的时候触碰到了什么异常坚硬的东西,大约是武器吧,似乎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但是什么样的人会大白天的累趴倒在街上装死尸呢……

  “活过来了~”那黑发的青年放下茶杯,呼出一口气,一脸满足的样子,那满溢到骇人的疲倦感消退了少许。

  “你是谁?”封天开门见山,“你为什么会倒在路上……”

  “我?我……我叫黑鸦。”青年半闭着眼睛,声音有些含糊,看来依旧是极度疲倦。“我……可,可能是快一个月都没能好好休息,所以撑不住了吧……”

  “一个月?”封天皱眉,“你爱自虐啊?”

  “没,没法子……”黑鸦半睁着眼睛挠挠头,“我得赶在月底之前……把,把任务完成,否则就不行了……”

  “任务?你也是按月交差啊……看来我们都差不多呢。”夜隐莲一边咽了口茶,“话说仁兄你的真够刻苦的,居然为了工作把自己弄成这样,不怕过劳死吗?”

  “过,过奖……”他费力的抬起手挠挠头,“其,其实我很没用……跑了一个月,连杀了六个也没弄对目标……每次以为自己找对人了,但是动手之后却发现又找错了……”

  “嗯嗯……”夜隐莲有咽了口茶,“找人啊,你要找什么人,我说不定直到啊。”

  “他……他叫木承修。”

  “……叫木承……等下!!”封天突然从那一拖再拖的缓慢语调里回过神来。“你之前的之前那句说什么来着?‘连杀了六个也没弄对’?!”

  “啊……”黑鸦突然间清醒了很多,满脸写满了“完蛋迷迷糊糊说漏嘴了”之类的字样。

  封天突然从背后抽出一张折凳,举起就向黑鸦拍去,黑鸦勉强着闪开,原位的椅子在这一击下瞬间四分五裂。

  “抓住他!”封天大吼,“这样明天就可以休假了!”一边再次举着折凳迎上去。

  黑鸦的手摔落下一个黑影,爆裂开呛人的烟气。

  封天被这一阵烈风挡住,失了准头,折凳不知道砸到了何物,传来沉闷的崩裂声。

  等待烟雾散去,人已不知去向。

  “可恶,还以为今天就可以搞定这个案件呢……”封天黑着脸将折凳收回背后。

  夜隐莲在一边打了个哈欠,“真没趣,早知我就不在一边旁看折凳出鞘的可爱现场了。我还是跑一趟民事部查查这个黑鸦,和……那个木承修的档案吧,顺便签发通缉令。”

  “那我就去找找弦仔他们……看他们那里有什么新发现没有。”封天耷拉着毛茸茸的耳朵,有点丧气。

  “那回见了~啊,还有……”夜隐莲一脚跨出茶楼门口,不忘回头向哆嗦着藏在柜台后茶楼老板欣然一笑,“老板,你家的茶真难喝。”

 

 

  慕容弦捂着身上的伤口,和顾绵流一起,折回居住的四合院。

  谁知院子里已经先到达了一位客人。

  左脸上和慕容弦类似的诡异黑色花纹,苍白的脸,还有快拖到地面的黑色长袖,粘着着华丽的白色花纹。

  “十二?你怎么在这里?”慕容弦有些许惊讶。

  “他是谁?”顾绵流发问。

  “他是十二狼,我的夜班同事。”

  十二狼对着顾绵流微微一点头,算是礼貌的招呼,随即又转回慕容弦这边。

  “原本不想在白天出来的……”十二狼的声音有些倦怠,“但是发生了一点古怪的事,所以……”

  “弦仔!!”

  十二的话被门外疾驰而至的另一个声音打断,封天气喘吁吁的奔进院子,表情像是得了六合彩。

  “弦仔!我发现凶手了!!”封天异常兴奋,“虽然没把他抓住,但是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这么快?”众人都有些意外。

  “对,找到了,是他亲口承认的。凶手叫黑鸦,据他说他要杀一个叫做木承修的人,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成功,而且已经误杀了六次,刚好和这案子吻合!”

  “是么,不过……那个木承修是什么人?”

  “还不知道,夜已经去月白司查档案了,应该很快……”

  “查不到的~别白费功夫了~”

  头顶熟悉的声音传来,懒洋洋的,带着一丝嘲笑。

  众人抬头,那个耳侧伸着羽毛的少年蹲在瓦片上,玩世不恭笑容,带着嘲笑看着屋檐下的所有人。

  “他是谁?”十二狼扭头向自己人询问。

  “好象是叫扔乌龟。”慕容弦和顾绵流异口同声。

  “什么扔乌龟啊是仁蛊诡啊仁蛊诡!!”少年卯起来抗议,头上的羽毛一抖一抖。“啧……现在的人真不知道礼貌为何物……”仁蛊诡瘪瘪嘴,头上的羽毛像活过来一样,自己打开一个角度,羽枝张开,扭成扇子般的圆形,在仁蛊诡颊边呼扇呼扇……

  “好吧,这位扔乌龟,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十二狼无视抗议,淡定的将扔乌龟三字说的抑扬顿挫一波三折。

  “嘻~想知道么?”不怀好意的笑容再次弯起,“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拿什么来交换~嗯?”

  

 

(待续……)

================我是RP得分割线大人=========================

这篇的新出场= =+

【夜隐莲】:原型夜,= =+在她要求的基础上有改动……

【黑鸦】:原型空鸦,= =+神秘人物之一。

【木承修】:= =||||||……无敌神秘人物……请期待……OTL

 

不要打脸……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