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螣蛇(5)  

2009-06-20 22:28:21|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白司的浩大的档案室里,猫酒月坐在梯子上,一本本的清点资料。

“过滤人物档案,关键词,木承修。”

手指轻挥,很多书册从各个书架上不同的位置飞出,在猫酒月头顶飞舞。

“木承修,龟息门第七任掌门,绰号螣蛇,在位仅三年便忽然辞呈,去向不明……消失年月,九星纪二百零三年。……过滤时间档案,关键词,九星纪二百零三年。”

又有大批的卷宗从书架上飞落。猫酒月埋在厚厚的书堆里面,一本一本的仔细翻看。

“九星纪二百零三年,适逢五皇临太岁,人人都开始搞房地产……”

没什么用呢……

“九星纪二百零三年,皇后在寝宫被偷窥者骚扰,至今犯人未落网……”

不好意思,那是我们无聊时干的……

“九星纪二百零三年,赤炎司新……哎?”

猫酒月捧着这一本记录,若有所思。

 

如今破破烂烂的慕容家院子,众人齐聚一堂。封天,夜隐莲,顾绵流,十二狼,慕容弦,还有个靠在墙边直打哈欠的仁蛊诡。

“天快黑了……”十二狼抬头看着红光快要褪尽的天空,喃喃道,“今天日班的各位要不要体验一下值夜班的感觉?”

“好啊好啊~~”夜隐莲兴奋地跳起来,“夜班是不是真的能碰到很多妖怪?有美型的么?有美型的么?!”

“……看你的品味了。”十二苦笑。

慕容弦立在一旁脸色铁青。十二狼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应该能领到维修金的……”

“鬼目已经抓到了那位黑鸦,现在正在往这边来。”

“抓到了?”

“那当然,要说怎么花最小的力气捕获犯人,我家鬼目自然是排在日班一把手~”夜隐莲开怀道。

“往这边来……”慕容弦叹气,“今天我家是临时总部么,什么都往这边来……对了,你怎么知道他抓住了人而且正往这里来?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事吧。”

夜隐莲没有回话,只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希望猫酒月能快一点,”封天耷拉着脑袋在满是碎石破瓦的院子里打转,“多知道一点那个木承修的资料,对我们想这起案件总是有利一点……”

“放心吧,既然是月白司的档案管理员,自然是没问题。”

叩门声忽然响起,连贯的,一声接一声。

“还敲什么门啊,要进快进。”慕容弦一脸无奈。

啪的一下,破的只剩半截的木门应声倒下。来人一身黑衣,戴着灰色的围巾,浓重黑眼圈,脸上挂满了尴尬

他抬起手向众人摇摇,没有开口,却出现了一个声音。

“哟~难得快天黑了还有这么多日班的醒着啊?”

鬼目从黑鸦背后探出头。

手指挑动,黑鸦被丝线牵引着走向众人。

“这么说现在黑鸦已经不是凶手了,可以被无罪释放了?”封天提问。

“不,他可没有否认自己行凶啊。”夜隐莲补充道。

一干人等盯着黑鸦,用各种不同的眼神不断打量,看的黑鸦背后发毛。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堆主妇在菜市场,虎视眈眈的看着笼子里的最后一只鸡。虽然那只鸡其实也不怎么样……但所谓饥不择食,大约就是现在这么一种情况。

“看起来不怎么样啊,”仁蛊诡在一旁发话,“哈~没事去暗杀木承修的感觉好么?”

黑鸦抬起头,面颊上疲惫的黑眼圈像是对一月时间白忙一场的嘲笑。

“你们,现在不把我直接送去地牢关起来么?”

“不,我们在等,”慕容弦揉揉眼睛,哈欠连连,“现在线索断了,只能等猫酒月那边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来……又或者,你可以告诉我们你背后的雇主是谁?”

“无可奉告。”

“那么来作交换吧,问题交换如何?”十二狼笑眯眯的提议。

“十二,这样不太好吧,”封天在一旁打岔,“交换问题我们比较吃亏唉……”

“叫叔公。”十二不悦的扭头看封天。

“好吧……叔公……”

“叔公?”不明就里的人一脸黑线。看起来十二狼表面上还算是少年模样,年轻得很啊……

“因为我是大叔,同时是攻,所以连起来封天得叫我叔公。”

“……为什么只有封天?”

