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螣蛇(4)  

2009-06-18 13:34:32|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封天突然指着仁蛊诡叫出声。

众人不解的看着他。

“我见过这个人!好,好像是在……”

“啊呀~”仁蛊诡突然眼睛一亮,兴奋起来,羽毛一翘一翘,“这不是小狼尾嘛,我好想你呢~!”

身形忽的一闪,还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人便落到了院中。

封天一不留神就被摁到地上。

仁蛊诡一手按住封天的后脖颈,腿压上封天腰上的折凳,一手抓住尾巴。

“啊哈哈~~”仁蛊诡一脸欣喜,“原本以为狼尾应该像扫把一样是硬的,没想到其实还很毛茸茸嘛~~”

封天拼命挣扎,无奈这个时侯折凳反把自己压得无处发力。

 

“放手。”

不悦的音调响起。

“就不放~哈哈哈哈~~”仁蛊诡捏着封天的尾巴,一边上下其手。

“丫的你给我放手听到没!”

一阵突如其来的劲风将仁蛊诡从封天身上掀了出去,仁蛊诡茫然的落地,原本捉住狼尾的手上多了几道淡红的刻伤。

众人瞬间哑然。

慕容弦摸摸鼻子,“十二,你……”

“好吧我知道我最近疏于练习退步了,普通祈使句如果不带脏字就无法发挥功用,打扰你们的耳朵了抱歉。”

十二狼站在原地,连衣角也没有移动过,声音像是刻意压抑着不带一点点的情绪腔调。脸上的花纹似乎和之前相比,有了一点些微的变化。

仁蛊诡轻笑一声,扭扭被掰到的手腕。

“哎呀,原来是言灵师,幸会。在下龟息门仁蛊诡~”

“赤炎司夜班,十二狼。”十二淡然的回答。

“姓十二?好麻烦啊~”仁蛊诡耳边的羽毛一跳,“不如直接姓二,念起来多顺口。”

“不好意思,我与阁下不太一样,”十二狼挑了下眉毛,“我始终还是向往人类文明社会,扔兄这般人猿倒退的思想实在不敢恭维。”

仁蛊诡托着下巴弯起嘴角,“哟~~难道你之前姓二之后才换的?快点改回吧,二多可爱啊~”

“前人名讳,十二狼无缘高攀,于是如果不想在死后被我的某些前辈们钉在奈何桥上,最好还是对生物学抱持严谨的观望态度。”

“……令,令尊?”

“家父复姓十一,前赤炎司成员。”

全场瞬间又哑然……慕容弦扶着额头,一阵疲惫感。

仁蛊诡突然笑倒在地不断翻滚。一边滚还一边捶地。

“笑屁。”

又是一阵劲风掠过,不知道其中掺杂了什么,竟将石板地面挂出一排新鲜的刻痕。仁蛊诡险险闪过,衣角被擦到,瞬间像被蜂芒剑刺中,开出了整齐的一排圆洞。

“既然是扔兄拥有的是口头的消息,那么不如用语言来换吧。”十二狼抬头与窜上屋顶的仁蛊诡四目相对,脸上的黑色花纹突然活了过来,像生根发芽般,蜿蜒着在面颊上绽放开来。

十二狼忽然跃起,闪身至仁蛊诡面前。古怪的身法,惊异的速度,似是夜班专有的黑色奇诡。他面带微笑,身体没有任何攻击的动作。

“你喜欢白兔还是黑羊?”

