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J3]喵生-03  

2012-12-01 01:01:52|  分类: 喵生(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游文,记述型,不喜勿点][图和文没有关系]
[J3]喵生-03 - 弦天君 - 玻璃城
 


03[剑与笔与笛]

[小猫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会产生归属感的那类人,因为喜好变的太快,也花心的可怕。直到她因为阵营而愤怒,因为门派而红了眼睛,她才发现自己比自己想象的更专一,更用心……即使只是因为一句话的意气。在那一连串事情都发生了以后,小猫曾说过,一切事情的结果都有因,所以她不恨任何人,她只是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气。]

小喵小咩小丢,就是吉祥的一家。

在师父们都走了以后,小猫只能看着自己的三个号,偶尔转转,脑子里设定一些类似家人的东西,来聊以自慰。剑纯小咩和离经小丢是双胞胎兄弟,毒经小喵是总在黑龙被骂死人妖的萝莉五毒。偶尔他们两两出现在万花谷花海,两两出现在凌烟阁顶,两两出现在巴陵桃花林,两两出现在苍山洱海。留下很多很多照片,很多很多回忆。小喵小咩小丢,即使师父都走了,依旧还在一起,依旧还是吉祥快乐的一家。







剑纯小咩是个有点呆的羊。
他从开始的完全不会近战也不会输出,直到成了团里,也是AFK之前帮里最强的剑纯,他自己也不记得过程究竟是怎样的。是天天晚上在长安打木桩练手法?是努力抄书换监本买秘籍?又或者努力挖矿卖钥匙赚钱强化装备?……他只记得在和小喵交接以后,再也没有那么认真过了。
他记得自己很多艺术的打法,荻花全BOSS不断叠刃的成就,纯手动的极限会心流派,尽管他的好朋友藏剑雷二黑始终在DPS列表里骑在他头上,他是万年老二……他依旧顶着静虚的称号,偶尔去看看师祖谢云流,偶尔去咩咩叫几声,偶尔……看着自己的背影。
背影越来越像师父,纯白道袍翩翩侠士。
越来越像师父。
像得……每次上线看到自己的背影,就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些事。

DPS再高有什么用呢?拼命的争第一给谁看呢,谁会因为自己觉得骄傲呢。
还有一些内里的骄傲,隐约的在那里。

他依旧不插吞日月,依旧鼠标滚轮凝神静气的时候喊一声咩,依旧不会梯云纵,也不会用返本归元。
他骑着自己的小毛驴,在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给了小喵以后,在长安门口摇晃着摇晃着,从此再也没有拾起剑。


离经小丢是个有点执着的治疗。
他对什么妹子们很喜欢的“离经易道只为一人”的说法没什么兴趣。他总是说,自己是要同时攻24个人的。
还要再加上他自己一个,自攻自受。
很久以后,在小丢也AFK以后,他唯一一个引以为傲的徒弟,说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那时还是普通荻花的时代,徒弟刚进团,是个有点呆的小奶毒。那天小丢也在团里,是个离经花哥,风骚的驱散风骚的治疗……当别的奶都死光的时候,一个人风骚的跳夫人,还有偶尔YY开口时候的略软少年音。
尽管小丢觉得自己声音有点古怪,不管说话唱歌都有点奶气的尾音,每每开口被人问是男是女……总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暗恋小丢的妹子很多,暗恋小咩的妹子也很多。只可惜最后没有一个妹子成了他们自己的。那些妹子通通嫁做了他人妇。
他依旧做他专注离经的花哥,没有黑长直没有笛子不会飘雪也不会耍帅话也不多,万年隐藏着帽子,高马尾斜刘海,小烟熏的四号脸,一身一看就是穷鬼才穿的衣服。偶尔花海人多的时候,也从来都是被晾在一边的那个。他倒不介意,因为至少还有小咩可以随时用义金兰招来,坐在身边,或者是骑着驴……在驴背上摇摇晃晃,不说话也不问什么,不会吵闹也不会责问。会安静的让他练缝针,安静的让他实验各种治疗方法秘籍搭配,安静的听他诉苦,安静的听他说心里的事情。
然后介绍给别人的时候就说,这是我的CP,家养的咩。
只有自己永远也不会离开自己。

