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无常》——八门遁(4)【完】  

2009-10-05 00:55:20|  分类: 无常(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四】八门遁和阴阳眼

 

粗壮的树干上并排插着两把锥刃,其中一把沾了血。

“呀,跑的还挺快~”沈绿从树干上拔下锥刃递还琊菲羽。

被清空杂草的地面上,画着一张很大的咒阵,周遭以八门为边,内里写满了算式和卦名。而阵的中心,躺着一个被击穿至四分五裂的埙。

沈绿站在阵中央,数着周遭的门,慢慢转圈。

“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最后的惊门没有被念下去,因为这个阵死门的方向正好指向那个满是骨灰的坑。

“真是荒唐!这阵里的算式把死门硬推到门使的位置,按照现在的日期计算,这个时间的直使在休门,为了驱使那些东西而强扭阵法,是脑子坏了么……”慕容弦点起灯细看阵中所写的内容,突然就发起火来。

“死门属土,主亡主凶灾,利战利杀……”沈绿带着一脸古怪的笑意摇了摇头,“强开了死门又怎么样,在不该的时候开了死门就等于闭了休门,须知八门环接相扣,闭塞一门,则全局……”

单手急点,一道劲风扫过地面,树枝所绘的阵法便被抹了个干净。

“皆破。”

 

东方鱼肚白。

“我想睡觉……”

除了沈绿所有人几乎都爆出了这一句话。

“快啦快啦~现在就带你们去找犯人,”沈绿领着众人从街道中穿过,“安姁特别交代不可以吓你们不可以欺负你们……我已经很尽力克制了呢。”

不知何故,慕容弦和黑鸦突然被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你们觉得是怎样?那个阵,有趣不?”沈绿走在前面,脚步异常轻松。

阵?说来,那个阵虽然扭了门位,但开了一门顶多是个增幅器的作用。

那时侯的状况……埙碎在正中央,想来第一发是击碎了埙吧,于是所有的骷髅停下了。这么说来埙声该是源自北方的巫乐,传说中,北方古珞国的巫乐是节庆时的必备物,因为它可以引导死灵,让他们同活人一起,为了祭奠而起舞。

既然有灵才可以舞,那么尸骸群破土而出就不是单单捏面人那么简单,更要召了灵才行……

自从近三百年前各国乱战结束到现在,还没有人敢来泫国国都闹事,各国之间签了和约,估计也没谁敢最先出手以便给别国借口群起而攻之……这么说,难道是自家人?这么公然在皇都旁边集结军队的做法是不是也太招摇了,那么大的数量,那种强度,普通的一个术士什么的根本做不到,有这种能力的除了妖怪以外基本上都被收入了赤炎司月白司为国效力去了……

慕容弦突然精神了一下。皇都,为国效力,变态,能力,法系,莫名其妙,搞什么玩意儿……等等词汇在脑子里绞成一团。

“……沈大人,如果抓到犯人你会把怎么处置?”

“起码先丢去魍魉山折腾一下再说吧。”

魍魉山?上月一个被扔去囚禁的重刑犯三天后被抬回来就已经被啃的连骨架都不完整了啊……慕容弦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哟~看来你猜得差不多了嘛,说来听听。”沈绿很是满意慕容弦的反映。

“咦?弦仔你猜到什么了?”

慕容弦阴着一张脸,憋了蛮久才出声,“啧,真麻烦……马上就要过节了还让不让人安生呐。”

“快说吧爸爸……”

“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阴阳眼。”慕容弦一脸无奈。

“啊,我知道~是指能通过天眼看到灵魂的人。”

“是么,我只当它是视网膜功能缺陷……”鬼目慢悠悠的回答。

“差不多吧,拥有阴阳眼的人是可以看见灵魂状态下的鬼……”慕容弦脸色越来越黑,“昨晚的那个九成是个召鬼大法。书上说,召鬼之人首先要能通灵能歌魂,能和死人说话,继而才能去学这一门上方的学问……”

“那……这和抓凶手有什么联系么?难道要我们一个一个的去掰别人的脸看眼睛?”

“唔?”慕容弦斜了斜眼睛,“我没和你们说过么?我也是一只单眼皮一只双眼皮啊。八卦书记载单眼皮称之为阴;双眼皮称之为阳,所以叫阴阳眼。”

“噢噢!是么让我看看!”咲本蹦起来掰住慕容弦的脸,“你看到什么~看到什么了?”

被捏住下巴的慕容弦依然一脸面无表情,“我看到你正在捏我……我这不是天生的,而是小时候经常和一个阴阳眼呆在一起,所以连带作用才变成这样。”

“他是谁?”

“小时候嘛,自然是和亲人一起住。”

“你爹妈?”

“不,他们老俩口现在又不住在皇都。”

“难,难道是……”封天张大了嘴,“你那个白叔……月白司的,慕容白?”

慕容弦点点头。

“就是那个东城郊弄了我们一身一脸一嘴都是黄土加骨灰到现在都恶心的没吃东西的月白司的混蛋?!”