“都是狼嘛~”十二微笑,“如果封天不是狼仔是狗仔那就不用了……”

“十二你想拐着弯说什么……”

众人在一边嬉闹的时候,黑鸦站在原地,默默的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和整个事态莫名其妙的发展。

首先是,为什么当时被定下的目标是这一个,难道是自己当时抓阄的运气太不好了么?还是说,为了避免麻烦,所以那一大堆纸签里面写的,都是同一个名字?

“……我同意,就换问题吧。”

“好~那么,礼貌起见,你先问。”

“赤……赤炎司夜班的首座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众人哑然,似乎从来没有谁想去思考这么一个问题,日班的且不提,身在夜班的十二狼和慕容弦都皱起眉头,一种异样的氛围流荡在空气中。

赤炎司分日班和夜班两部分,日班主管人事,夜班则更多处理鬼怪和妖邪异物。日班首座安姁,虽说是女性可是实力深不可测,喜说冷笑话,但是无论在日班夜班人缘一向都很好。至于夜班首座,沈绿……则是目前赤炎司里最大的一个迷,貌似见过他的面只有寥寥数人,在夜班工作了很久的人也未必见过他的脸。加之夜班人的性子都是古古怪怪不拘一格,于是对于这么一个状况也并没有怎么在意。只不过,现在忽然问起这样的问题,实在叫人很难回答。

“我只听过他的声音,连脸都没看过……”慕容弦轻声叹气,“虽说他这个人有点古怪,行事风格太过不可捉摸,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有夜班现任所有成员无法逾越的能力,强大到让所有人心悦诚服。”

“我也没见过他的脸,”十二倒是很轻松,“有人说他不是人是妖怪,也有人说他长得像熊猫或者是九节狼……而且老有人建议我去挑战沈大人,说是想看看谁嘴巴更坏~哈哈~”

“好吧……硬要比的话十二你的嘴巴比较毒。安大人倒是提过,沈大人的样子看起来总像是没睡醒。”封天插嘴道。

“叫叔公。”

“好吧……叔公……”

“除了安大人以外,还有谁见过沈大人么?”

“至少在我们之中,没有。”众人纷纷耸肩。

没有人见过么?黑鸦在脑子里飞快的过滤一条条已经得到的信息。偶遇到几处不太通顺的地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蒙蔽了现实。可惜现在离一个月的期限已经近了,再不想办法的话,就麻烦了。

“好了,我们算是回答完了,黑鸦,该你回答我们的问题了。你的雇主是谁?”

“……沈绿。”

如果现在是白天,众人或许可以多用上一个“晴天霹雳”之类的形容词。

沈大人?买凶杀人?杀一个不怎么能杀掉的人?那他为什么不亲自动手或者是直接从夜班挑人去做?那样不是方便很多么?

但是看起来黑鸦又不像是在说谎。

“现在轮到我提问了,”黑鸦略想了一下,“有……有哪几个赤炎司成员被放过尸体进被窝的?”

像是撞倒了枪口上,在场的赤炎司六位成员均是脸色一黑,看来是全都着过道……

现在,把所有的关键词全放在一起。赤炎司成员,试炼,木承修,沈绿……原来这么简单。黑鸦心中一阵欣喜。

被傀儡线抑制的左手艰难的发力,猛的向上抽起,丝线被强行解开,在手臂上滑起一道道暗红的血光。黑鸦忍痛咬牙用沾血的手指在后颈一划,原本的黑色印记被血色所模糊,一瞬间整个人脱离了傀儡线的掌控。

“早说过十二你那一套行不通!”慕容弦提伞冲上去。

黑鸦从斗篷下抽出两把黑色月轮,,月轮化成黑烟,黑烟扩散,重新凝结成一柄巨大的黑镰,黑金属的边缘镶银,在月光下反射着凄然的光彩。

“抱歉,我要赶时间去做很重要的事。”
黑镰划过,拨开慕容弦的伞面,借力退到后方,黑的外衣黑色的镰刀……统统隐没进黑夜里,消失不见了。

 

“等等,别追。”

十二忽然阻止了大家要扑上去将黑鸦捉拿归案的冲动。

“除了我们六个,赤炎司现在留守在泫都城还有别人么?”