他也曾花间游过,用一身没齐的蚩灵套和人拼过DPS,也撑着半套威望装的脆皮抽过蓝爆过菊杀过人……但是身边有人在的时候,他还是会习惯性的切回离经。他隐约的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一种能保护别人的方式。
毒经小喵总觉得小丢太傻,因为作为一个治疗,如果没有人在一边保护,往往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谁来保护你,谁会来保护你?不管是他是她还是她……你都只不过是个放那里回头看看的替补而已,她的话锋尖锐又伤人,每次都能戳中别人的心。
小丢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因为自己入阵营的原因没有什么大义也不带什么兴趣,仅仅是因为有一天,帮会里有个人做寻宝贼的任务,需要一个治疗。他去了,但是发现自己是个中立,对方是浩气盟,在野外进入战斗了就连个握针也没法给他挂上,而且因为是刚切的离经,帮忙打怪都做不到……结果拖累了那个抢任务排名的天策,浪费了大把的时间。
对方没有责怪自己,但小丢就是觉得自己错了。
在同一天,他穿过了满目腥色的南屏山,进入了那个他从来没去过的地图,加入了浩气盟。

在那之后……在那之后和同阵营一个帮会的战争爆发,他被加过仇人被杀过被踢过被骂过,但这些都不是他最后放下笔的理由。
理由是什么呢?其实小丢自己也记不得了。
是即使同伴在身边也保护不了奶不上的无力感么?是沦为驱魔少年的憋屈么?是在野队被人嘲讽是个离经的愤怒么?还是很多次夜里的日常,遇到了很多老万花,众口一词的告诉他……
离经已经绝响了呢。

还记得那一天仙踪林,他实在奶不上那个剑纯T,心情有点焦躁,然后队里的花间说,放弃吧,离经没前途的。
他很少生气,却在那一瞬间火气冲上头顶。他喷了那花间一句,你懂什么,你懂万花吗,你懂我的坚持是为了什么么!?
“我怎么不懂!我内测就是万花了!离经现在有多苦我不比你了解?!”那个花间也喊起来。随即似乎又觉得有点失了风度似的叹了口气,然后近聊做了个摸小丢头的表情。
放弃离经吧。
他重复了一遍。

小丢一路跑着回到了万花谷的花海。
那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天太黑,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也许是因为配点心的牛奶忘记加糖,也许是因为那包咖啡味的饼干太苦,他躲在花海一角的那棵大树下,哭了好久都没停下来。


毒经小喵是个残暴的DPS,也是个有原则的杀手。
尽管毒经在后来的版本成为了第一梯队的DPS,残暴是正常的。野外打架的毒经也越来越多,但是估计那些后起的毒经,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毒经起步时候的艰辛。
那时候五毒被称作半成品职业,这个半成品除了BUG多以外,还有一个解释就是,这个门派的两个心法,治疗补天和输出毒经……补天是个成品,而毒经是个不存在的心法。
什么叫做不存在呢?
从早上开始坐在日常副本门口,满世界喊来DPS,点进队点上一两个小时,除非偶尔有奶毒拿队长,否则不会有人理你。
毒经的装备,毒经的秘籍,毒经的五彩石,放在交易行即使挂着跳楼价也很少会有人看一眼。
世界喊,25人普通荻花来DPS15=10,不要毒经。
进YY战场,不切奶的话,会被队长踢出队伍。
连小号拜师都嫌弃毒经师父不能刷怪。

小喵是个纯毒经,少有的纯毒经。
从她建号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切过治疗。
她可以忍受每天等待几个小时的日常,可以忍耐这个职业所有的弱势,可以忍耐一次又一次的被踢出野队的经历,也不介意2年了都收不到一个徒弟。
因为她不甘心。

因为一件事开始。
那时候她刚满级,很晚的时候去了帮贡连刷的队伍,队里人一开始很不满她是个毒经,又是个小号,她连连说自己不会拖后腿,因为那时候很少人知道,毒经的DPS并不低迷,只是难以驾驭。
直到在寂灭厅,她被定身的时候,请队里的万花给她解一下。
那个定身只是一个技能的事情,小丢总是看到队友被醉月,就顺手那么清风垂露一下,一秒钟不到的功夫。
而那个花间说了一句让她一直记得怎么也忘不掉的话。
“对你不需要,反正有你没你一样。”
花间在DPS统计里输出还没有小喵高。至今小喵没有想通,能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生长了多少优越感?
她想不通,她真的想不通。

后来小喵成了帮会唯一不用双修的毒经,在她终于找到一个徒弟之前,团里唯一的DPS毒经,也是很长很长一段时光里,在毒经没有崛起没有被封神之前,帮会里唯一的PVP毒经。
她并非特别的喜欢毒经,她只是不甘心。她心里埋着无论何时都不想拖后腿,也不想被人看扁的傲气。

后来她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就是那个一开始有点呆萌的小奶毒。
虽然没有系统上的师徒名分,但是小饭成为了她唯一的一个徒弟。她很开心,因为第一次有人会想要和她学毒经。
她带着她,教过一个又一个BOSS,把自己所有的技巧教给她,把每个BOSS的心得教给她。当小饭也终于长成独当一面的大毒经以后小喵好开心,她偶尔也会想,如果当初,即使是那么阴暗的时代,也可以有一个人来引导自己……
不,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因为她的坚持是来自于痛苦,并非来自于快乐。如果当初温吞水的一路走过来,而不是爬过来的,她大概不会有现在这么专注于毒经。

