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玻璃城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日志

 
 
关于我

闷骚鬼。画技负值,文笔负值,偶尔唱歌。严重健忘症。神经性胃炎严重所以一般不到忍不住不生气。吊煤球的,手很黑。脾气不好。适一日一催一周一踏一月一刀杀。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个江湖的那点破事  

2013-12-22 16:46:06|  分类: 短歌(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么开始说呢,突然再想起那个毒姐,已经是那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之所以我以前从来不说在剑三遇到的事情,也不画剑三相关,是因为从80年代初就开始打内战,脑子里充满了特殊的阵营观,一开口就会是地图炮,而且是两边不讨好,即使用画图的形式表现出来,也未必会柔和许多,所以干脆不提。
所以这个故事也会说到很多和阵营相关的事,如果对阵营和服务器有执念的话这里就可以点叉了。



和那个毒姐的相遇……要追溯到剑三80年代末。
80年代末,烛龙殿晚期,帮会奇葩遍地妖孽丛生。我在JJC遇到了某有名大服的一位异常犀利的万花,于是兴致勃勃的跨了区踏上了前往那个服的旅行。
在那边练的号自然也是万花,双休PVP,69级就加入了阵营,因为师父是恶人,所以一开始入的是恶人谷。终于满级以后以为可以到新环境见识到新的……但是我完全想错了!这个服阵营不平衡到简直让我瞠目结舌。黑龙任务绝大多数浩气们只敢采草,还是抢着领地的采草,恶人们则稳稳的霸住任务点抢BOSS,把这种行为当做理所当然,仿佛任务点天生就该由恶人管一般。
简直没有什么语言能准确的描述我第一次做黑龙任务时候的心情。尽管JJC靠着自己打上了2200,可插旗水平一直不怎地,但是到了那边的野外,血量差不多时,最高纪录曾经1V4还残血溜走……简直没有语言能形容我那时候的心情,就在我抱着满腔失望,准备删号回老家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夜里很晚了,我准备在黑龙最后做一次任务,然后就把身上的遗产寄给师父,接着删号去。因为晚,所以黑龙的人很少,零零散散的几个浩气散人在任务点蹲BOSS,人数和恶人大概是1比2……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恶人敢凑上去。我略扫了一眼,对面只有一个奶秀2,3个DPS,但是恶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只敢在附近远远的采草。于是不知为何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切了奶花,组了人,喊他们冲。
搞笑的事情发生了,对面的藏剑一个鹤归风车转过来,都还没死人了……人数压制的队友们居然四散奔逃。
现在再说这件事是很轻松,但那时,我估计是气糊涂了……用奶花直直的对着藏剑冲上去,在黑龙一角,靠近营地的地方,和那个藏剑打起来,商阳阳明玉石卖力的抽他,因为是奶,对方也十分有兴趣的夕照断潮卖力的抽我……就在我们你来我往3,4个碧水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附近30尺的地方,一直有一个恶人和尚在默默的采草。
最终的结果是,我卖力的把藏剑磨到只剩血皮,谁知藏剑喊来了同伴,一同弄死了我。然后转头去打那个采着草的和尚,我原本以为和尚是挂机的……但就在这是,那和尚说话了,“我采草的,别打我”“神经病啊你打我干嘛”……
我直到现在也无法用语言形容我那时候的心情。之后,那个藏剑和他的同伴坐在我的尸体上,一言不发,看了我很久。直到我剩的那一点点点卡用完。心情差了好一阵子,再次充值上线后,我毫不犹豫的转去了浩气盟,重新穿上了那一身蓝衣,突然觉得整个人都熟悉了。
当然,上面这一段一点针对也没有,只是在陈述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因为有了这件事,我才遇到了那个毒姐,那个让我无法理解但又觉得不该忘记的毒姐。


转回了熟悉浩气盟以后,整个人都开朗了,那时候现实中的烦心事很多,所以一上线就痛快的去黑龙打架。不在意大多浩气挂着机采着草,我开开心心的打着游击,就算数量再悬殊,只要一个人敢上,后面总有几个不怕死跟着,杀人无数也被杀无数……同时发现了这区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不同阵营加仇人。
在黑龙这张地图,我追赶过数不清的恶人,被加了许多许多次仇人,其中一次,就是那个毒姐。