“大概……是黑羊吧?”仁蛊诡刚反应过来,便觉得自己影子瞬间扩大了。

头顶上,突然出现一只硕大的黑色卷角羊,磨盘大小的四蹄对准仁蛊诡猛力踩下,一瞬间,屋顶在击打下崩塌,烟尘和碎瓦向四周飞散开来。仁蛊诡从瓦砾堆中冲出,满身灰土。

“喜欢蜜蜂还是蝗虫?”十二狼站在尚未崩塌的角檐,继续问。

话音刚落,空气中凭空出现了铺天盖地的蜂群,盘旋成漩涡,朝着仁蛊诡俯冲而下。

“哎?我没有回答啊?!”仁蛊诡一手将羽毛拈过,羽骨张开,拢合成薄薄的一层茧。蜂群撞击在茧上,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你自然是回答了,人听到二选一的问题时,都会下意识的选择一个答案,至于有没有说出口,那并不重要。因为,我才是言灵师。”十二轻笑。“好了,下一个问题……”

“你喜欢螣蛇还是白虎?”

地面剖开,金色瞳仁的巨型黑蛇从地底滑出。仁蛊诡跃至空中,螣蛇跟随其后,将其卷住,悬浮在空中,黑色的信子在仁蛊诡耳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

“会飞的才叫螣蛇,扔兄。”十二笑盈盈的解说,正欲进行下一步动作,被背后一声怒吼打断。

“我操!”慕容弦挣脱了顾绵流和封天“要和谐要淡定要冷静”的钳制,冲着战斗告一段落的两人爆粗。“他妈的快点给我停手!要打到别的地方打!这里可是我家!!”

“呃……抱歉弦仔,马上就可以结束了,是吧扔兄……扔乌龟?”

仁蛊诡耷拉着脑袋,被螣蛇缠绕住的肢体没了动静。


 

另一处,现在时,赤炎司停尸间。

六副棺材安静的放置在这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不好闻的熏香味道。一个人似乎正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寻找着什么,他就是刚在茶馆消失的黑鸦。

他小心翼翼的推动其中一副棺材的盖板,想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棺材盖慢慢的移开,光线进入,黑鸦探过头去,惊讶的抽气。

棺材里面,空无一物。

怎,怎么会这样……难道……

“你是谁?”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黑鸦毛骨悚然,居然有人进来了,自己却不知道,难道是刚才太专注思考的缘故?

那人带着玻璃色的防风镜,纯黑色的指甲像是涂了某种药剂,反射不出一丝光泽。他盯着黑鸦,防风镜背后,看不清是什么眼神。

静默了片刻,忽而又笑道,“哟,是新来的同事么?”

“呃,是,是的……”黑鸦一阵语塞。

“赤炎司日班,鬼目。”

“我,我是赤炎司夜……夜班,黑鸦。”黑鸦支支吾吾的回答。

“黑鸦么,名字不错呀~”鬼目顺手在黑鸦背上一拍,“夜班最近可真勤快,夜班的十二狼前刻才来过,现在又来一个。怎么样,觉得这停尸房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地方么?”

“我,我只是想查查尸体上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那就没法子了。”鬼目耸肩一笑。

“嗯?”

“所有的尸体都不见了。”

“什么?!”

“早上运来的时候还在的,至少刚验尸完的时候还在,但是放进棺材以后不过一个多时辰,十二狼来调查尸体的时候,他就凭空消失了。”

“那以前五具尸体呢?!”黑鸦惊异的声音压制不住剧烈的震颤。

“发现一具没有了以后,我们立刻打开了以前的那些密封好的棺材,但是……全都,不见了。”鬼目打了个无奈的手势,却依然挂着满脸奇怪的笑容。

“怎么会这样……那,那验尸有没有发现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现,尸体没有外伤,没有内伤,也没有中毒中蛊,除了皮肤颜色有点异样以外,其余的什么问题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黑鸦的脑子里乱成一团。

“怎么样?”鬼目笑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多呢?”

