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八门遁(3)  

2009-10-02 21:09:52|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三】第二夜的反击

 

“十二还没醒么?”封天缩了缩脖子。

橘红色的夕阳缓缓垂入地平线,天空的颜色越来越暗。当最后一点红光在天那边消失的时候,东郊卷起了一阵冷风,沙土细碎的声响从脚边划过,忽然让人觉得透心的寒冷。

“还是让他多睡点吧,毕竟昨天他最累了……”黑鸦枕着胳膊躺在火堆边,声音听起来仿佛欲睡。

“嗯……让他睡吧,明天会自然醒的……”慕容弦将伞撑开插在火堆旁,自己在伞下像小动物一样蜷成一团,声音同样是含含糊糊。

红色的火焰跳动着,树枝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调试好为晚上而准备的弩箭,琊菲羽抱膝坐在火堆边,手执一根细长的竹枝,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动着火堆,小小的火星从里面蹦出来,一瞬间又燃尽消失,像是一簇小小的焰火。

“第一次值夜班呢,夜里有很多……”

“没事,最近周遭除了这里都清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也不会有太难看的……”慕容弦闭着眼睛,好像快要睡着了。

“我不是指妖怪僵尸……我是说……啊啊!”琊菲羽忽然抱着脑袋往后一倒。

“怎么了?!”

“飞飞…飞到里面去了!”琊菲羽捂着脸抖着手指指向火堆。

一只巴掌大的椒眼蛾在火堆里扑腾着。

“……这东西晚上倒是蛮多的,特别是生了火堆的时候……”黑鸦补充道,“其实稍微注意一下不要让它们飞到脸上就好,否则会留下印,很难洗掉……”

“啊啊!还有好多蚊子!”

“快入秋了蚊子回光返照,忘了告诉你们要穿严实点了。”鬼目拉下护目镜,揉揉眼。

“啊啊啊啊啊……”琊菲羽一边拍着蚊子一边躲蛾子快要跳起来。

咲本和封天靠在一起,尾巴一甩一甩,消遣的作用大约多过驱赶蚊虫。

“封天……”琊菲羽突然停下了拍蚊子的动作,泪眼汪汪的看向封天。

“怎,怎么了……”

“把你的尾巴借我裹……”

“哪有那么大嘛……”

“你变身不就好了快变身!”琊菲羽冲上去就要抓封天的尾巴。“毛皮够厚才不用怕蚊子啊……”

“你你你要干什么!”

“封天的尾巴真受欢迎,先是仁蛊诡然后是小菲……怎么就没见咲本的尾巴一天到晚被人抓呢?”慕容弦蜷在火堆边看琊菲羽追着封天哇哇叫的绕圈跑。

“这不是尾巴的问题……”咲本瘪嘴,“仁蛊诡又是谁?”

“龟息门现任掌门……顺便说下咱们的沈大人是它的前掌门呢,这世界真荒诞……”慕容弦重重的打了哈欠。

“龟息门?做什么的?”

“看起来像是专门为了找麻烦的……不过倒是很有趣,怎么弄都弄不死,装死的功夫很高超,也不知是怎么弄的……前阵子被他们两个耍的好惨。”慕容弦越说越觉得憋屈。

“弄不死?那是不是和晚上的僵尸一样~打散了又会‘咯吱~’一声合起来~?”咲本脑补了一下自己的假设,快要笑出来。

“咯吱……这种形容他的拟声词被沈大人听到会遭殃的吧……”慕容弦嘴角一抽。

 

“哟~什么词被我听到要遭殃?”

背后温和的声音突然让人毛骨悚然。什么时候到的……

咲本条件反射蹦起来就要溜,步子还没跨出去,就被抓住后领像小猫一样提了起来。

“嗯~?”沈绿无害的笑脸在等待他要的答案。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沈大人最英俊我们最爱你。”咲本竖起两根食指按住两边嘴角往上一抬。

“很好。”

沈绿放下咲本,还摸了摸头戳了下耳朵。

慕容弦在一边默默地挑了下眉毛……

 

在吵吵闹闹的等待中,夜风越来越冷。

黑鸦睁开眼,头顶上,满月已过中天。

“时间似乎快到了。”

“嗯……”慕容弦干脆也坐起来,收了伞,看着火堆,愣愣的出神。

“弦仔,想什么呢?”

“……我在想,那些东西弄不死到底是因为什么?沈大人既然以前是龟息门掌门,应该对这个有经验吧……”言毕瞄了沈绿一眼。

所有人的视线都飘向了沈大人。

“原理差太多,看我也没用~”沈绿笑道,扶了下眼镜,“龟息门的那些东西再怎么高深也是给活人用的,放在这里来推断死物的活动,没什么意义。”

“哎……那要怎么办,像昨晚那样再撑到天亮么?我和黑鸦明天都会倒下的……”慕容弦抹抹脸,又是长长的一个哈欠。

“是啊……再像昨晚那么折腾一下,说不定也要像十二那般了……”黑鸦表示同意。

“牢骚也没用,今晚查查看不就是了,只要是人为,总有破绽。”沈绿满脸轻松。

“……那要不是人为怎么办……”咲本抓住封天的胳膊往他背后缩。

“那就更好办了嘛~什么东西都不可能是无限的,总有源头,找出来解决掉就行。”

