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雅弥》36——记忆  

2009-07-12 05:30:34|  分类: 雅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孩子……

 

对姬雷两家的后人们来说,姬合山庄和雷鸣门是两个家,两个对自己来说都是家,在心里的位置上基本没有太大的区别。两家人皆是不拘礼数,想怎么称呼长辈都可以看自己的喜好,像是姬雅弥该管雷镜纹叫舅舅,两家长辈却由着他叫叔叔……姬夜寻的温和和雷镜纹的严厉,有的时候会觉得,缺了他们任何一个人,“父亲”这个词都不再那么完整。

姬雅弥看着父亲惆怅的面容,听着由他口中道出的那四个字。

“那个孩子……”

一瞬间明白了,这件事,只是一个用不当的手法造成的很难弥补的意外。

姬夜寻领着三个人,走出姬合山庄,穿过安静的街道,走向雷鸣门。

寒铁镶边的门扉,沉重古朴的颜色,包裹不住这座大宅中的传奇。

玄雅弥觉得这雷鸣门和记忆中的有点不一样……是了,两年前夜闯这里的时候整座雷宅漆黑一片,睡得比正常人都还早,如今却是一片通亮,所有的走廊屋檐,都挂起了一盏又一盏的红色灯笼。橘红色的灯光,照的人的心都暖了起来。

行至前院,雷镜纹竟然早已站在那里,他背对着众人,抬头看着天边的星斗,像是已经等待了许久。

“涟那孩子最喜欢红色的灯……”雷镜纹喃喃道,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他说红灯让他在黑夜里不会那么害怕,害怕那些连他自己也不大清楚的东西……”

接着长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对夜半的来客。“涟的头痛越来越频繁了,我早料想到你们会来这里,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今天……”姬夜寻无奈的插话,“今天在药卢里,涟他遭人暗算,被……泼了一身的药粉……”

“什么!?”雷镜纹大惊失色,按住姬夜寻两肩吼道。

“雷叔叔,”姬雅弥打断雷镜纹的失控,“涟他现在暂时没事……但是,请告诉我药卢里的那一剂药和那一页档案,你们究竟……拿走做了什么?”

“救人。”

“……”

“救雷涟雷漪……”雷镜纹按着姬夜寻的手在颤抖,“那个时候除了那么做,我们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

以救这两个孩子……我宁愿让他们丢掉记忆也不愿意让他们丢掉性命!”

“……为什么?”

“……呵,雅弥,长这么大,你有没有爱上过什么人?”雷镜纹苦笑。

姬雅弥的脸刷的红了一片。

“这两个孩子,虽然性格迥异,但是喜好向来都很一致……可是你们能想到么,他们俩居然一起恋上一个妖精,而那个妖精……哈哈……哈哈哈哈!!”

雷镜纹突然大笑不止,笑声却凄怆,叫人只能呆呆的听着,没了打断的勇气。

“哈哈……那个妖精,是胧雨,是一场雨!一场落到地面就化成烟雾不复存在的雨!!”

胧雨?玄雅弥在脑子里回想着师父不知何时硬塞的学识……胧雨据说是十月末的一种天象,古语有云,秋胧现世,必招血光,忌外入,益远行,适雨不出户。秋日的胧雨如果没有在短时间内全部落到地面,就会聚精华为灵……这么说来,雷涟雷漪遇到的,是雨灵?

“霜之寒,秋之烈;雨之芒,秋之剑;闵之柔,秋之朦;三者备,谓之秋胧……雷涟雷漪,居然遇上雨灵……”姬雅弥一声叹息。

“不仅这样……他们俩,居然还要为了那个东西相互残杀!你们都看到他们胸口的伤口了么?!雷漪的伤口虽然深,但是刀刃刻意避过内脏只伤了皮肉,雷涟却是被回风伤了心脏,差一点就救不回来!”

众人皆漠然,亲眼看过雷涟雷漪伤口的姬莱更是无言以对。

“那个时候,蝉云给了我解签诗,‘似失未失,似祸非祸,似满还亏,似离终归。’……我至今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差点失掉两个孩子,这难道可以算是未失?我为了消弭这件事出此下策,让雷涟雷漪失掉了那3个月的记忆,这难道也可算是非祸么?”

“既然是师父的解签,我想自会有他的道理。”玄雅弥忍不住插嘴。

“蝉云是你师父?”

“正是家师。”

雷镜纹这才回神去看玄雅弥腰间斜挂着的“万俟”,禁不住再次长叹。

“那时候,还是蝉云指引我和夜寻,说是姬家的药卢里面有答案……我这么做,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

“你没有错,雷叔叔……但是你和爹有没有想到,那一剂药在两年前还没有完全成型,万一留下病根,该怎么办?”

“无论出了什么样的结果,都比让他们死来得好……”

“……好吧,我们告辞了,雷涟还需要我去制解药……”

姬雅弥带着姬莱和玄雅弥,转身离开灯火通明的雷鸣门。

雷镜纹在背后将他们叫住。

“雅弥,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治好雷涟雷漪的记忆……这算是舅舅的请求。”

姬雅弥思考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回头。

“……好吧。”

终于落下这么一句连自己都不知是否真实的承诺,像逃难一样的离开了雷鸣门。

 

回到姬合山庄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雷涟依然昏迷着,雷漪靠在一边贴着睡着了。姬雅弥遣了姬莱回去五气堂,独自一人回到荷花池边的草坪,平躺下,看着天空还未完全退去的星光。

玄雅弥走到他身边,并肩躺下,一起看着天空的颜色越来越白,越来越亮,把微弱的星光一点点的掩盖,看着白光越来越肆意,越来越张扬。

“小姬,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是不是真的要按雷叔叔说的去做。”

“他说什么了?”

“他叫我……不要治好雷涟雷漪的失忆……”姬雅弥回答的有点含糊,语气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犹豫不决。

“那就照着做嘛~”

“可是……”

“可是你一方面不想承认自己对制造解药束手无策,争斗心膨胀,一方面又不想看到雷涟雷漪被记忆折磨,所以左右为难,是吧?”

“前面一个去掉!”小姬大声反驳。

“得了吧你~”玄雅弥伸手往小姬头上一按。“按照你自己的心意来就好~想那么多干嘛?”

太阳在盛放的白光中路出地面,原本蓝白的天顶,被铺上一片温暖的微黄色。

“你既然不能知晓结果或者是操控未来,不如顺其自然,就像东升西落天道循环,总有顺到晴天的时候~”

姬雅弥呆呆的看着太阳越升越高,直到跳出了地平线,突然抬起手,在玄雅弥额头一弹。

“切,要你来教我大道理?”

随即转翻过身去背对着对方,一动不动了……

玄雅弥耸耸肩按了下额头被敲红的部位,突然开始同情起姬夜寻姬庄主,为人父母,真是不容易啊……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