那天我刚飞到黑龙沼,发现恶人某大帮会在组织清图,靠近浩气营地的几个挂机采草团全灭了。恶人大部队远去,而这时候,就在浩气尸体堆中,我发现了一个留下来脸贴脸,孜孜不倦在浩气团面前放群攻的唐门。
5W血唐门,看BUFF目测装备一套竞技场毕业,脸贴脸,在一群挂机浩气的面前放群攻赚人头。
我一时兴起就上去弄他,他拔腿就跑,我紧追不舍,从浩气营地旁一路追赶,一直追到接近地图中央神行点的悬崖边,然后弄死了他。我4W血,他5W,不算欺负。
接着他加了我好友,然后加了仇人。
这种事来这个服常发生,我也没觉得啥,打坐回了个血就准备往营地飞,这时候,那个毒姐出现了。

她是个只有3W血的小奶毒,本着落单奶不打的原则,我无视她准备往回走,谁知道她这时给了我一发枯残蛊,接着开始努力的揍我。
她蝎心,我打断,她封内结束了又蝎心,我再打断。
接着唐门原地爬了起来,我一个傍花丢给奶毒,转头又抽死了唐门。接着他躺在地上喊“老婆,加她仇人”
……那是我第一次在野外杀掉落单奶。

之后的事情发展,远超乎我的想象。
从此以后,几乎每天我在黑龙门口打架的时候,对面都会有个毒姐焦点着我,枯残蛊千丝不遗余力的给我打上,即使被这边浩气群殴而死,也要拼老命的冲过来给我把枯残挂上。
渐渐的变成了……即使主城也能遇到她,然后孜孜不倦的点我插旗。
接着变本加厉,会在我每天固定上线日常的时候,守在日常牌子旁边点我插旗,或者在我刷交易行的时候点我插旗,在我苍山挖马草的时候给我上枯残蛊,在我做茶馆窃听的时候把我打回原形,在我日常门口打坐的时候搞偷袭……
直到有天,我上线以后,她M我让我进组,然后开始带我打日常。接着每次我准时上线的时候,都会准时的M过来问我日常做了没。被天天找机会揍你的仇人带着打日常的感觉很奇怪的。也许是看我一身军装没有副本套挺寒碜的,那毒姐有一天突然说了句“你晚上有空没,我带你打烛龙殿,没钱的话我可以帮你垫。”
我断然拒绝。
那毒姐扁扁嘴说既然你只PVP那就算了吧。
我这时候突然发现以前常和她绑定在一起伏击我的那个唐门不见了,就好奇问了句,“那个唐门呢?”
“分了。”她很干脆的回答,之后就没有再和我说过话。

她还是不知疲倦的用各种神奇的方法找到我的所在,然后想方设法的打我,我都不知道阵营不同她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她开始慢慢的学着用毒经打我。我在老区的PVP大号就是毒经,所以实在被骚扰的蛋疼的时候,就干脆教她些东西。
甚至某次周末晚上因为找不到人做任务,还和她一起打过竞技场。YY里我习以为常的开着麦略作指挥,她安静听了许久然后小声问,“你……男的女的?”声音是很清澈的御姐音。
我早习惯了这事,干脆呵呵呵的掩饰过去,随她怎么想。

虽然出了竞技场退了队,她依旧天天追着我打。
虽然她一次也没有赢过。

就这么闹着闹着,快开90级了,加上工作忙,没什么时间上游戏了。我A的前一天,大半夜,在主城遇到她,一身暗红色的恶人毒姐,银发的背影,意外的挺好看。于是突然想给她做点什么,我翻了翻仓库,发现之前抽的真诚之心已经被卖掉换五彩石了,只好掏出几个过节时候送的海誓山盟,在仓库门口全放给她了。
接着突然空降一群和她同帮会的人,把我团团围住盯着我看……齐刷刷的加我仇人,加仇人却又不打我,只是一言不发的一群人盯着我。
把我给吓的。
我当时的心情原本是,大家可以在游戏之外在认识下,反正相杀这么久了我也不怎么在意,大家可以做个朋友嘛。
那一瞬间我打消了这种心情。

之后,之后A了很久……直到90级开放,碾压军械库,我才回到了那个区,登上了我很久没有摸过的万花号。
上线整理完奇穴,刚过图到达马嵬驿,便被那毒姐点了组队,接着……她居然开始熬夜带我刷怪升级。直到连我都撑不住挂着机去睡了。

第二天睡醒后,我睡眼朦胧的摸到电脑桌边,接着发现,自己满级了……然后……
死在了怪堆里。
身上被用了接近四个钟头的截元丹。
我点回营地,身上的装备耐久度,掉了1%。



她终于赢了我一次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