“那不是一样……我们……”慕容弦抱怨道。

话还没说完,突然一种熟悉的声音传来,很细弱,但是足以让慕容弦和黑鸦的神经瞬间绷紧。

埙声。轻扬又飘渺的埙声。

“来了,就是这个声音。”慕容弦皱眉,面颊上的刺青绽放成欲飞的鳞翅。

“昨晚也是响了这个声音,然后就……”勾月在黑鸦脸上旋转开来,黑色的镰刀在手中凝结,蓄势待发。

前方不远处,地下的震动传播开来,脚下微微颤抖着。

雏鸟破壳一般,一只又一只干瘪枯槁的手掀开干软的土层。残破腐蚀的甲胄,残留风干的肌肉和韧带,挂在一具具白骨上,碰撞在一起,传来钝器沉闷的声音。

在那个白天被炸开的坑里,就像蚂蚁出洞,惨白的月光下,这么一支军队攀爬到了地面上,而另一边,他们与皇都的连线上,再次站了一排战士。

“白天你们怎么没说这埙的事情?”沈绿依然背着手,不慌不忙的样子。

“反正现在也知道了嘛。”慕容弦说罢便撑开伞飞上半空。

黑鸦随后跟上,黑色的镰刀在身后拖出一道暗色的残影。

“等等我啊!”琊菲羽抬起弩,搭上特制的银色粗箭。弓弦响起,光亮划过,坑洞的位置就爆裂开了一团火光。

“小菲等等,先别用火器,否则等下近战会很麻烦……”封天拉上咲本,回头对琊菲羽喊道。

“可是……简直浪费了我的收藏……”

“准备好了么……一,二,三!”封天和咲本并肩向前奔去,同时将头上带咒牌的绣绳扯下。瞬间,两只巨大的白狼现身于荒地之中,所踏之处,碎裂的白骨四散开去,滑出一道道白色的波纹。

埙声越来越响。

“你不上么?”沈绿站在原地,问同样站在原地没动的鬼目。

“我基本上不打架的,这个时侯去,不太适合。”鬼目纯黑指甲的手指点着嘴唇,盖在防风镜后面的眼睛,看不出是什么眼神。

埙声突然变得尖厉起来,已经不是乐曲,更像是鬼怪凄厉的哭号。

坑洞处被猛地掀开,长着牛角的巨大骸骨从里面缓缓地爬出来,昨晚太过专注居然没看清,这巨大的怪物竟是由很多细小的骨头一点点拼凑而成。牛头眼窝的空洞突然燃起蓝色的火焰,它仰头张开嘴,埙声仿佛是它的怒吼声一般,刺着人的耳膜,难以忍受。

“靠,还让不让城里的人睡觉!?”

封天咲本越过炮灰群,径直向牛头撞过去。

“你们两个小心点啊!”慕容弦接住旋转回来的伞,冲着两只白狼大喊。

锈蚀的巨斧突然当头劈下。封天和咲本险闪至一边,巨响和尘烟过后,原本点足过的地方已是一道又宽又深的刻痕。

“咲本封天,想办法让这个东西低头试试!”一直闲在一边的鬼目吵那边烟尘滚滚的战阵喊话。

“尽、尽量!”

“小菲,带我过去。”鬼目奔向战阵。

“没问题,腰稍微弯一点,小心不要被我打到头!”

尾端用锁链连接起的锥刃旋转开来,在尸骸堆中开出圆形的缺口,向中央不断推进。

封天咲本在牛头身边转着圈。

斧头再次挥下,嵌入地面,两只白狼立刻扑上去将斧子钳住。

“快点!铜锈的味道好难闻……”

接着这档子空隙,鬼目跃上牛头的背脊,黑色的指甲在脊椎上重重的划下一个黑色的十字。黑色的线自指甲里生出,攀住了这幅巨大骸骨的四肢,牛头一时间身形一滞。

“这玩意劲真大……”鬼目死死抓着手里的黑线往上提,一刻也不敢松手。直至牛头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埙声开始变调,不似之前那般凄厉,而是幽怨又婉转。

牛头颤抖着,突然扬起手,打飞了身侧的一群骨骸。

“糟糕,快抓不住了……”鬼目拉着几乎伏满牛头全身的黑线,满头都是汗。

“那个声音……”慕容弦咬牙,往声音的方向疾飞而去。

不知那里来的一大群白色鸟雀在空中将他团团缠住。定睛一看,那里是什么鸟,分明是一只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手指骨。慕容弦现在只想骂人,奈何这些小东西数量太多,甩也甩不掉。

“弦仔,你去把小菲带往上!小菲,把你的锥刃扔给我!”

那一边,沈绿架起琊菲羽的弩,脸上是难得的严肃。

银色的两把锥刃,远远地从空中抛过,被稳稳接住。沈绿将锥刃架上机弩,以手扣弦,细长锥刃在那一刻破空飞去。

埙声戛然而止。

原本还精神着的骨骸群全部都停止了动作。

还未有喘气的空隙,另一把锥刃也闪过一道光,飞向了战阵的后方。

一阵夜风卷过,什么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地灰白的沙。

“啊咧?那是……”

“要不要去看看?”沈绿放下弩弓,满脸笑容。

 

“看看刚才射到了什么东西?”

 

<NEXT>

===================

“沈大人最英俊我们最爱你。”

抽搐……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