“没有了,源儿他们现在全都在外地呢……”

“说来……案发一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

“快一个月了吧。”

“所有留在本城的赤炎司成员都被骚扰过……而且买凶杀人的还是沈大人……等等,我们忘记了一个人!”

众人这才惊醒过来。

“安大人!”

 

入夜,月明星稀。

安姁早早的上床睡美容觉,还未睡熟,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按在自己腰上。

睁开眼,毫不意外的看到自己身边摆放着一具人型物体,冰冰凉凉的看起来似乎已经死了蛮久。

安姁抬手搭上对方的脸颊,左按右捏。

忽然一把揪住对方的耳朵。

“好久不见啊,小绿~”语气竟是一阵欣喜。

原本已经冰冷的尸体,皮肤上暗紫的花色慢慢退去,还原成月光下黯淡的白皙。睫毛抖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睁开。

 

撇下仁蛊诡,慕容弦一行人向着安姁住处集体狂奔,半路,猫酒月从一旁闪出。

“我找到了~”她兴高采烈的向众人挥手,“木承修他其实就是……”

轰鸣声忽然间将所有的话语盖过,安姁的方向,一道雷光裹着烈风袭向地面,近乎将整个街道夷为平地。电光四溅,烈风卷起漫天的烟尘,呛得人睁不开眼也不能呼吸。

“啊,那个又要来了。”

话音刚落,所有的尘土像是得到了多倍的重力垂直落下,众人纷纷往慕容弦的伞下面钻,手忙脚乱中,众人皆是落了一身的土。

前方的夜色中,隐约是三个人影。

其中一个,身上还不时的跳过一道道电弧光,那是安姁。还有一个,手执巨大的黑镰刀,背着众人,那是黑鸦。还有一个,头发微卷,戴着黑框眼镜,一身白衣……那是?

“我找到答案了,”黑鸦冲着那人大吼,声音带着无比兴奋。“我明白了,沈绿就是木承修,所以我现在已经通过试炼了,对吧?!”

啊?灰头土脸的众人大惊。猫酒月在一边无奈的摊手,“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不过好像有点迟了哈……”

沈绿笑眯眯的抬了下眼镜,“算是了吧~所以后面的那几个,赶快过来,欢迎赤炎司夜班的新成员。”

啊咧?!这是怎么搞的?

“顺便,小安你的打招呼方式还是这么热情啊~”沈绿弹弹衣服上的灰,衣角边缘,被烧灼到的布料,滑出一道焦黑的棕褐色。

“呵呵,小绿你才是坏心眼啊~”安姁在一边掩嘴微笑。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了,所以正好有人想进夜班,我就顺便定了个题目,如何,还蛮有趣的吧?”

“是……是啊……”黑鸦支吾道,心里囧成一团,胳膊也很痛……

“那,那我们被窝里的那玩意是什么?”众人颤抖的声音赛过秋霜扫落叶。

“啊,我很想看看你们对这种事情有什么反应嘛~”

啥?!居然这样?

“以后也没事来玩玩游戏吧?~”只是小小的耍了一圈的沈大人无害至极的露出大大的笑容。

 

“你,你大爷的!!”


 

“现在的年轻人都好有活力啊~”

皇城之中,皇帝陛下端着茶杯,听着三更半夜这城中的震彻云霄的叫骂声崩塌声还有鬼怪和动物的嘶叫声,笑容满面的咽了一口茶。

 

【END】

 

 

================我是RP分割线==============

TvT~泪目~我赶上了~虽说结尾有些仓促……

【沈绿&木承修】原型修酱……= =||||||其余的不用再说明了,螣蛇二字足矣……OTL

 

《螣蛇》完结了~撒花~~等考完试可以开始下一篇章的《八门遁》了~

源儿晓菲你们都来玩啊嘛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