“你们的形容词真多……”慕容弦一边走一遍挖耳朵。

“但是,但凭阴阳眼来判读是不是太武断了。”鬼目提醒了一下激昂的群众。

慕容弦耸肩,“没法子,快过节了嘛,月白司里一大票的人都被派出去了,每每到过节期间总是严打时间……大约因为这样赤炎司才要调人回来确保皇都安全的吧,所以两个司有些能力的加起来在皇都就只有那么些人。”

众人拐过小巷,前面不远,就是月白司朱红色的大门。

“那种大型的召鬼一般的术士是不行的,所以从现在皇都所有可以怀疑的人里面慢慢挑就好,安大人现在不在,十二累趴了,沈大人虽然喜欢玩但也不至于无聊到那个地步,所以剩下的只有……哈,昨天城郊的那个土雨,坐在月白司隔着这么远往城郊释放基础引力,作用范围还是那种大小,自问达不到那种力气呢。”

月白司大门前,沈绿面带微笑精神抖擞的用力一推,大门砰地一声被打到两侧的墙上。

前门的几个杂役大张着嘴,看着沈绿带着一票因为没有睡好所以看起来异常凶神恶煞的人,站在差点被拍坏的大门口,一幅像是要来踢馆的架势。

“你,你们是谁?怎可来月白司闹事!”一个杂役鼓起勇气开口,声音却是哆哆嗦嗦。

“小白在不在?找他有事~!”沈绿满面春风道。

“小白是何人,你,你们……”

“小白,小白你在的话就出来~”沈绿没有理会杂役的阻挠,也懒得花时间说明身份,径直就往月白司内堂走去。

“沈绿。”忽然一个声音不知从那里响起,低沉又安静,却并不苍老。

沈绿忽然间变了脸色,恭敬的单膝跪下。

“慕容白昨夜出门至今未归,若要寻他,便往东郊去吧。找到他以后,想怎么处置,都由你。”

那声音似乎就在身边,但是却看不见,似乎潜意识里有一种敬畏,根本连动一下都觉得是不应该。

“沈绿拜谢百里大人指点,先行告退。”沈绿俯首一拜,接着一言不发的快步退出了月白司。

被推出来的众人只觉得手脚像是有些发麻。

“刚才,那是什么……”

“好像被什么绑住了一样,手脚似乎都不受自己控制……”

摸摸胸口,还残留着些古怪的感觉。

“沈大人,刚才那是?……你称他百里大人,百里,不是皇家姓氏么?难道……”慕容弦小心的问道。

“别老问我嘛,有空去月白司翻翻看史书或者去乡下酒馆听听说书就知道了。”

“哪有空去啊……”慕容弦小声嘀咕。

 

东城郊,荒草地,硬硬的草梗就像没剃干净的胡渣,平添了一种沧桑的错觉。

在还没有平伏的大坑前,有人紧闭着双眼合掌而立,念诵着听不懂的咒文。白衣白发,右肩处的外伤没有包扎,暗红色染了半个上身,已经凝固了。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人缓缓睁开眼,眼睛的颜色很深很黑,像是透不了光。

“……果然是你啊,白姨。”慕容弦打了个招呼。

“叫白叔,否则下次见面我就喊你乖侄女。”

那人回过头,脸看起来意外的年轻,但是按照慕容弦的年纪来推断,面前的这位白叔也应该快而立之年了。这年头都流行心老人不老么,真是时代变了……

一堆人无言语对视了很久。

“小白,晚上那些……”

“太吵了,他们太吵了。”慕容白回答得很干脆。

“谁敢吵你……”

“底下的这些。”

灰白的骨粉还洒在地面上,被风一卷,飞扬开去。

“天天晚上都来吵,有些说的又不是本地话,一口方言听着就觉得难受,更多的说的都是外国语,简直像听百鸟朝凤一样,不把这些东西全部超度了我一辈子也别想睡好觉。”慕容白怒道。

“不是有往生咒什么的可以引渡亡魂么,为什么用那种麻烦的方法……”琊菲羽想到那天晚上漫天飞着的东西就是一个寒颤。

“把他们召出来在干掉比较保险,只是这地下能用的材料不多,所幸都是一些想往生想疯了的鬼,寄宿的模一空出来就会立刻有后继者补充上。可惜我只会用一种语言念往生咒……”慕容白叹道,“有些没文化的魂根本听不懂我在念什么,有些则是说他不信道信伊斯兰,所以往生咒没用,还有的说他信耶稣,还有的说他信春哥,春哥是什么东西,可恶!”

众人皆是一幅踩到河蟹的表情。

“所以就利用了一下你们,我道歉,要抓我也行,毕竟在皇都边生事我已是死罪。”慕容白一脸平静。

一片寂静之后接着是一阵吸气声。

“以后再来早点说啊,好歹让我用包带点吃的,快饿死了……”

“我要睡觉。”

“无薪加班……以后拜托挑工作日行不?”

“以后能不能白天,晚上好多虫子……”

“白叔,”慕容弦诚恳道,“以后带宠物出来记得控制一下数量。”

沈绿伸了个懒腰,“弦仔,等下把十二叫醒,晚上所有人这里集合。”

“哎……好吧……”

“我是不是不用来了,这种地方我没什么用啊……”

“不行。”

“那我呢……”

“我呢我呢?”