小喵的阵营是浩气盟。
但是她一开始动手杀人的初衷不是为了杀恶人,而是为了杀同阵营的浩气。
那是场使帮会默默转型的,旷日持久的战争,而且是内战。有些人不懂为什么要内战,为什么要打“自己人”,为什么要被仇杀埋尸,为什么要互相骂互相嘲弄,总是去追究原因。追究源头,一定要判断个谁对谁错。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因为战争这种事情,不需要理由,也没有对错,更没有正义与否。
游戏中的战争其实和现实中的战争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动机。个人的仇恨,集团的责任,资源的抢掠,领地的占有,还有单纯的想要做帝王傲视众生的心情。小打小闹或者是血流千里……其实出发点也无外乎是人性。
小喵是脑子很清明很有理智的人,思考的时间多于动手的时间,而且还有很多可笑的道义原则,比方说不打落单奶和太小的号什么的……所以她很清楚事实是怎样一个状况,所以她即使仇人列表比好友列表更长,在线的仇人比好友更多……
她不恨任何人,但她有傲气,她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气。

那时候她还是个穿着半套威望装,推了血加了BUFF勉勉强3W血的小毒经。
那天……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天了,她在黑龙沼做阵营任务。尽管小丢已经告诫她要小心,最近不怎么太平,她为了任务奖励还是去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踢出了任务队伍然后被加了仇杀,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几个技能就放倒送回复活点,不记得自己被按在复活点究竟杀了多少次,送了多少杀气,不记得自己究竟被多少人加了仇人,也不记得那天在一边围观的绿名浩气是什么表情。
她只记得那几个红名的蓝衣天策,骑着马,把她推来推去,踩来才去,身上血不断冒出来,什么人剑合一无我无剑四象两仪……只记得他们在近聊频道大声的笑。
踢皮球,哈哈哈。
喊人啊,把你帮会那群缩卵都喊来。
只懂爬起来让人操么,贱人。

小喵没喊人,也没回骂,她在复活点死了又起死了又起,直到那些人杀的没意思了自己走掉。

那时候她就决定为了自己而变强大,不是像小丢那样只能逃只能躲,也不是他偶尔发挥超常被人打也不死的强,而是能亲手处置仇恨的能力。小喵说,她想要力量,想要保护自己的力量,更想要保护伙伴的力量,她想要好好的保护某些东西,她想要变强大……强大到一个人就能成为墙,成为门,成为盾。

小喵不喜欢恶人,也不喜欢浩气。
虽然别人会说这只不过是个游戏,太认真的人是个傻逼,只会被游戏玩而已。
但是小喵宁愿做个认真的傻逼,也不愿做个在游戏里便放任恶性的烂人。
恶人们说一入此谷永不受苦,但是她所见的大多恶人,却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大多人安心的扮演着真恶人的角色,却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善恶。
而浩气,既是浩然正气的意思。 这世上,又有几人真的能担得起浩然正气?就算是那万中无一的正气之人……什么是正,什么又是反,最终也只能是各为其主而已。

小喵后来终于变成了能1V2,3的大毒经.。
每个那天曾在复活点杀过她的人骂过她的人,后来她都把他们的人头抓在了手里。
她杀的浩气多,恶人少,被骂是恶人的走狗浩气的OO7,尽管很少有人注意到她是从来不先出手的,一直是反击击杀。
打过太久的内战,杀过太多所谓的“自己人”,偶尔小喵也会多余的去思考一下这些动作的意义。尽管她早就明白了战争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原因,更没有意义。
人相互争斗不过是一种乐趣。
即便后来全浩气的大型内战结束,即便凌烟阁依旧风起云涌。
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尽管80年代开启之后,剑三越来越不像武侠游戏,那个江湖却的的确确的存在。你可以淌进去厮杀,可以进去把水搅得更乱,可以掀起新的浪花,也可以收网回家,可以退隐可以不再上线。但那个曾经踏过的江湖却真实的存在,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概念,也不是一个装逼的字眼。
那是很多人放入过心念的地方,有人心在,江湖就在。





之后更多的人来来去去,像水流送来又送去。
小喵小咩小丢依然在一起,尽管偶尔看不到对方,但是他们都坐在花海角落的那棵树下。
坐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同一个水池,思考类似的事情。稍微抬一下手就可以扶到对方的肩膀对方的手臂,紧紧的靠在一起。
就算更多,更多的人来来去去,像水流一样送来又送去。
小喵小咩小丢也不会分开,剑与笔与笛不会分开,不用誓言不用心机不用捆绑也不会难过。

永远,永远都在一起。

[NEXT]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