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35——是谁  

2009-07-10 01:39:47|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的灰烬消失殆尽,一根黑色的羽毛飘下,落在玄雅弥掌心。他轻叹一声,将羽毛小心的收进怀里。

“小姬,起来。”

玄雅弥将对方从地上扶起。

“快走,雷涟有麻烦了,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

姬雅弥赶到药卢的时候,雷涟身上的紫色已经干涸了,他安静的靠在雷漪怀里,双目紧闭,表情却像睡着了的孩子……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流露出这样毫无戒备的安宁。

雷漪双手环住雷涟,脸颊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倾倒的药瓶还躺在地上,一大片凝结的暗紫色在地面上铺张开,像一块以雷涟为中心喷溅开来的血渍。

姬莱扶着一边的药柜,默默的站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也许是这种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姬雅弥伸手探上雷涟的劲脉,紫色的药痂经他的触碰,龟裂出细纹,化作鳞片簌簌下落,像是一只濒死蝴蝶翅膀,脆弱的禁不起任何外力。

“怎么搞的,谁让你带他们来的?”声音是带着愤怒的阴冷。

面对姬雅弥的质问,姬莱只是沉默着,没有答话。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姬雅弥差点要冲上去提起姬莱的领口。

“小姬!”玄雅弥把他摁下,“姬莱好像是带雷涟雷漪来这里找解药的。”

闻言,姬莱颤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解药?”姬雅弥面向姬莱的脸色又阴下来,“姬家的药卢从来都不放解药,”他指指自己的脑袋,“解药只在这里面,师兄,你应该知道吧。”

姬莱笑了。

玄雅弥之前只和姬莱见过两面,虽然对方总是挂满笑容,但都是服务性的笑容而已,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这一次,玄雅弥确定姬莱的确是真的在笑,而且带着一股子薄薄的感伤。

“多少年,没听你叫过‘师兄’两个字了……”姬莱笑着,却侧过头没有直视任何一个人。“这么多年,你只有想吵架的时候才会叫我一声师兄,大多数时间,你都宁愿避着我躲着我……今天这两个字,来的真不容易啊。”

空气沉默得死寂。

玄雅弥不清楚个中的详情,只能感受到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师兄弟或者是主仆那么简单。

似乎也是因为这一席话,所有人都变得不怎么愿意开口了,仿佛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语言来打破现在这个似乎很平衡的状态。又或者是放不下自己的立场,于是只好以沉默来应答。

“先把雷涟带出去吧,别的事,以后再说。”

姬雅弥别过脸,领着雷漪,带着昏迷不醒的雷涟走出了药卢。

 

“雷涟沾上的,是什么?”

姬雅弥在自己的卧室四角点起四只香炉,缓缓问道。

雷涟被安置在卧榻上,换上一身干净的白衣,依然没有醒过来。雷漪坐在他旁面,凝望的眼神有些许呆滞。四只香炉散发着不同的味道,慢慢的充盈了整间屋子。罗盘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把玩着发尖,双眼睛闭,一语不发。

“你应该一看就知道了吧……”玄雅弥咕哝道。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捻取香丸的手有一点颤抖。

“你写下的药名,好象是叫……重生……”

啪!小小的香丸在姬雅弥手中被捏的爆裂开来,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焦糊味。

“小姬……”

“几年前的东西了,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配方……先回药卢找档案吧……”

“已经没有了,”姬莱轻声一叹,“记载这剂的那一页……被撕了。”

出乎玄雅弥的意料,小姬没有像平常一样发起飙来,只是眉头一紧,而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态。看来,他也很快就想到了这件事背后有多少复杂的可能性……

“谁撕的。”

“你觉得呢,师弟?”姬莱突然改了口,不称姬雅弥为少爷,而是管他叫师弟。

小姬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沉默下来,帮雷涟把了脉,喂了两瓶颜色古怪的药,接着吩咐雷漪照看雷涟,自己则拖着玄雅弥和姬莱两人冲出房间。

两人被小姬一路拽着带领至荷花池边。夜色已浓,唯有荷花池还泛着光华,里面养的鱼不知是何处得来,都隐隐的透着萤火般的光芒,仿佛不是凡物。

玄雅弥和姬莱一同被小姬提着衣领摁到树上。

“说!”小姬恶狠狠的低吼。

“说什么啊……”玄雅弥牢骚着挖挖耳朵。

“有什么说什么,比方说你们没事跑去药卢做什么,捉迷藏么!?”

“我原本是想去找一点东西来证实自己的想法,结果不想竟出了这样的事,是我的错。”姬莱垂首。

“详细点!”

“……少爷你应该也发现了,雷涟雷漪和你出走之前,有点不一样。”

“……所以你才故意改了口,为的就是要避开他们俩?”

姬莱点头,“这件事牵扯到姬家行医的荣誉,所以在小细节上,我也不打算瞒你,”他抬手往胸前一横,“雷涟的胸口有一道剑伤,穿胸而过的剑伤。”

“剑伤?”玄雅弥讶道,“以雷涟的身手,穿胸而过的剑伤也太……”

“不只是这样,”姬莱露出为难的神色,“雷漪的胸口近乎同样的位置也有相同的伤口,而且根据伤口判断,伤他们的那把剑,是回风。”

“你确定?!”

“绝对无误。”姬莱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断,“可疑的不仅是剑伤,更难以揣测的是,他们俩都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就像是凭空被摘走了几个月的记忆。我一开始认为是外力所致,但是雷涟在我店里的时候,我仔细检查过,他的头没有过任何外力击打的痕迹,所以……”

“所以你觉得缘由应该是毒物。”

“不仅是毒物,”姬莱笑道,“而且一定是姬家的毒,除了师父和少爷你,我不相信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制造出这么精致的作品。”

“别拍马屁,”姬雅弥不耐烦的挥手,“这都不是重点,问题是雷涟怎么会在药卢里被泼了一身!?”

“感觉不出来……”玄雅弥的语气有些不甘,“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是感觉上似乎是认识我们的人。当时他或许是从背后的气孔打进了石子,击中姬莱的手臂于是祸及雷涟,那时我只顾着赶快泼水去救雷涟,没法顾上那个人……让他跑了,我也有错。”

“可恶,居然还有人敢来姬家捣乱……”

“还有……更严重的……”姬莱正色道。

“……撕掉的档案。”姬雅弥沉声。

“没错,”姬莱颔首,“因为那一剂药,可以进入药卢的不过区区几人罢了,我、少爷你、玄少侠、月公子,蕾小姐,雷涟雷漪,雷门主,然后就是庄主……”

“胆敢撕坏娘的记录的人,也只有两个……”小姬皱起眉头,“一个是雷门主,他是我舅舅,是娘的兄长,另一个……是我爹。”

两边都一样,不管是哪一个做的,都……

“不用猜了。”

背后突然响起姬夜寻沉重的叹息声。三人陷在思考中完全没察觉到居然有人靠近了身边。

“我来告诉你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