“……”

慕容白站在原地看着这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越走越远。

“谢了。”

 

入夜,皇都一片欢腾,屋檐下的灯盏一路绵延照亮了条条道路,烟火飞上空中,爆裂开一束又一束的灿烂。

东城郊的战场同样灿烂,伏在城内的欢闹声之下,象是这节庆喧嚣的和音。

再一次天亮时,那一群人围成一圈躺倒在城郊的沙地上,满身都是土。

“说句话听听,看看死了没……”慕容弦小声的喘着气。

“你才死了呢……”封天咲本趴在一起身上隐隐的冒烟。

“就快了……”琊菲羽一手抓着封天的尾巴,喃喃道。

“已经死了。”鬼目笔直的躺在一边,双手还整齐搭在腹部……

“要死也等我出去旅个游再死……”十二狼用书盖着脸,有气无力。

“是啊,好久没出去玩了……”黑鸦歪着脑袋,似乎又快要睡着了。

“再过阵子,好像茶花要开了。”沈绿枕着胳膊看着天上的云团缓缓爬过。

“是呢……丹图白茶,远东黄茶,雨山紫茶,泫海蓝茶……每一处都是旅游的好地方……”

“别说了,我快口水了……”

慕容白突然开口,打断了众人满是辛酸味的对话,“事情也做完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对哦,你不提醒我都要忘了,”沈绿一拍脑袋,“好吧,那就两个月,你……”

“什么?两个月?!”慕容弦蹦起来,“魍魉山两个月,是人都要死啊……沈大人你不会这么狠吧……”

“那……一个月零二十五天。”沈绿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有什么区别么……”十二狼掀开脸上的书。

“唔……那一个月零二十天。”沈绿看起来很为难。

“沈大人……”除了慕容白,原本还躺着的人都爬了起来。

“还嫌多啊?那就一个半月,不能再少了!”沈绿拒绝了众人的抗议,一脸严肃。

“一个半月。小白……反正你这么牛嘛,就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帮我看好泫都城,有事发生你搞定,做兼职做到我们回来,算是将功补过,明白?”

“啥?”众人奇道,“……我们回来?”

“是我们~”沈绿一把将十二狼、慕容弦和黑鸦三人拽过,“就刚才说到的四花城吧,我们夜班集体旅游去吧。”

“什么!?”众人大惊。

“不,不是魍魉山?”慕容弦的声音在颤抖。

“谁跟你说是魍魉山了?”沈绿一脸无辜。

“于,于是要放假了么?”黑鸦很是开怀。

“那一个半月怎么够嘛,再加一点吧……”

“哎?刚才是谁嫌两个月多的?”

“还不是被你耍的!”

“我们日班也放假么?”

“安姁就快回来啦放假这种大事我擅自做主不太好嘛……呀呀刚才是谁说快要累死的?现在赶着回去收行李跑得比我还快嘛?!”

“等等我啊……”

“……”

 

嬉闹声渐渐远去,只剩下慕容白独自一人躺在那里。身下,是一张巨大的八门法阵。

八门转一个圈,包裹的是人间百事。生老病死,天道循环。

也许就这么躺在里面,任其自然比较好吧。

真是累趴了,慕容白闭上眼。任由荒地上的风卷过周身,很冷,干涩,却有生气。

身下的阵也被风卷的越来越淡了。

 

“再过几日,直使便转向惊门,必有口舌斗讼和处理不完的案件。‘惊门不可论,瘟疫死人丁;辰念并酉月,非福八门庭’,绝不是什么旅游的好日子……要不要告诉他们……”慕容白笑了,闭上眼。

“算了,反正已经追不上了。”

 

【八门遁·END】

 

=============我是RP的分割线==========

八门遁终于写完……= =+于是接下来是夜班四个人的旅游记(已经写了一半了)……OTL

国庆之后去画本,于是在想该什么时候放……OTL,感慨一下这一篇写的真快。

 

++++++++++我是RP的后记+++++++++++

“那个百里大人是谁啊?”慕容弦舔着棒棒糖去牵马准备开路。

“百里君卿,是月白司的老大呢,据说快四百岁了吧……”十二狼摸摸鼻子。

“哎……妖怪么?”

“不晓得,总之这是三百多年前战乱的事了。”

“百里…泫国皇家姓…难道以后我们有机会见到皇帝么?”

“估计没可能,”十二狼严肃道,“因为这不是无常里的故事呢。”

“啥?”

“三百多年前在这同一个世界观和地图上的历史作者准备另开坑写的,但是她一直纠结于写成BL还是BG的问题上,所以守着大纲和人设一直没敢挖,毕竟她坑坑相连到天边多挖一个绝对会被人打……”

“搞个屁啊!那我们岂不是……喂喂!马跑了!……回来!……回来……前面是坑……”

……旅行的一开始就不顺利。

 

==========RP小剧场===========

兄弟深厚的培养法&白狼是怎么拽成的

《无常》——八门遁(4)【完】 - 弦天君 - 玻璃城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