呃?黑鸦突然发现,身体不能动了,四肢上似乎隐约的连着很多条,黑色的线。

鬼目微笑着自问自答,“如果犯人已经抓到手了,那么和他聊聊天也无妨。你说是吧?”双手张开,黑色的指甲上有极细的黑线垂出,末端虽然隐去,黑鸦却知道那些细线已经连到了自己身上。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赤炎司日班,傀儡师鬼目。”

黑鸦认真的默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怎么会觉得我是犯人。”

“没什么,刚才出去正好碰上夜,她说犯人自报姓名,叫黑鸦~”

夜?那个茶馆里的女人么……黑鸦有点泄气,“傀儡师总要有些媒介才能操纵傀儡,你是怎么办到的?”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语气有一丝不屑。

“你不是说,聊聊天也无妨么?”

“哈哈~”鬼目勾勾手指,“没什么,只是在拍你背的时候顺手在你后脖颈上画了个记号。”

原来是那个时候。黑鸦想起那“热情的一拍”,心中有点不太舒服。

“那么,乖乖的跟我走吧~”黑指甲的手指动了动,连着的黑线牵着黑鸦的手脚,走出了空空的停尸房。

 

被毁坏的差不多的慕容家院子里,半空中,被巨蛇缠绕着的仁蛊诡已经没气了。

“十二,你捏死他了?”

“怎么可能。”十二狼皱眉。“我根本没用力。”

“那就是装死了。”慕容弦斩钉截铁,指指自己的伤,“龟息门的看起来唯一擅长的就是装死……对了十二,一开始你说发生了一点古怪的事,是什么?”

“尸体不见了。”

“什么?!”慕容弦,封天和顾绵流三人皆是一惊。“怎么会不见的,今天鬼目不是在那里看守么?”

“原因还不清楚,”十二狼摇头,“但是,不仅是今早的那具,所有的尸体都不见了。”

众人巨震。

已经断过气的仁蛊诡忽然抬起头,打了个哈欠。

“果然还没死。”

“你们都无视我,龟息没意思。”仁蛊诡撇撇嘴。

“既然还活着,不妨来说说那位木承修的事,如何?”十二狼划过诡异的微笑,面颊上的黑色花朵绽放的越来越妖艳。

“你叫我说我就说啊?”仁蛊诡扯了个鬼脸。

“那你龟息去吧,没人理你。”

“……”

“好吧好吧……”仁蛊诡自认倒霉,“但是实在没什么好说嘛,这么明了的案件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愿闻其详。

“首先,那个凶手是不是说他要杀一个叫做木承修的人,但是六次都没有成功?”

“没错……”封天应道。

“切,那不就很明了了,不是他杀了六次,也不是尸体丢了,而是那位杀手小哥,根本就没成功过~”

“何解?”

仁蛊诡忽然弯起自豪的笑容,头上的羽毛一抖,“我们龟息门向来传承的是别人不能通惠的天分,可不是所有人都能玩龟息的哟~历届掌门有人类也有妖怪,个人能力也不尽相同,而共同点都是,我们想死,没人能阻拦,我们要活,也没人能阻止~”

难道……众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木承修,龟息门前掌门。哪个蠢蛋自不量力想要去杀他?哈哈~被玩了估计还不知道吧~~~”

“那他每次都出现在赤炎司同志的被窝里这点怎么解释。”慕容弦的脸色越来越黑。

“这我可不知道,说不定他是想耍耍你们也说不定。数年前他在风头正盛之时突然辞了掌门位置一走了之,至今不知下落,哈,谁会知道他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管他动机是什么。”慕容弦怒道,“再抓到他就绑起来泡水池里,直到他进化成人鱼为止!!”

“哈哈~~没可能呢~”仁蛊诡毫不掩饰的嘲笑,“你对于他而言还是嫩了点~他在龟息门的时候,还有个挺有趣的外号:

禀南方火,性柔而口毒,可出惊恐怪异之事,人称虚诈之神——螣蛇。”

 

 

=============RP分割线=================

新人物

【鬼目】原型MAX,傀儡师,防风镜和黑指甲都是萌物555~~~

 

下一话就完结了,TvT~~嗯哼,尽量在23号以前想办法找地方传上来嗯哼……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